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午餐,艾斯老老实实地给自己和爱丽丝付了钱,然后逛进了商业街。www.juezexs.com

    虽然横滨的各方面发展都因为长期的混乱而与其他城市有所出入,但作为一个政府管辖力度极低的港口城市,横滨的发展其实并不算落后。

    艾斯带着爱丽丝进入商业街没多久,就被里面的花花世界迷了眼,一头撞进游戏城就出不来了。

    他和爱丽丝一人一台游戏机联机对战玩得很嗨,一个下午,就把整个游戏城都玩了一个遍。

    等到森鸥外叫停的时候,艾斯带着爱丽丝离开游戏城还有些意犹未尽。但是没走几步路看到街对面一家海鲜炒饭的店时,突然又可惜道:“唉,本来今天上午的时候还想过要出来钓鱼的,结果现在已经这个时间了啊。”

    艾斯记得以前在船上时,除了和同伴比划,大家最爱做的事就是坐在船舷边钓鱼。在他被关进海底监狱推进城后,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再钓过鱼,就连上一次看见大海,也还是自己被押送到海军本部玛丽乔亚处刑的时候。

    他的世界除了红土大陆以外,所有的陆地均是岛屿,在海贼王以死拉开大海贼时代的序幕后,无数人向往着大海。

    艾斯也是一样。

    即便他最初的目的只是想超越身为海贼王的父亲,打破他给自己的人生留下的阴影,但在遇到了与他结拜的兄弟之后,这就变成了他出海的原因之一。

    仅是之一。

    弟弟路飞幼时遇到了大海贼红发香克斯,自此有了成为海贼王的梦想,他想亲眼去见证这位大海贼口中那些奇妙的景色,他想亲身经历那些奇妙的冒险……说起来,他的梦想还是他们兄弟三人中最纯粹的一个。

    弟弟萨博出身哥亚王国贵族,但是他和那些装模作样装腔作势把普通平民当垃圾看的贵族不同,他厌恶于那些贵族的丑恶,也不想接受家族的联姻,于是选择了离家出走,来到了不确定物终点站。

    ——通俗来说,就是处理来自哥亚王国各类垃圾的垃圾终点站。而一些被抛弃的人、贫困潦倒的人,总之是一些比下层还下层的人,为了生存,就会居住在这里。

    哥亚王国是被高墙圈起来的城市,墙内墙外的经济水平和生活水平可以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贵族更不必说。这些垃圾里面总有一些对生活在这里的人有价值的东西。而生活在这里的人,对哥亚王国里的贵族来说,其本身也是垃圾。

    但萨博不一样,他平等地把所有人都看作是【人】,简直不像是个贵族。他和萨博的首次相遇,便是在这座聚满了垃圾的垃圾山。

    为了逃离那个令他窒息的贵族之家,他决定去追求自己的自由,出海。贵族18岁成年,如果在那之前没有逃离那个家,他就得娶一个家族安排的妻子,哪怕他厌恶那个对象,也必须听从家族的安排。

    于是,17岁,成了他们约定好出海的日子。

    但是十岁那一年,由于种种原因,和他同岁的萨博提前踏上了出海的道路,但却死在了世界贵族的炮口下,死在了追寻自由的航路上。

    所幸他和路飞遵循了约定,依次在17岁那年出海。

    大概是有了两个弟弟的影响,他出海的原因,更多的变成了对那片自由的大海的向往。

    身世、身份,在那片大海上全都不必在意,她会平等地包容每一个向往她、奔向她的人。

    “……林太郎?”

    【……艾斯君?】

    艾斯从回忆里抽身,看到爱丽丝正仰头看着自己。

    “怎么啦?”他笑着问道。

    爱丽丝嘟嘟嘴,“你刚才在发什么呆啦,叫你你都不应!”

    “唔,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他眯着眼笑起来。

    【艾斯君喜欢钓鱼?】森鸥外问道。

    【还行?】艾斯想了想回答,【毕竟在船上那么长时间,钓鱼算是比较有趣的事哦,每次钓鱼都会猜会钓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呢。】

    爱丽丝拉着他的手沿街走着,“那你钓到过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哈,那可就多了!”艾斯的笑容变得神采飞扬起来,手舞足蹈地给她比划,“像有一次,我钓到了一条这——么大的海王类,明明是牛的脑袋,但身体却像是带鱼一样哦!还有那一次,钓到一条长得像鲶鱼的海王类,但是却长着鳄鱼的嘴巴,被我钓上来的时候一口就把我的上半身给咬掉了!不过很可惜,那个时候我还是烧烧果实能力者嘛,当场就把它给烤熟了!你别说,那个肉还蛮筋道的,味道也鲜!”

    说着说着,他的嘴角就开始有点流口水了,“说起来,也快到晚餐时间了吧?”

    森鸥外:【……】

    【艾斯君,注意一点,不要流口水。】他有些忧郁地说道,【不管怎么说,鄙人还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有时候还是要一点脸的。】

    【好的!】艾斯飞快地认错,还下意识地伸手蹭了蹭嘴角。

    【话说艾斯,海王类是什么?】森鸥外好奇地问道,顺便就带走了艾斯有关于晚餐的话题。

    【海王类啊,就是那些身体特别巨大的海洋生物吧,我记得我加入白胡子海贼团后,船上钓到过的最大的海王类,全船吃了三天才吃完来着。】

    森鸥外回忆了一下,白胡子海贼团船上好像是有一千六百多人来着,这么多人吃三天,尤其还有艾斯那种食量恐怖的人在,很难想象这玩意究竟有多大。

    听起来数量好像还不少的样子。

    放到横滨来看的话,那简直就是灾难了吧。

    异世界这也太不一样了。

    “我们现在这是到哪了?”一路都是被爱丽丝牵着走,自己根本没认路的艾斯沿着河岸走了一段才突然问道。

    主要这附近已经没有饭店一类的商店了。

    “是鹤见川哦。”爱丽丝回答道。

    “鹤见川?”

    【你不是说过你是海贼吗?我想着,你来这边已经快一个月了,都还没怎么见过海吧?虽然鹤见川只是条河而已,不过他的下游连着东京湾,那边是一个入海口,我想着说不定你会喜欢。】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办公室那面窗户,以办公室的高度和窗口的朝向,自然也是能看见东京湾的,但艾斯的人生轨迹和他不一样,看到的自然也和他不一样。

    他站在那里看到的是横滨,一种将整个横滨收入掌中的愉悦,而艾斯看到的是东京湾,说不定还会有被困在牢笼中的感觉。

    艾斯这个人很好懂,或者说,太好懂了。

    他向往自由,行事作风也充满了洒脱恣意,他和森鸥外喜欢的完全是南辕北辙的东西。

    对森鸥外来说,解读艾斯的性格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他也不吝于随手做点什么事来获取他的好感,总归对他没有坏处。

    艾斯闻言微微一愣,目光直直地落在鹤见川的水面上,微风吹拂过水面,泛起一层层的波纹,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柔软。

    “谢谢。”他轻声说。

    很快,他的神色变了,因为河面忽然从上游漂下来一双倒立的腿。

    艾斯刚上钱两步,忽的又顿住,纠结地说道:“啊,好像有人溺水了。”

    森鸥外一眼就看出了溺水的是谁,他半点不急,悠悠道:【是啊,你不去救他吗?】

    话是这么说,但森鸥外对这事还真没抱什么希望,如果是同伴,艾斯肯定毫不犹豫就会去救人,但艾斯又不知道这个人算是森鸥外的同伴,而且他还有一层海贼的身份,所以森鸥外也不确定他一定会去救人。

    再者说,他现在不就没动吗?

    但是艾斯的反应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只见他愣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对哦!我现在又不是旱鸭子了!”

    说着他就一头栽进了河里。

    在一开始的生涩之后,很快就熟练地游向那个溺水的人。

    森鸥外却是抓住了他这句话中奇怪的部分——

    现在已经不是旱鸭子了?这句话最浅显的隐含意义,就是他曾经是个旱鸭子。但结合他前后的行为来看,却并不仅仅是这么简单的事。

    除了一开始的生涩之外,他游泳的技术绝对超过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这就说明他至少以前是个游泳的个中能手,而一开始的生涩,很可能是因为许久没有游过了,在经过了初期的适应后,才找回了过去的感觉。

    但是作为一名海贼,按照他所说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船上生活的,那么游泳就是个必不可少的技能,而且会经常使用才对。长时间不下水,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是因为遭遇过什么,有了心理阴影吗?但刚才的行为,也不像是有心理阴影的样子啊?

    在森鸥外分析的期间,艾斯已经把人给救上岸了。他把已经陷入昏迷的人仰面往地上一放,这才震惊地发现:“咦?这不是治吗!?他怎么溺水了啊!?总之!现在先救人!”

    然后森鸥外就看见,艾斯直接抓住太宰治的两只小腿,把人倒提起来开始上下抖动,企图让他把肚子里的水都吐出来。

    森鸥外:【……】

    森鸥外大惊失色:【等等!快住手!】

    你是想让他死吗!?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