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森鸥外吧?你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艾斯顿时就是脑子一懵,立刻慌里慌张地求助森鸥外:【这次又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就暴露了啊?我应该没说什么会露馅的话啊?】

    森鸥外:【……不怪你,这位江户川君和太宰君一样,都是那种异于常人的聪明,他会看出来并不奇怪。www.chizuiwx.com】

    对上白发青年狐疑地看过来的目光,以及少女将信将疑地偷偷打量他的目光,艾斯紧张地问道:【那、那我现在是承认自己不是,还是死不承认啊?】

    森鸥外:【……】

    虽然他觉得承不承认都没什么区别,而且在对方刚刚看到这种社死场面的时候,森鸥外甚至并不想承认自己的身份,但果然姑且还是……

    【你不用说话,笑就可以了。】

    于是艾斯露齿一笑,十分灿烂。

    一时间,对面三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森鸥外只觉得自己的面部的起伏度不太对,嘴巴的开合度也不太对,待看到对面三人的表情时,他就放弃了。

    这和他预想的微笑不太一样。

    他原本只是想用敷衍的微笑糊弄过去的,谁知道艾斯给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虽然阳光灿烂这个词用在他身上未免有些太过不搭……算了算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乏了。

    【你自由发挥吧。】他说。

    艾斯:嗯……

    艾斯面色凝重地想了一会儿,在对面三人面对着他这副表情同样严肃起来的时候,他突然哈哈哈笑道:“你怎么发现的?”

    完全放弃掩饰了呢:)

    对面三人因为他这突兀的转折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先前有些躲着他的少女好奇地看着他,但又对他这张脸含着几分嫌弃,“你怎么这么想不开扮成森鸥外啊?唔……你是他的替身吗?”

    “替身?”这个说法艾斯倒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他抓了抓后脑勺,纠结道:“不算吧,嗯……怎么说呢,我现在也算鸥外先生?呃,反正昨天这个时候我还是鸥外先生?”

    “他的意思是,这个身体还是森鸥外的啦,至于你是外来人格还是森鸥外的第二人格,我们也不是很在乎。”江户川乱步帮忙解释道。

    这就是聪明人的脑子吗?艾斯觉得叹为观止,但对他来讲,不管多聪明的人,在他眼里都是属于聪明人,压根没有聪明到这种程度简直令人恐惧的想法,反而是觉得聪明人这么聪明很正常,所以他表情惊叹得非常明显地看着江户川乱步,呱唧呱唧地给他鼓掌:“哇——你好厉害!”

    江户川乱步被他这么一夸,顿时骄傲的小尾巴就翘了起来,开心的神情掩都掩饰不住。

    虽然这个家伙有一张讨厌的森鸥外的脸,但是能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江户川乱步觉得这并没有什么问题,他一点都不矜持地说道:“你很有眼光。”

    旁边两个人满脸的欲言又止。

    福泽先生另一旁的少女与谢野晶子好像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排斥他了,她好奇地朝他问道:“那你真的是森鸥外的另一个人格?”

    “呃……”

    【默认。】在艾斯纠结该怎么解释比较好的时候,森鸥外插了一句嘴。

    艾斯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但在这类事情上他还是挺听森鸥外的话的,于是他说:“也……算吧。”

    与谢野晶子就感慨:“真是……差别好大啊。”

    福泽先生迟疑了一下,犹豫道:“那先生……怎么称呼?”

    艾斯口一开就准备说自己的名字,但一想到森鸥外刚刚说的“默认”,又把话吞了回去,他说:“像之前一样就可以。”

    福泽谕吉:“……”

    他试探着叫了一声:“……森医生?”

    艾斯一脸装模作样的深沉:“嗯。”

    森鸥外本人:【……】

    就,不知道为什么,莫名觉得有点丢人。

    “那森医生,我先带他们去吃饭了。”

    “好。”

    ……

    回了港口黑手党大楼,艾斯就再找不到借口避开练习森鸥外签名的事了。

    他以前写的都是字母,这突然一下换成了汉字,这字是写得歪歪扭扭的。森鸥外从未想过,自己的名字还有写得如此之丑的时候。

    森鸥外不想看,但眼睛睁在这里,他不得不看。

    森鸥外:【……】

    为什么就不能让他跳过练习过程直接看到成果?

    好痛苦.jpg

    一个人想要把字写好看,首先要会写这个字,艾斯连基础都没有,以前用的文字运笔和习惯也是截然不同,这就导致他花的时间也相当的长。

    在艾斯把他的名字练习得差不多之后,森鸥外又痛苦地开始教他认字。

    很神奇的,在批改一份带有外文组织名的文件的时候,他发现艾斯并不是完全不认识这个世界的文字,他只是……在看到一个英文的组织名时,直接用日语念出了它的意思。

    森鸥外试了一下,发现他能看得懂英文,但奇怪的是,他不会讲。是的,他能听懂日语却看不懂日文,他看得懂英文却听不懂英语。最神奇不过的是,他会直接对着全英文的文章念日语。

    这到底……是怎么对应上去的?

    森鸥外搞不懂,但这不妨碍他利用这一点。

    这等于是白得了一个英文翻译啊!虽然他不能用文字表现出来。

    森鸥外没打算按照一般方式来教艾斯,毕竟他的目的又不是单纯的让他能看懂。所以他把自己以前做黑医时给病人写下的病历记录本拿出来了。

    直接照着他的字迹去学去写,不比先按照教学书本学会了在模仿字迹要直接吗?

    艾斯一晚上也没学会几个字,甚至在吃路上带回来留着当夜宵的炸猪排时,还直接一头栽倒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森鸥外一开始还以为他中毒了,但他感觉了一下又没觉得身体哪里有异常,直到脸压在装炸猪排的纸盒子上的艾斯发出了呼噜声。

    森鸥外:【……】

    这他是真的不理解,怎么会有人在吃东西的时候忽然睡着啊!?这一点过渡都没有是认真的吗!?

    好在艾斯很快就醒来了,他甚至在醒了之后看了一眼还抓在手里的猪排,毫无心理障碍地继续吃了起来。

    森鸥外:【等……】

    如果他没记错,刚刚那只猪排还因为他的手放在桌上,因而碰到了桌面,上面说不准就沾了灰,而且桌上这些文件都来自不同的部下的手,碰到的那一块桌面也不知道碰过多少不同的文件……噫!好脏啊!

    作为一个医生,森鸥外比常人更加注重卫生,但是身为海贼的艾斯显然跟他很不一样。

    他的阻止来得很不及时,艾斯第一口已经咽下去了,他问:【怎么了?】

    森鸥外:【……】

    哽咽。

    【……不,没什么,你吃吧。】

    毕竟吃都吃了。

    【哦。】艾斯一边吃一边说,【你说话怎么怪怪的。】

    森鸥外:【……】

    冷静,不要生气:)

    唉——

    ……

    没过几天,太宰治和兰堂就收回了宫村手底下的赌场的控制权,唯一的问题就是太宰治利用了一把高濑会,人家想让港口黑手党给个说法。

    或者说,对方在借此企图从港口黑手党身上咬下点东西来。

    这段时期正是森鸥外收拢港口黑手党的重要时期,内部不少人都盯着他的漏子,如果这个时候和高濑会起冲突,近江那家伙怕不是会放过这个机会弄死他。

    不过高濑会的这个要求也让太宰治用宫村的死摆平了。

    本来明面上跟高濑会起冲突的就是宫村——尽管那是太宰治设计的,目的就是为了借高濑会的手来对付宫村——私下里和高濑会有来往的是宫村(虽说是被太宰治引导的),趁机(被)挖走了高濑会一条走私线的是宫村,太宰治还在此之上制造了宫村企图联合高濑会刺杀森鸥外的“证据”。

    联合外人预谋刺杀首领,这下森鸥外不止可以顺理成章地收拾宫村,收回他手下所有组织资产的控制权,还可以反过来追究高濑会的问题。

    宫村被以叛徒的罪名执行了港口黑手党标志性的处决手段——咬住台阶、踢击后脑,踢碎叛徒的下颌,然后翻过来正面开三枪确认死亡。接下来又黄雀在后地收走了宫村从高濑会那边搞走的那条走私线(明面上是他搞走的,实际上是太宰治暗地里拿到了他信任的手下的把柄,藉由他的名头做的)。

    宫村一死,除了背后设计他的太宰治,谁都不知道那条走私线其实不是他弄走的。

    高濑会想要把这条走私线搞回去,还想借着宫村的事咬港口黑手党一口,结果港口黑手党反手就把宫村给嘎了,连尸体都扔给了他们。

    宫村不是搞走了你们一条走私线吗?他本来就是港口黑手党的叛徒,现在我们把他弄死了,尸体也给了你们,算是交代了,至于走私线?嘿,那是宫村弄走的,我们不知道呀!

    给你们的交代完成了,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该来谈谈你们伙同宫村意图刺杀我们港口黑手党首领的事了?

    高濑会哑了。这事对面有证据,他们赖不掉,只能说幸好港口黑手党现在自己内部就有问题,就算他们装聋作哑,港口黑手党现在也没人有能力出来跟他们一直杠。

    至于以后港口黑手党腾出手……让他们一直腾不出手不就好了?

    “唉,真是可惜啊。”森鸥外忧愁地叹息,“如果不是现在情况不好,我们就可以追究到底,狠狠地从高濑会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了。”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