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接受来自恶徒的拯救吗?

    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www.konghenxs.com好一会儿,太宰治才发出一声嗤笑。

    他的眼中溢满了阴翳,“哈,说什么拯救……这种词这么轻易地就能说出口,你是白痴吗?太可笑了,你能拯救谁啊?”

    艾斯认真地思考道:“不知道,不过确实,我连自己都没能拯救,被人说白痴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但是活着绝不会是什么坏事。”说着他笑了起来,“同伴的话,不能放任不管,而且我只是负责伸出手,想被拯救的人,自然就会握住它。”

    但是同伴不同于其他人,如果想一个人自己烂在泥里的话,他就是用拖的也要把人拖出来!

    就像当初他被押上处刑台,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针对白胡子海贼团的阴谋,哪怕他不想任何人涉险来救他,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放弃他。

    扪心自问,哪怕面上再是否认,但心里还是希望有人能救他的。

    太宰治显然没有发现艾斯的话背后暗藏的霸王思想,他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艾斯,“你刚刚不是还说你是海贼吗?海贼原来是这么烂好人的存在吗?”

    “……啊?”艾斯露出困惑的神色,“我、好人?”

    太宰治见他不似作伪的神色,一时间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他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看着他——

    这家伙,居然是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是个坏人吗?

    他皱起眉,用一种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心情的语气讽刺道:“真正的坏人可说不出像你这样的话。”

    他见过无数烂人,也见过无数黑暗,也越发不明白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好人也是那样,坏人也是那样,要么为活着而活着,要么为权利欲望而活着,可活着这件事本身有什么意义呢?

    艾斯突然笑起来,“哈哈,你是在说我是个好人吗?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是好人呢!”

    太宰治:“……”

    他放空了表情,看向鹤见川的河面,忽然道:“那你呢?你是想当好人还是想当坏人?”

    哈,就算想当好人,现在在森先生的身体里,你也只能当个坏人。

    他无不恶意地想。

    但是艾斯的回答又出乎他的预料了——

    “啊?好人还是坏人啊,我没想过诶,反正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不就好了吗?”艾斯在这方面的观念相当豁达,“我既不想做好人也不想做坏人。好人是有不能做的事的吧?坏人好像也被划定在什么框里……但我可是自由的海贼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管自己开心不就行了!”

    “……”

    太宰治正欲说点什么讽刺他一下,结果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双幽暗晦涩带着揶揄的眼,脸上顿时失去了所有的表情,也失去了说话的欲望,最后就“啧”了一声。

    “叫你失望了,但是到我出来的时间了呢。”森鸥外笑容微妙地看着他。

    太宰治瞥了他一眼,“没什么失不失望的,不管是森先生还是他都是一样的讨厌。”

    “听到你这么说他会伤心的哦。”

    【啊?其实我感觉还好?】

    森鸥外只当没听见。

    有时候还是要学会无视他说话:)

    “啊,会伤心吗?那真是太好了。”太宰治面无表情地棒读。

    “说起来,他今天这样开导你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还以为他会直接带你去看心理医生呢,一开始提议带你去看心理医生的就是他哦,治君,他可真是关心你呀,我都有点嫉妒了。”

    嘴上是这么说,但他的脸上却是一副揶揄的表情。

    太宰治见不得他这笑眯眯的模样,当即给他表现了一个呕吐的动作。

    “要看你自己去看,我走了。”

    森鸥外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微微翘起。

    【他是不是生气了?】

    “嘛,是害羞了。”

    ……

    这个时期的横滨监控还不是很普及,或者说,因为官方的管辖力度极低,市内武装力量林立,监控的覆盖率几近于零。

    所以哪怕中间有一段时间艾斯因为太宰治的异能力没法放爱丽丝出来,只要回去的时候森鸥外是带着爱丽丝的,爱丽丝也没有展现出非人的一面,其他人也不会想到爱丽丝竟然并非人类。

    虽然森鸥外夸近江沉得住气,但如果一直没有动作的话,情况只会对近江越来越不利,所以他们必须尽快找到突破口。

    在森鸥外接到捕兽者“近江要准备对爱丽丝下手的消息”时,正值广津柳浪带爱丽丝出去晃悠的时候。

    当时森鸥外正在办公室用晚餐。

    “终于准备出手了啊。”森鸥外感叹,“不过等一会就是艾斯你来接管身体了,艾斯,你这边没问题吧?”

    他还没让艾斯替他执行过什么重要任务,这次是恰好让近江赶上了艾斯要控制身体的时候,他有点担心艾斯会不会给他掉链子,毕竟艾斯平日里的行为是有点不着调。

    ……不,是挺不着调的。

    【我没问题啊!】艾斯的声音显得有点跃跃欲试,【你放心!我保证帮你把那个近江打爆!】

    “不,这个还是有点……”

    完全没法放心啊!

    他是首领啊!打爆什么的,这不该是下属的事吗!?战斗第一线本就该是下属上场的啊!

    【我可是很强的啊!】

    ……更加不放心了!

    虽说森鸥外不怎么放心把事情交给艾斯去做,但黄昏过后,事情就不得不交给艾斯去做了。

    晚上近九点时,广津柳浪紧急联系了森鸥外,爱丽丝小姐走丢了。艾斯按照森鸥外的吩咐,派出几个队的人全横滨寻找爱丽丝的踪迹。

    晚上十点多,下面的人紧急送来一封信件,艾斯接过信件打开一看,上面写着gss的人掳走了爱丽丝,如果想让她活着回去,就带上两条走私线的详细情报来跟他们交换,届时地点由他们来定,不许带异能力者,可带人数限定十人。

    最后一点,是gss的“诚意”。虽然这个“诚意”显得没有一丁点诚意。

    信件旁还附带一个只可用于单向联系的手机。

    【啊……这件事是由gss来做明面操作吗。】

    不过不带异能力者啊……gss恐怕做梦都想不到,被他们抓走的爱丽丝就是异能力呢。想让他亲自涉险,就是点名让异能力者去呢:)

    不过既然对方这样说,兰堂和尾崎红叶还有广津柳浪就不好带了。他们都是组织内有名的异能力者,外界就算不知道,但近江那里肯定有名单,而和近江合作的gss要知道并不难。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gss送过来的那只手机响了。

    艾斯接通后,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夜安,森首领。】

    艾斯直接问:“你有什么事?”

    对面沉默了一下,似乎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像是在开完笑。手机都是他们gss送过去的,也奉上了信件说明爱丽丝已经落到了他们手上,交换条件亦写的清楚明白,所以这个电话是谁的、打来做什么的,不是都很清楚吗!

    对面似乎深吸了一口气,而后道:【森首领,绕弯子的话就没必要讲了吧?还是说,您并不在意令嫒的死活呢?】

    电话里传来爱丽丝被捂住最后的闷哼声。

    【艾斯,表现得焦急一点。】森鸥外提点道。

    艾斯回想了一下在推进城听到海贼女帝暗中转达的弟弟潜入推进城来救他时的情绪,语气上立刻急了几分:“你们想怎么样?爱丽丝在哪!?”

    森鸥外:嗯……虽然好像还差点火候,但应付不了解他的gss应当是够了。

    【镭钵街东街,你先到达那个位置,后续我们会实时给你们指方向。】

    森鸥外听了心里微微一沉。

    镭钵街是横滨各方势力控制力最弱的地方,也是整个横滨最贫穷落后的地方,街道监控根本不可能有。如果要实时给他指出方向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他们沿街都布置好了人。而且镭钵街那边比较封闭,对外来的人会有更多的警惕,这样的话,森鸥外这边就很难暗中带更多的人进去了。

    兰堂倒是能藏进空间里,但他必须在港口黑手党大楼这边露面,才不会引起对方的警惕。

    不过,也没谁说,他一定要过去吧?

    【先答应他。】

    “好,我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森鸥外立刻就让艾斯把广津柳浪和宣传官叫了过来。

    宣传官在明面上还有另一个演员的身份,并且十分有名,这是个来钱很快的摇钱树,港口黑手党用起来也很珍惜。

    因为在外界有名,所以一般人不敢轻易对他出手,而港口黑手党为了不让官方有借口封杀他,也不会让他直接去接地下的任务。大多数时候,他的任务是为港口黑手党获取一些上流人士的情报,抓出他们的把柄,或者暗中给执行任务的成员行方便。

    这次任务找他过来,主要还是因为他化妆的手法不错。

    将与他身高体型相近的广津柳浪假扮成他的样子,只要不是熟悉的人近距离查看,倒是不会露出什么破绽。

    让广津柳浪带着gss送来的无线电和首领直属暗杀部队十人前往镭钵街后,为防万一,森鸥外又让尾崎红叶看住了还不能让他完全放心其忠诚度的宣传官,又暗中召见了兰堂和一名控制声波的异能力者。

    只要这些异能力者不出现在镭钵街,就算他们的行动有异常,对方的人也仅仅只会加强戒备而已。

    毕竟他们的目标是去往镭钵街的森鸥外,这些异能力者不出现在镭钵街,就不会对他们的计划造成影响。

    捕兽者送来新的情报,近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