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纠结了一会太宰治为什么不给他带吃的的问题后,森鸥外终于帮他“想”起了,他昨天吃的霸王餐还剩下了一部分打包回来了。www.shuminge.com

    一想到霸王餐的事,森鸥外的心情就有点扭曲。唉,算了,面子不值钱,没出事就行了。

    艾斯吃完了午餐很没形象地打了个饱嗝,看得森鸥外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这一天不到,他叹气的次数快赶得上过去一年了。

    因为发烧睡了这么久,闲不住的艾斯吃完午餐就又想出去溜达了,森鸥外赶紧阻拦他,说自己有午休的习惯,让他去床上躺会儿,消化一下再去溜达。

    他觉得艾斯嘴里的溜达,和他理解的溜达,不是一个意思。他并不想再吃一遍毫无必要的胃痉挛的苦。

    艾斯想了想鸥外先生这柔弱的身体,只好耐下心午休。

    于是森鸥外趁机以聊天为名打探他的情报。

    【艾斯君,你多大年纪了?我猜,你一定很年轻?】

    【哈,算是年轻吧,我20了,伙伴大多数年龄都比我大。】

    嗯……确实是,比他想象的还要年轻,这性子看起来就是一副没吃过苦的样子。

    【伙伴啊……艾斯君,和你的伙伴们,是做什么的呢?】

    【海贼。我们是海贼。】他笑着,自豪地说道,【我们白胡子海贼团是最强的!】

    森鸥外:【……】

    脑子忽然懵住了。

    就,这个年代居然还有光明正大当海贼的?而且,白胡子海贼团这个势力,没听说过啊。而且既然说是最强,那他之前多少也应该听说过一点才对。

    海贼,顾名思义是在海上活动的,并不是在什么消息闭塞的地方,排除吹牛这个可能的话,说是最强,那最起码是跟比较强大的势力齐国冲突的,这样的话,他就不可能一点声名都传不出来,除非这个海贼团,之前并不在这个世界。否则,消息能封闭到这个程度,怎么也得是被人家灭干净了强行封锁并抹去了相关信息。

    森鸥外思考了一会儿,直接问道:【你们船长是谁?】

    艾斯骄傲道:【当然是白胡子!】

    森鸥外:【……我是问名字,全名。】

    艾斯后知后觉:【诶?你连白胡子都不知道啊,我们老爹,白胡子爱德华·纽盖特,世界上最强的男人!】

    ……没听说过。

    不过按照艾斯的说法,这么厉害的一个人,不应该籍籍无名啊。

    昨天这一天他看得很清楚,虽然没有真正动手,但艾斯躲避快餐店店员追捕的时候那上蹿下跳的身法,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更何况他之前也说了,他之前是火焰异能力者,一天下来时不时就嫌弃他体弱……由此看来,艾斯本体肯定不弱,甚至很强。让他来评价的话,这样的实力,当一个地下势力的首领都够了。

    可是就这样一个人,却真情实意地奉一个人为最强,这就意味着,那个人拥有着对比艾斯来说压倒性的实力。

    可是这么强的人,应该是很多地下势力的人都有相关情报才对,甚至因为对方海贼的身份,说不定还会见报,一点情报都没有是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说,这位艾斯君,真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来客?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想,森鸥外继续问道:【那艾斯君,你们船长和伙伴们现在在哪里呢?或许我们可以先找到你的身体,想办法把你送回去。】

    他注意到艾斯的用词是“我们老爹”,艾斯是船长的儿子吗?不一定,万一这个我们指的人数过多,说不定就是养子。还是说,所有的船员都管船长叫老爹?要是这样的话,莫非这位船长有给人当爹的癖好?

    艾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尊重自家老爹的内容,听到他的问题后,顿时就是表情一僵,而后低落下来。

    【……我不知道。我是……我的记忆中,海军,要对我处刑,老爹和大家为了救回我,向海军本部发起了战争。但是……但是,这是海军针对老爹的阴谋,他们想将我与老爹一同处死,我……我本来已经挣脱束缚我的锁链了,但是……海军大将赤犬的能力恰好克制我,我……我……】

    【你死在他的手下。】森鸥外了然地接了下去。

    【……对。】艾斯有些无颜地将手臂压在眼睛上方,声音低哑道:【我不仅没能如大家所愿,活着跟他们回去,甚至都没能看见老爹他们是否冲出海军的围剿了……】

    好家伙,合着根本不是没吃过苦,是直接苦死了。

    森鸥外并不是多么富有同情心同理心的人,否则他也搞不出不死军团那种事。对于艾斯所经历的事,他没有丝毫触动,而是尽可能地在这段话中提取出他想要的信息。

    艾斯来自异世界的事已经可以确定了。不过他从艾斯的自述中发现了新的问题。

    他先问了句:【你们白胡子海贼团,人很多吗?】多到能跟那个世界的军方发动战争?

    出于自己世界的海贼这个形象和相关的历史,他有点怀疑这个“战争”中所含的水分。但是艾斯的回答直接颠覆了他对海贼这个词的理解——

    【多啊,光我们海贼团本身就有16个队伍,每个队伍一百来人,旗下还有43个附属海贼团,他们的话,加起来应该有几万人吧。】

    这个数量,是舰队。

    【白胡子海贼团掀起的战争,他们所有人都来了吗?】森鸥外觉得就算都来了,应该也有不少迫于白胡子的威慑不得不来,在中间划水摸鱼的。

    然而艾斯说:【当然来了啊,附属的海贼团跟我们关系都很好,大家都是过命的伙伴,不会在这种时候临阵脱逃的。】

    看来白胡子海贼团在附属势力中还挺得人心。森鸥外心下叹息,最后问他:【海军是用什么理由对你进行处刑的?】

    海军是针对白胡子下的陷阱,能光用一个艾斯就掀起这么大的风浪,艾斯本人的身份肯定也不简单。而且这个处刑,能闹到这么大,海军恐怕是用的公开处刑,来引诱白胡子入场。不仅造了个陷阱,还狠狠地甩了白胡子海贼团一巴掌。

    但是仅仅只是白胡子海贼团的船员,亦或是16个队长之一,这种理由还不够。无论是作为引诱白胡子全线出击的理由,还是作为公开处刑的理由,艾斯身上,一定还有别的什么被海军重视的地方。特殊能力吗?还是知道什么对海军来说不该知道的东西?亦或是……有某种不为人知的身份?

    【我是……海贼王的儿子。】艾斯沉默了好一阵,才低声回答道。他的声音中带着细微的哽咽和低沉,而后有些自嘲地轻笑道,【处死了掀起大海贼时代的海贼王的儿子,海军一定迫不及待地要昭告全世界了吧,或许明天你就能从报纸上看到我被处刑的消息了。】

    听到最后这句,森鸥外的心情忽然就微妙了起来。他说:【看不到的。】

    艾斯:【……嗯?】

    【艾斯君,】森鸥外语调平静,让艾斯因为回忆不久前才发生的铺满了炽烈悲壮的记忆而情绪起伏的心绪也跟着平静了些,【我以为,你应该察觉到了?这里,可不是你原来生活的世界哦。啊,我是不是不该告诉你?毕竟这样一来,能够用我的身体重新活过这件事,就变得有吸引力了起来吧。】

    假的。虽然语气真诚,但后半句全是虚情假意的试探。

    首先,艾斯能控制他的身体这件事,并不是艾斯自己能控制的,他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其次,告诉他也无所谓,反正世界差异这么大,他又是大事件的主角之一,就算森鸥外不说,他也能很快自己察觉到;最后,那就要看艾斯对他这句话的回应了——

    【啊?我无所谓啊,反正我们海贼都是只活今天的混蛋,本来我也没想控制这具身体的,但是昨天傍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就……】

    要是他觊觎自己这具身体,那就必须除掉他;如果没有这样的想法,那暂且留着也无所谓……

    行。

    森鸥外不知是遗憾还是感慨。对方真是无知无觉地选了活路啊。

    虽然人的想法不是一成不变的,但至少现在森鸥外听得出他是认真的。

    真是的,直觉系吗。

    以及……昨天傍晚。他咀嚼着这句话,若有所思地说道:【先代首领过世的事你看到了。】

    【啊,一清醒就被溅了一脸血还真是吓了我一跳。】

    森鸥外:【……】

    嗯?不是直觉系吗!你小子居然跟我一样偷偷摸摸地观察我!?

    他像是不经意般问道:【那么早就来了,怎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

    【啊……我那时候以为我就是个不小心附在你身上的鬼,走不掉嘛,又不知道能跟你交流,一个人自言自语多傻啊。】

    森鸥外:【……】

    是这样啊,那他们还是不一样的,至少不出声的理由是不一样的。

    是他警惕过头了,这个小鬼的性格完全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麻烦,也不知道跟太宰那个小崽子比起来谁更麻烦一点。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