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时候,森鸥外突然就能够掌控自己的身体了。www.yileiwx.com他试探着问了一句:【艾斯君,你还在吗?】

    艾斯秒答:【在。】

    森鸥外微微一顿,没有表示什么。

    他现在这个情况只能自己憋着,但凡透露了一丁点风声,都有可能成为他人攻讦自己的理由。至于太宰治,那是没办法,以艾斯的水平,肯定是瞒不过他的。

    想要找能把人的灵魂塞进别人身体里的异能力者,等他完全掌控港口黑手党之后或许可以这么做,但现在绝对不行。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把积压的文件都批好。

    昨天已经积了一堆的事了,最近又是事情多的时候,今天怕是熬夜都不一定能搞完。

    一想到之后如果还在再换的话,他就得先积压一段时间然后再集中处理,森鸥外就觉得前途一片灰暗。可若是说让艾斯也帮他处理,且不说艾斯根本就不识字——

    【我识字的,我只是看不懂你们世界这个文字而已!】艾斯提出了反对意见。

    【好吧,你识字。】森鸥外随口顺毛。

    就算他认识这边的字,森鸥外现在也不敢将事情交给他处理。

    在打探出艾斯来自异世界以前,他是怀疑对方是某个组织派来的心怀叵测的家伙,他看不懂港口黑手党的文书自是再好不过,这样有什么不该让外人知道的,他都可以瞒过艾斯。

    在打探出这个情报之后,他就是怀疑艾斯的能力了。

    交换之前他也问过艾斯是否是纯正的武斗派,其他方面有些什么值得一说的地方,然后就得知了他确实是纯武斗派。虽然当过船长当过队长,但作为船长和队长,他的作用只体现在作为团队的炮台输出与敌人对战,协调下属成员之间的关系,以及作为团队的精神核心。

    简而言之,管理能力有,处理事情的能力也有,但是要像他这样处理一个组织的各方面事务的调度,那就不好说了。

    他不是正统的管理类人才。

    不过在确认了没有外来势力的威胁后,艾斯这个不识字的问题就很大了。他不需要艾斯帮他处理文件,以他的头脑森鸥外不会放心,但即使他想自己口述让艾斯代他动笔,在艾斯不识字的情况下这就是不可能的事。

    森鸥外叹了口气,他一边批着文件一边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他必须得做好接下来两人还会换过来的准备。

    首先得让他模仿自己的签名。

    换做以前,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让别人模仿自己的签名,这可是非常危险的事。但是现在,如果以后换成艾斯出来,不像这次只换一天而是换更长的时间,那么他就必须要让艾斯代替他去做一些事了。

    不过短期内只让他模仿自己的签名就可以了,至于文字……

    森鸥外有些苦恼地捏了捏鼻梁。

    他总不能请人来教艾斯认字,这样风险就太大了。如果下次还会交换的话,他就亲自教艾斯认字吧,怎么说他也是东大毕业的高材生,不至于连教人认字都教不会。

    他掌控身体的时候,就处理港口黑手党的事务,艾斯掌控的话,就现场教他认字写字吧。

    不过现在需要尽快处理的还是近江的事。近江控制着组织中宝石走私的部分,这一部分是港口黑手党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几乎占据了组织资金流入的三成,然后就是赌场、保护费、高利贷和房地产,以及一些微薄的正经商业收入。

    占大头的,就是走私和赌场,其中走私又以宝石为大头。

    由于当下世界经济形势都不是很景气,正经商业的收入已经占比很小了,尤其是在横滨这种比起其他地方更不安定的城市,不少商品行业还随时都有亏损的可能。

    房地产同上,横滨聚集着全国最多的异能力者,一旦打斗的动静大了,毁掉几栋房子是很正常的事,偏偏这样的事在横滨并不少见。而房产搭建的投入那么高,碰上一次就是大出血。

    高利贷更不用说,能借高利贷的能有什么好东西?即便是逮着一个人不停地扒,也有可能连本金都扒不回来,最后只能看借贷人本身有什么价值。但除了小部分是自己蠢背后还有人可以扒,大部分是连借贷人本身就是个毫无价值的废物,在横滨更是要钱不要命的多。所以只能说有盈有亏,东西互补,总盈利并没有多少。

    保护费的收入仅占所有资金流入的一成,而负责这一块的人,已经被森鸥外拢到手下了。

    而武器走私,港口黑手党只有需要购入武器的时候,若是有人将组织的武器私卖出去了,那必然是违背了组织首领的意思,自己偷偷在下面倒卖组织的武器以充私囊,这种人一旦被发现,都会被组织当做叛徒处理。

    比较不妙的是,森鸥外在近江拉拢的人的名单上,看到了控制组织名下大部分赌场的人的名字。

    “要是不作出反击的话,资金方面我们就是被扼住了喉咙呢。”森鸥外自语道。

    作为海贼对钱、宝藏之类的词的敏感的dna动了,艾斯问:【什么资金方面被扼住了喉咙?】

    “意思是,我们今后可能会没有钱给下面的人发工资,没有钱做事,甚至没有钱吃饭!”森鸥外用一种夸张的凄凉语气说道。

    被狠狠抓住了软肋的艾斯大惊:【什么!会没钱吃饭!?】

    【是啊。】森鸥外忧郁地说道,【近江把持着大部分的走私线,宫村把持着赌场,我们手中的资金来源仅占不到三成,唉——】

    艾斯哑然了一会儿,犹豫地提议道:【要不,没钱的话,我们还是去吃霸王餐吧。】

    森鸥外:“……”

    能不能别想着你的霸王餐了?

    隐隐约约察觉到艾斯对叛徒有种奇妙的憎恶心理的森鸥外,试探着引导道:【他们把持着组织大部分的财政收入,却不将其划入组织公账,而是私自收为己有,导致其他成员无法得到自己应得的收入。艾斯君,你说,我们应不应该严厉处理这件事呢?】

    【那是肯定的吧!这种行为本身不就是对其他同伴的一种背叛吗!】

    很好,接下来要是再换过来,艾斯应该就会按照他的步调来行动了。至少不会反对他之后处理近江和宫村。

    【那么首先,我们就先把宫村对赌场的控制权收回来吧。】

    ……

    话是这么说,但森鸥外根本不想自己动脑子,他只需要掌控大方向,得到收回赌场的结果就行了。

    他把事情交给了太宰治。

    太宰治被叫到办公室的时候,一眼就看出现在掌控身体的已经换回森鸥外了,顿时神色就充满了嫌弃:“什么啊,森先生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真可惜。”

    森鸥外全当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只自顾自地下达任务:“太宰君,有件事需要你去完成。”

    太宰治抗拒道:“我又不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你有事不能交给别人去做吗?”

    森鸥外装可怜道:“太宰君,你也知道,我才刚刚当上首领,想杀我的人一队接一队,我目前能信任的且拥有这个能力的,就只有你了,太宰君——”

    太宰治露出了恶心的表情,“一大把年纪就别卖萌了,好恶心啊!”

    森鸥外可怜兮兮地说道:“你这么说就太让人伤心了,太宰君——”

    太宰治讥讽道:“哦?森先生这么伤心吗?那可真是太好了!”

    艾斯突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你们这算感情好还是感情不好呢?总觉得看着好怪啊。】

    森鸥外不要脸地回答他:【算感情好哦。】

    艾斯发出了困惑的声音,然后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样的感情好吗?看来是我见识得还太少了。】

    森鸥外:……

    真好骗啊。

    “太宰君,我最近研制出了新药……”

    太宰治的眼中立刻有了神采:“是会让人无痛死亡的吗!”

    “不知道哦,还没试过药效,所以你会成为第一个试药的,所以你要接这个任务吗?”

    太宰治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而后妥协道:“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但是森先生,如果骗人的话……”他露出了阴森森的表情,“要吞千针哦——”

    森鸥外泰然自若:“当然,不会骗你。”

    “那么,太宰君,替我将宫村手下的赌场的控制权,全部拿回来吧。以你的能力,在不暴露自身的情况下,能做到吧?”

    太宰治轻笑道:“那宫村本人呢?要留着他,还是解决掉?”

    “那就随你了。”森鸥外微笑。

    说完正事,太宰治又问:“那个人呢?”

    “谁?”

    “上午那个。”

    森鸥外做出惊讶的神情:“太宰君……莫非很喜欢他?”

    太宰治一听,立刻又做出恶心的表情:“谁会喜欢那种家伙啊?太恶心了!”

    森鸥外笑,“那你以后说不定还要见他,这么排斥可不行啊。”

    太宰治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我走了。”

    等太宰治一走,艾斯又开始提出疑问:【鸥外先生,我感觉好像有点不对。】

    【什么不对?】

    【就是那个药啊,治不是说去给你做任务了吗?你怎么还拿他试药?】

    虽然他不是医生,但这种行为一听就不对吧!

    森鸥外无奈道:【我也不想的啊,但是这是太宰君的要求嘛。】

    艾斯不懂,艾斯大为震惊。

    【这肯定不对吧!治他……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啊?】艾斯担忧地说道,【要不我们找个医生给他看看吧?】

    森鸥外又想笑了。但他不会自己去踩这个雷,他撺掇道:【要是你之后还出来的话,那就你带他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