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

    这样撕心裂肺的声音似乎又在自己耳边响起,来自于亲眼见证自己死亡的弟弟。www.zhiniange.com

    不过他不会后悔,如果只有这样才能让弟弟活下来,那么即使再重来一次,他也依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挡在他面前,迎接那连火焰都可以燃烧和融化的熔岩之拳。

    波特卡斯·d·艾斯,真正的姓氏应当是哥尔,是被世人所厌憎的海贼王哥尔·d·罗杰的遗腹子,幸得海军英雄蒙奇·d·卡普的藏匿和保护,才得以顺利长大。可是他终究还是辜负了爷爷卡普的期望,最终还是走上了海贼的道路。

    或许这就是身为海贼王的儿子的宿命吧。在被押上处刑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认命了。

    人生的最后一刻,身为船长的大家的老爹,和伙伴们冒着如此大的危险,前来处刑场救他,哪怕知道了他是曾经的敌人的儿子,也依旧毫无后悔……

    无论伸向他的是拯救他的手,亦或是砍下他头颅的刀,他都能坦然接受了。

    但是啊……但是——

    他本以为自己应该已经死了,仿佛有人在耳边说着什么“杀了……杀了……”什么的,艾斯立刻就清醒过来,然后就看到自己的手上拿着医生才用的手术刀,把一个躺在床上骨瘦如柴眼球外凸的老人给割喉了。

    艾斯:“……”

    尽管才刚刚经过如同绞肉机般的战场,但刚一清醒就近距离被血滋一身,这是否有点过于刺激了?

    话是这么说,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是活过来了,而是像个鬼一样上了别人的身。

    能这么快下定论,是因为他几乎是立刻就发现,这具身体并不受自己的控制,并且刚刚他看到的那只割喉的手手指修长白净,跟自己的完全不一样。

    而在割喉了一个老人之后,身体的主人看向了房间里另外一个还活着的人,轻声道:“太宰君,首领病逝,临终前将首领职位传给我,你,就是证人。”

    艾斯跟着身体的视线看过去,啊……是个比弟弟路飞还小的小鬼。

    然后,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身体的主人在说什么鬼话。

    好家伙,刚刚那个老头是什么首领,然后这个身体的主人把首领给鲨了,假传首领遗令,自己上位,还让这个小鬼作伪证!?

    啧,这是背叛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身体是别人的,他也不打算多管闲事。

    ……这个想法在晚上的时候改变了。

    艾斯怎么也没想到,在晚上身体的主人——哦,他现在知道这个人的名字是森鸥外,之前是已经挂掉的首领的医生了——在他晚上看纸质报告的时候,他突然能够掌控身体了!

    明明他原本只打算老实本分地做个背后灵来着_(:3ゝ∠)_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报告,e,怎么说呢,明明白天的时候听到的都是听得懂的语言,为什么一换成文字他就完全看不懂了呢?

    艾斯看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不要为难自己,他尝试沟通身体真正的主人:“森鸥外先生,你在吗?”没有听到回应,他又喊了两声,“森先生?鸥外先生?”

    但是不管他怎么喊,就是没有人回应他。

    “难道是听不见我说话?”艾斯嘟囔了一句,放下了报告。

    反正他又看不懂,看了也是白看。算了,先出去看看这里是个什么地方,看看能不能打探到老爹或者路飞他们消息,如果能联系上就最好不过了。

    想到老爹和弟弟还有同伴们,艾斯的心情不免又沉重起来。

    森鸥外继承首领之位后,就换下了身上那件白大褂,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还挂着红围巾。艾斯本来是想换下来的,也不是什么说出门穿这个太显眼这样高大上的理由,主要是这衣服版型有点勒,穿着哪哪都不自在。

    不过森鸥外的衣服好像不管哪件都挺勒的,艾斯在他的首领办公室里的另一套衣服和自己身上这套衣服间折腾了半天,最终是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和灰褐色的西裤,又打了个腰带。

    这一套穿起来好像是挺正常的,唯一的问题就是他把衬衣给披开,露出了胸膛和薄薄的腹肌。

    就,对当前这个社会来说,有点暴露了。

    但是艾斯完全没觉得这么穿有什么问题,因为他以前也这样穿过,当时还是花衬衫配及膝裤呢。

    他就这样大大方方地走了出去,从森鸥外上来的那个电梯下了一楼,在上夜班的职员们以为新首领因为当了老大所以暴露不太庄重的癖好的震惊目光下走出了大楼。

    作为横滨的市中心,哪怕不久前才经历了不少动乱,这片区域依旧是横滨最繁华的地段。艾斯左看右看,随便选了条路走上街。

    街边的店铺琳琅满目,虽然艾斯是抱着打探消息的目的出门逛的,但他很快就被街边各式各样的饭店和小食店迷花了眼。

    “唔……这么一看的话,这里好像是以藏的家乡和之国吧。”艾斯小声嘀咕。

    街上不少寿司手握的店,对吃的更加有印象的艾斯终于想起来,之前在首领办公室看到的那些文件上面的文字,其实以前他在和之国也见过。

    但是和之国是四皇之一的“百兽”凯多的地盘,他们作为另一个四皇的船员,不能在岛上久留,况且每次在和之国大家交流又没问题,他们也就没有过多关注,更别说学一门新文字了。

    而且这么一想,森鸥外先生的名字,和那个叫太宰的小鬼的名字,不也具有相当浓厚的和之国的味道吗?

    艾斯恍然大悟,原来这里是和之国啊!

    失算了,他应该乔装打扮一番再出门的!万一要是被凯多的人发现自己没死,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

    这么想着,他转身就要往回走,但看到旁边橱窗里的倒影,他又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连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倒也没必要担心会被别人认出来。

    鉴于和之国本国的吃食分量都很小,艾斯转头就进了一家看起来分量比较大的快餐店。

    ……进来之后才发现,即使是快餐店,分量也并不是很大的样子。

    他拿着菜单看了一小会儿,虽然字还是不认识,但他觉得菜单上只看图就能知道卖的是什么这点还不错,于是他对着店员一个个指着菜单上的图片,“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各来十份!”

    微笑服务的店员笑容一僵,为难道:“先生,要不,您先每个点一份,不够再点新的?”

    她并不认为面前这个男人点这么多能吃得完,她甚至怀疑这家伙是来捣乱的。

    “啊?哦,也行。”艾斯倒是并没有坚持,一次点齐还是吃完再点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区别,反正这点分量是不够他吃的。

    等菜上桌后,他一边吃一边跟店员打听,“哎,你知道最近有些什么大事吗?”

    店员看了看他一桌子的菜,服务态度非常好地小声说:“啊,听说前段时间给横滨带来的“血色暴.政”的港口黑手党首领死了,新首领刚刚上位,撤销了之前的可怕命令,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艾斯回忆了一下,好像白天有人提到过他们组织就叫港口黑手党,好像他们在这块地方还挺有名的,不过他以前来和之国怎么都没听说过这么个组织?凯多那家伙,居然允许有人在自己的地盘搞势力?

    不过和之国的人好像都不是很关注外面的事,顶上战争的事他们不知道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艾斯小声问:“你知道凯多吗?”

    外面的事就算了,和之国是凯多的地盘,有关凯多的事当地人应该是知道的吧?

    然而店员一脸茫然:“凯多……?没听说过。”

    艾斯一时语塞,他开始感觉到有点不对了。

    “先生,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艾斯摇摇头,“没有了,谢谢。”

    “那祝您用餐愉快。”

    店员走后,艾斯一边想着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一边大口吃肉。

    但是他显然错估了自己的现状。

    艾斯本人可以说是个大胃王,甚至信奉着受伤了多吃肉好得快,然而现在他用的并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一位名叫森鸥外除首领外兼职医生一职的身材并不壮硕的大龄男青年,这也意味着,森鸥外的食量并不像他一样那么恐怖。

    菜单上的菜他几乎是每个都点了一份,虽然这个分量对他自己来说是肯定吃不饱的,但换到森鸥外的身体上,他还没吃完就有点吃撑了。

    浪费食物有点可耻,艾斯选择打包回去。

    打好包后,店员站在一边等他结账。艾斯也起身,而后忽然对着店员九十度鞠躬大声道:“多谢款待!”

    “啊……”店员一愣,眼睁睁地看着他鞠躬完拔腿就跑出店面,这才反应过来,大喊道:“快抓住他!那个人没付钱!他吃霸王餐——!!”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