好说歹说终于让艾斯认清了现实,并在吃了退烧药和感冒药得到一句“你身体真的好弱啊”的评价后,他终于是消停了。www.langpeiwx.com

    森鸥外让他把座机挪了个位置,拉着长长的电话线拨打了尾崎红叶的电话号码,然后强迫他老实捂在了被子里。

    先代首领在位时,尾崎红叶因为强大的杀戮型异能力「金色夜叉」而成为了准干部,但因为有过与人私奔叛逃的经历,她被降了级不说,还永远地失去了上升的机会。

    本来作为黑手党的叛逃者,她所遭受的应该是来自组织的追杀,而且对于杀死叛徒,港口黑手党有标识性的杀人手法,但因为先代首领可惜她的异能力,所以组织最终下达的指令,是杀掉与尾崎红叶私奔的她的恋人,将尾崎红叶捕捉回来,作降级、监管处理。

    森鸥外杀掉先代首领前,就已经在暗中联系、收买、劝诱不少组织内的重要人物站在他这边了,一旦先代首领死去,他们就会拥戴成为新任首领的森鸥外。

    而且因为先代首领去世前的那一段时间做的那些十分过火的事,组织内不少中立派根本就不站队的,他们既不会为先代首领报仇,不会帮助先代首领的残余力量对付森鸥外,也不会主动替森鸥外对付先代首领的残余力量。

    对他们而言,无论新任首领是谁,都没有关系,只要不再像先代首领那样乱来,他们都无所谓。反正换了首领他们也还是一样接任务、做任务,完成自身的工作和首领的命令就行了,其他的他们一概不沾,省得惹得一身腥。

    尾崎红叶作为被先代首领杀害了恋人的人,森鸥外选的第一个拉拢对象就是她。她能做出与恋人私奔的举动,并为她的恋人对抗组织,就说明她对她的恋人非常重视,相应地,她就会非常仇视下令杀害她的恋人将她捉回来的先代首领。

    森鸥外先确定了一下她是否还有对抗先代首领的勇气,而不是直接被这件事给干废了,然后就承诺她,在自己上位后,会把港口黑手党整治成他们想要看到的模样——

    或许不会是光明的——组织的特性就决定了它不可能光明——但至少不会像先代首领在位时期这样黑暗。

    当时尾崎红叶说:“如果你做不到你所承诺的那样的话,妾身会亲手斩下你的头颅。”

    这是警告,并不是对森鸥外能不能做得到的能力的警告,而是对他日森鸥外是否会背弃这份诺言让港口黑手党变得更加无法喘息的警告。

    如果你违背了现在的心意,届时我会亲手杀了你。

    森鸥外上位之后,尾崎红叶第一个带着她手下的人向森鸥外宣誓了忠诚。尽管因为先代首领时期的事,她手下实际拥有的力量并不多,但这是一个旗帜,一个信号。自她开始。陆续有人向森鸥外投诚。

    现在,森鸥外在港口黑手党最能相信的人,也就是尾崎红叶。

    给尾崎红叶那边知会了一声暂时回不来,让她帮忙看顾一下港口黑手党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虽然昨天才经历了首领换代,港口黑手党现在正是事情最多、最忙最乱的时候,森鸥外也很想回去处理事务,但一来他现在这个身体都病成这样了,就算是他自己来,也不见得不会出错;二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重新掌控身体,回去也干不了事。

    总不能让艾斯来,且不说能不能让他看港口黑手党的机密文件,就算让他看,他看的懂吗?

    是的,森鸥外已经发现这家伙并不识字了。这就是让他一字一句地念给艾斯听,让他写下来,他也做不到啊!

    而且,就艾斯这个脑回路,森鸥外怀疑就算他能看得懂,也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唉……】

    冷不丁的,森鸥外又发出了一声叹息。

    【……鸥外先生,怎么了?】

    艾斯抽了张卫生纸擤了下鼻涕,扔到边上挪过来的垃圾篓里,诊所的空间并不大,因此无论是什么都离得很近。

    森鸥外沉默了一会儿,又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鸥外先生?】

    原本就不是熟悉的人,又因为生病脑子也变得迟钝,艾斯根本就没法听出森鸥外在叹什么。

    不知不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习惯了被直接叫名字,明明作为一个日本人应该感到排斥的,但森鸥外现在只觉得很疲惫。

    【艾斯君,希望您能认清楚一件事,你现在用的并不是你自己的身体,而是鄙人的身体,鄙人……身子骨弱,禁不住您这样折腾。】

    尽管森鸥外的身体在周围的同龄人之间都算是健康甚至是强健,但此刻他还是屈辱地给自己按了个身子骨弱的名头。没办法,现在主动权不在他手上,该委曲求全的时候还是要认怂才行。

    艾斯昏昏沉沉的脑子勉强开始陷入沉思,他开始反思自己昨天都造作了啥。尽管思考事情让他本就疼痛的脑壳越发难受,但多年来作为一个靠谱的哥哥和靠谱的队长,艾斯还是尽力地思考着。

    昨天因为饱食后剧烈的饭后运动被鸥外先生说过,所以……鸥外先生说的折腾,是指饭后不要做剧烈运动?

    艾斯得出了结论,觉得这个要求有点难,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出门不带钱包,那就免不得吃完东西之后要被店家追着打。但是既然危及到鸥外先生的身体的话,艾斯觉得自己还是能够尽力克制,尽早改掉这个习惯的。

    虽然他这个坏毛病以前也不是没被伙伴说过,但那个时候这种事对他们而言其实都无所谓,所以艾斯也就一直放任着没有改。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如果这样的习惯会伤及伙伴的身体,那他肯定还是会尽力改掉的。

    虽然鸥外先生跟他认识也就一天,大概还不算伙伴,不过他们现在情况特殊嘛!尽管不是自愿,但他终究算是借着鸥外先生的身体“活”过来了,况且这身体本就是鸥外先生的,他当然也不能无视鸥外先生的身体状况。

    于是他郑重地回答:【我会尽力改掉的。】

    森鸥外以为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会改掉那些很伤身体的怪习惯们,也是稍稍松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淅淅索索的细微声音,艾斯一个翻身就下了床,警惕地盯着门口。

    森鸥外:【……】

    这不是挺警惕的吗。

    【艾斯君,躺回去吧。】

    【鸥外先生?】

    森鸥外还没来得及说来的人大概是他认识的那个小鬼,门上的锁扣咔哒一声,门被推开了。

    昨天见过的黑发小鬼太宰治一抬眼就看到了顶着森鸥外壳子的艾斯,顿时“哦豁”一声,他用一种微妙的眼神打量过来,啧啧感叹道:“森先生,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这种癖好啊!”

    森鸥外:【……】

    忽然就想起了艾斯现在穿的什么衣服。

    让这小鬼看到,这不就糟心了吗。

    然而艾斯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有什么问题,他疑惑道:“什么癖好?”

    太宰治以为他是故作疑惑掩饰自己的情绪,视线从他露出来胸膛和腹部慢慢扫过,嘲笑道:“哎呀,森先生就这点资本,还要拿出来炫耀,真是世风日下啊!想来就算女孩子们看到了,也不会觉得多有吸引力吧?”

    森鸥外:【……】

    然而太宰治的小嘴还没停,在艾斯听不懂他含蓄的用词而迟疑的时候,太宰治已然接上了下一句:“话说回来,森先生也确实到这个年纪挺久了,这个时候才开屏,倒也不算早了。”

    森鸥外:【……】

    他真的很想让这个小鬼闭嘴,但见艾斯好像还是没怎么听懂的样子,又不知道该怎么提醒他。

    太宰治含蓄的用词确实很难让艾斯听明白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但这种语气,话语中还提到了女人,以前在船上能听到不少荤段子的艾斯其实还是能判断出他讲的东西跟什么有关的,但问题是他现在高烧还没退,判断力也跟着减弱,这种不直白的话就让艾斯非常难理解到他到底在阴阳怪气什么了。

    于是艾斯努力思考,回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谢谢?”

    太宰治带着轻微嘲笑的脸僵住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刚才,好像并没有夸对方?

    不止没有夸,甚至还在嘲讽他啊!

    森先生今天,是脑神经出问题了吗?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