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之王,前身是政府从业人员,现在却因为无法忍受官场的黑暗,转而枉顾法律的约束,私自对恶人进行处罚,践行自我认知中的正义,因而成为了恐怖分子。www.youxiaoxs.com

    现在森鸥外问,这个人有没有可能被拉拢进港口黑手党。

    艾斯回想了一下类似的例子,说:【比较难吧,这种人都比较喜欢单干,自己当老大。】

    他死的那年,11个悬赏金过亿的超新星里面,好像就有一个是海军叛逃成为的海贼,好像还是将级的。

    这种人通常很有自己的主意,如果投奔一个较强的势力的话,尤其这个势力与自己的观念还是相对的,那就很容易产生矛盾,组织的意志会阻碍他本人的意愿,所以这类人会比较喜欢自己单干或者另起炉灶自己创建一个组织。

    当然,也有那种想要借力打力,利用别的组织完成自己的目标的类型,这种一般可能会反过来搞组织,搞完一个换下一个,榨干利用价值后毫不犹豫地舍弃。

    森鸥外本来没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答案,毕竟就艾斯那个脑回路,森鸥外也不觉得他能给出什么有建设性的答案。而且相比之下自己的考量肯定要比他全面所以他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话虽这么说……”

    但森鸥外还是想试试啊。

    说到底,他选择来当这个fia首领,还不是为了老师的愿望的横滨的安定准备以恶制恶?这跟这位苍之王就很有共同话题啊!有吸纳的希望啊!

    森鸥外看了一下自己的行程,过几天还要跟a见一面,苍之王的事只能延后。

    ……

    “嘭——”

    泛着金黄色光芒的宽大立方体,被黑色的拳头击碎,兰堂迅速闪避几步,原先站立的地面就被一脚踏碎。

    他轻盈地在几步外站住,看着艾斯收回去的那条腿,眉梢微挑:“原来首领也有异能力。”

    艾斯刚想否认,就被森鸥外紧急叫停。

    【以后别人问起来,你就说这是异能力。】

    【……哦。】

    于是艾斯点点头,“再来!”

    他说完就再次冲了上去。

    前方顿时又出现了数个金色的立方体,直接大范围地将艾斯圈在里面,不停地变换他所在的位置。

    兰堂是空间系的异能力者,每一个金色立方体之内自成一个空间,只要他想,就能随意控制他人所处的位置。

    不过就算是他也没有想到,首领的“异能力”居然能打破「彩画集」的空间壁。

    这一场比试打得无比漫长,艾斯怎么也无法靠近兰堂,但兰堂又困不住艾斯,只能来来回回地折腾。

    兰堂本身是近战远战都很强的类型,但他的近战突破不了武装色霸气的防御,远战同样如此。而艾斯在失去了烧烧果实的能力之后,就只擅长近身战,他近身战很强,却进不了兰堂的身,两个人就只能耗着。

    到最后,还是森鸥外这具身体首先体力不支,这才叫停了这场比试。

    主要两边对比一下,还是艾斯这边跑得太多了。但这种身体素质还是让艾斯不怎么满意。比起刚开始老生病的状况,他到现在才切实感觉到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

    艾斯坐在地下训练场的地板上喘着气,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并没有靠近的兰堂,拍拍自己旁边的地板,招呼道:“站那么远做什么?过来坐!”

    兰堂:“……”

    他顿了一下,才慢慢走过来,在他旁边坐下。

    “首领的风格,跟我之前想得不太一样。”他慢吞吞地说道。

    艾斯一僵,下意识开始求助身体里的聪明人:【鸥外先生?】

    森鸥外:【……】

    森鸥外:【你自行发挥吧,只要别暴露自己的身份就行。】

    森鸥外已经懒得管他了,他就算指点了又有什么用?你要是能执行好就算了,问题是你执行得好吗!?

    幸好他现在和组织里的人大部分都不怎么熟悉,不然肯定分分钟露馅:)

    【哦哦!】在森鸥外那里得到了这样的回复,艾斯立刻就开始放飞了起来,他大大咧咧地问:“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这个问题不能随便答,毕竟森鸥外是上司,还是最顶上的那个,一个答不好可能会影响他的工作的。兰堂斟酌了一下,回答道:“首领……体术很厉害。”

    艾斯比了个拇指:“你也很棒!”

    兰堂:“……”

    总觉得,首领跟之前见面的时候不太一样。

    “出去喝一杯?”

    兰堂发出了迷惑的声音:“……啊?”

    ……

    兰堂完全回忆不起来,他是怎么被突然变得活泼外向的首领拉到这个播放着摇滚迪斯科的酒吧来的,酒吧的灯光昏暗,几乎完全来自于头顶彩灯旋转光球,另一头甚至是一个小型的舞池,男男女女火辣热舞。

    就,吵死了。

    身为一个拥有高级趣味的高雅法国人,兰堂更喜欢坐在播放着轻柔,可能还带一点淡淡的忧伤的蓝调的小酒吧,轻摇着手中的高脚杯,慢慢啜饮着高价的红酒。

    而这里,这吵闹的迪斯科让他有点头疼。

    虽然迪斯科也是源自于法国吧,但喜欢的一般都是年轻人,兰堂自认已经不是那种喜欢高强度节奏的年轻人了。

    他被首领拉着坐在了吧台前,两眼放空地盯着吧台的桌面。大概是因为光线比较暗,又五彩斑斓一闪一闪的,对视线造成了极大的障碍,吧台内侧的酒保并没有发现他的心不在焉,只是平常地问道:“要喝点什么?”

    兰堂勉强扯回了一点神,就听到坐在旁边的首领高声道:“我们海……当然是要朗姆啦!朗姆酒!大杯的朗姆!兰堂,你呢?”

    ……海?海什么?

    兰堂彻底回过了神,但并没有追问首领疑似说漏嘴了的什么东西,只是默默记住了这个音节打算之后再探查,转而先回答了酒保的问题:“……随便一杯红酒就行。”

    接过酒保倒的酒,艾斯赶紧喝了几大口掩饰了一下自己嘴一快差点秃噜出来的不可说的词汇。

    好险,差点就露馅了!

    艾斯几口灌完一大杯,又叫酒保倒了一杯,然后撑着头看向兰堂:“兰堂,你这么小的杯子,喝起来一点都不过瘾吧?跟我一起喝大杯呀!”

    兰堂:“……”

    他迟疑了一下,婉拒道:“红酒用这种杯子意外的杯子喝,好像有点不太对?”

    艾斯不以为意:“那就跟我一起喝朗姆呗!”

    才拒绝过首领一次的兰堂:“……这……那好……”

    上司太热情了,再拒绝就有点没情商了。

    酒保给他换了和艾斯一样的大杯,他浅尝了一口,首先是芬芳馥郁的辛香不只是从鼻腔还是口腔窜入,紧接着,是辛辣刺激口感,伴随着甜润的味道,顺着晶莹的酒液滚过喉管。

    艾斯一胳膊就圈住他压在了他的肩上,另一只手还举着酒杯,嬉皮笑脸地说:“怎么样?还可以吧?我告诉你,喝酒,大口喝才过瘾!哈哈!”

    说着他就又大口喝了一口,完全不管被他那一胳膊砸到呛到不停咳嗽的兰堂。

    首领为什么……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他记得之前给他下达任务的首领还是一个优雅矜贵的黑手党首领的,怎么今天……变得跟北欧故事里坐在破烂小酒馆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海盗一样粗犷了?

    难道是因为解决了组织内部的隐患,所以开始暴露隐藏的本性了?

    兰堂咳完,不由得进入了贤者时间。

    “你现在有没有觉得暖和一点?”

    “……嗯?”兰堂微愣,诧异地侧目看向依旧还揽着他的首领。

    艾斯见他没明白,补充说明道:“不是说喝烈酒可以让身子变暖吗,我看你平时穿那么多还一直喊冷好像很冷的样子……唔,你有没有觉得暖和一点?”

    兰堂这次是真的愣住了。他下意识地感受了一下胃里仿佛被火苗燎灼的烧灼感,而后拉了拉围巾,轻声回答:“……有,确实……变暖和了。”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艾斯下意识地用了更大的声音问道。

    舞池那边的迪斯科实在很影响人的听觉。

    于是兰堂也跟着提高了音量,“首领,我说——确实——有变暖和——”

    “哈哈!那就好!”艾斯握着酒杯的那只手凑过来,跟兰堂捧着的那只酒杯碰撞了一下,发出“叮——”的一声,“来!干杯!”

    说着,他就咕噜咕噜一口喝干了手中这杯酒。呼出一口酒气,又笑着把酒杯墩在酒保面前,“再来!”

    酒保举起酒瓶给他添酒。

    兰堂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以及酒杯中摇晃着的晶莹剔透的琥珀色酒液,忽而嘴角微微牵起。他将酒杯举起来,一饮而尽。

    啊……胃里,好暖和……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