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鸥外所谓的下猛药,就是多带爱丽丝出去溜达几圈,但是在他实践这个想法之前,就和艾斯换过来了。www.zhaoyuge.com

    出于好奇,艾斯也学着森鸥外把爱丽丝召唤出来了。

    他半蹲在爱丽丝身边好奇地歪着头打量:“爱丽丝?”

    “哼。”女孩表情生动地扭过了头。

    艾斯想了想,又转到她面前:“爱丽丝,我是谁?”

    爱丽丝皱眉:“林太郎大笨蛋!”

    于是艾斯也皱了眉:“鸥外先生,这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啊?”

    爱丽丝生气:“我哪里不聪明了!”

    森鸥外也不太开心:【爱丽丝酱哪里不太聪明了!】

    艾斯看着双手叉腰瞪他的爱丽丝,双手掐住她的腋下向普通抱孩子那样把她举高高,然后若有所思地问道:【鸥外先生,这个异能力的样子,是按照你的想法来设定的吗?】

    森鸥外直觉这问题有坑,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迂回道:【爱丽丝本来就是这样的啦,我只能稍作修改而已。】

    【这样啊。】艾斯十分可惜地将爱丽丝放了下来,【我还想能弄出一个和弟弟一样的异能呢。】

    森鸥外:【……】

    心脏一停,又忽然快速跳动起来。

    好险啊!差一点他的爱丽丝酱就要变成艾利克斯了!

    【不过,爱丽丝为什么叫你林太郎啊?】

    【是旧名。】

    森鸥外没有过多解释,艾斯也没有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不放。他低头看着爱丽丝,问道:“对了,鸥外先生刚才不是还说要带爱丽丝出去溜达吗?我们出去逛吗?”

    爱丽丝点头:“当然要!”

    “好!那我们第一站,去吃顿大餐!出发!”

    爱丽丝一蹦跳到了艾斯背上,被他一把捞住,伸着手往门口指:“gogogo!”

    ……

    披着森鸥外的壳子的艾斯背着爱丽丝逛街,真的很像父亲背着女儿出来玩。而且背到后面的时候,艾斯甚至让爱丽丝坐在他的肩膀上解放了双手。

    “林太郎!我要吃那个!要超级大的蛋糕!”

    为了不暴露艾斯的存在,爱丽丝直接也叫艾斯“林太郎”了。

    “好哦!”艾斯笑容灿烂地背着她进了蛋糕店,找了一桌安静的位置坐下,然后点了店里尺寸最大的双层蛋糕。

    蛋糕一上桌,艾斯的眼睛都直了,比理应更加专注的爱丽丝还要直。

    “啊——好香甜的味道——”艾斯拿起切蛋糕的刀,又看了看自己和爱丽丝面前并没有多大的餐盘,沉思了一小会儿,两刀给上面那层小一圈的蛋糕划了个十字分成四大块,然后将其中两块叠着给放到了爱丽丝面前的盘子里。

    爱丽丝举着刀叉,沉默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盘子里叠在一块的两块大蛋糕,无从下口。于是她抬头看了眼自己对面的艾斯,艾斯把剩下两块大蛋糕以同样的方式放在了自己的盘子里,并且一叉子插起其中一个,毫无形象顾忌地张大了嘴巴,一口咬下一大块,塞得两腮鼓鼓囊囊的,满嘴都是奶油。

    有了爱丽丝的视角后,能够看到自己的外在形象的森鸥外同样很沉默。

    虽然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自己的脸做出这样的行为动作,果然还是……

    算了,还是不要看了,越看越心梗。

    森鸥外默默地切出了爱丽丝的视角。

    看到爱丽丝光盯着自己看不吃蛋糕,艾斯含着满口的蛋糕含糊不清地推荐道:“好吃诶!爱丽丝,你怎么不吃啊?”

    爱丽丝看着眼前并不是规整地叠在一起切都不好切的两块蛋糕,深深地叹了口气,“林太郎,你的吃相有点糟糕哦。”

    艾斯不以为意,他咽下了嘴巴里那一堆,盘子里的那两块也已经只剩一块了。

    他比了个大拇指,“嘛,大口吃下去才是对食物的尊重嘛!”

    爱丽丝表示信了他的邪,面无表情地一刀从两块叠在一起的蛋糕上切了下去,一连切了好几次,分成了不规则的小块后,才一叉插起一小块优雅地吃起来。

    从艾斯的视角看到爱丽丝吃相的森鸥外:【……】

    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明明他也应该是如此优雅的吃相的。

    唉,算了算了,不想了,一想就痛苦。

    双层的大蛋糕分量还是不小的,尤其奶油这么多,热量就很大,且很饱腹。

    艾斯吃东西的速度一如既往地快,他吃了一大半,然后往座位上一靠,对面的爱丽丝还在精致地吃她盘子里后面加进去的那一大块。

    等爱丽丝吃完了,优雅地擦了擦嘴后,艾斯鬼鬼祟祟地把脸凑过去。

    “爱丽丝。”

    “嗯?”爱丽丝放下擦嘴的纸巾,抬眸瞥了他一眼,娇矜地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艾斯嘿嘿一笑,森鸥外刚生起点不好的预感,就听到他凑到爱丽丝跟前小声问:“爱丽丝,你想尝试一下吃霸王餐的感觉吗?”

    森鸥外还没反应过来,爱丽丝就是眼前一亮,“想!”

    森鸥外:……

    森鸥外:!!!

    笑容突然消失.jpg

    而此刻艾斯已经站了起来,向看到这桌吃完后有要走的意思因而上前来准备收账的服务生90度鞠躬,大声说道:“感谢款待!”

    然后他一把捞起了站在他边上的爱丽丝,风一样地冲出了蛋糕店。

    【艾斯!你忘记我们说好的了吗!?】

    森鸥外的声音被掩盖在店员追在后面的怒吼声中。

    艾斯捞着爱丽丝笑容灿烂地穿过街道和墙头,最后在港口黑手党大楼附近的一个巷子里停下。

    他放下爱丽丝,笑嘻嘻地问:“怎么样,好不好玩?”

    爱丽丝高声欢呼:“好玩!”

    唯有森鸥外满心的憔悴,他心塞地问:【艾斯君,我们又不是没有钱,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吃霸王餐?】

    “嘛,我小时候就经常跟兄弟去哥亚王国一起去吃霸王餐啊。”艾斯牵着爱丽丝的手往港.黑大楼的方向走,怀念地说起小时候的事,“那个时候我们都是没有家长管的野孩子嘛,我平时都是跟山贼一起吃饭的,但是……哥亚王国是很多贵族居住的地方,我们几个小孩子身上又没什么钱,我记得那个时候还会三个人叠在一起用斗篷遮着假装大人去饭店吃饭,店员过来收钱的时候,我们都是直接跳窗逃跑的!”

    他笑哈哈地说道:“是不是超有趣的?”

    “哇哦!有趣!”爱丽丝捧场地鼓掌。

    森鸥外简直面无人色。

    好家伙,合着你这两次还收敛了是吧?

    他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总之,赶紧先回办公室躺着吧,不然等下半路疼起来更难受。】

    他已经放弃了,不就是胃痉挛吗?也不差这一次了。

    “好的!”艾斯听话还是蛮积极的。

    另一边,被要求盯着森鸥外一举一动的捕兽者只觉得牙帮子幻痛。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场面,比如首领隐藏身份出去吃霸王餐什么的……

    这个还是不要跟近江先生汇报了。

    他开了个空洞在艾斯边上,小声问:“首领,这位小姐的事,需要上报近江吗?”

    按照常理来讲,黑手党的家属是会向其他人隐瞒的。这份隐瞒是双向的,不只是向其他黑手党,也是向他们的家属。为了家属的安全,他们甚至都不会让家属知道,自己的枕边人竟然是黑手党。

    但是首领都这么明目张胆地带女儿逛街了,动静还闹得不小,有心的人想查就能查到,不像是不想让人知道啊?而且他要是不把事情汇报给近江,到时候近江自己查出来了,那他这个眼线岂不是分分钟暴露?

    思考完了,捕兽者还是决定先问一问首领的意思。总比自己猜来得靠谱:)

    森鸥外也听到了他的问题,他习惯性地迂回道:【等下我会带着她回港口黑手党。她就是港口黑手党的大小姐。】

    艾斯重复了一遍。

    捕兽者一听就懂了:“我明白了。”

    他转头就去汇报了近江,赶在爱丽丝小姐的事情传到近江耳朵里之前。

    ……

    艾斯回到森鸥外的办公室的时候,果然肚子已经开始痛起来了。

    爱丽丝给他烧了热水,然后趴在他办公室里间的床边上,看着瘫在床上完全不想动的艾斯,忽然张口说道:“哎呀,这样一来,今天晚上的功课就做不成了呢,艾斯。”

    艾斯:“……”

    一瞬间冷汗就下来了。

    他赶紧夸张地开始哀哀地嚎叫起来:“啊——好痛——,我的肚子好痛啊!现在去做功课的话,一定会更痛的吧?不行!我得保护鸥外先生这个脆弱的身体才行——”

    被拿来当借口、但可能是因为身体差不多习惯了目前只有轻微不适的森鸥外:【……】

    【呵呵。】他冷笑,【你要是真想保护鄙人这副脆弱的身体,刚才就不应该吃霸王餐。】

    艾斯:“……”

    啊这。

    他干笑了两声,“这不是,带爱丽丝玩一下吗……”

    森鸥外再次呵呵了他。

    鄙人的异能力,你倒是玩得很开心啊:)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