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上次真的把太宰治恶心到了,这几天森鸥外愣是在召见之外的时间碰不到他。www.shalige.com

    不过新的任务倒是也不需要让太宰治去。或者说,唯有太宰治,是最不合适的人选。

    森鸥外打了个电话把广津柳浪给叫上来了。

    这是先代首领早年间跟着他的那一批成员中的一个,不仅是稀有的异能力者,而且还是港口黑手党武装部队黑蜥蜴的领头人。

    虽然跟着前任首领的时间在组织内算是比较长的,资历也老,甚至年纪也比较大了,但异能力者哪怕是年纪大了,能力也比普通人强,更何况他还没老到不能动手的年纪。而且他也是首领换代后最早支持森鸥外的那一批。

    广津柳浪暂时还没有任务,所以很快就上来了。

    “首领。”他中规中矩地出了个声,对于一旁坐在地毯上拿着绘板涂鸦的陌生小女孩视而不见。

    “广津君,最近过得怎么样?”

    “劳您挂念,尚且安好。”广津柳浪微微低垂着头,没有直视森鸥外。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的处境会不太妙呢,毕竟你是最早支持我的人之一。”

    说得好像真情实意,里面可能确实也有,但大家更心知肚明的是,这几句话里绝大部分都是客套。广津柳浪对森鸥外上位的手段有所猜测,但他心底其实是默认的,所以才会成为最早支持他的那一批。

    但凡是个有些脑子的人,这个时候都会恪守身为一个下属的本分。

    广津柳浪没有说话。

    “啊,对了,这是爱丽丝。”森鸥外给他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人形异能力,当然,并没有点明这是他的异能力,而是模糊其词地只说了她的名字。

    这般年纪,看起来应当是父女关系。

    心里虽然有点猜测,但广津柳浪也并不去探究她的身份,而是从善如流地向她问好:“爱丽丝小姐。”

    爱丽丝抬起头看着他,活泼地笑起来:“你好。”

    “广津君,最近我实在是很忙,没时间照顾爱丽丝,所以,能拜托你帮忙待几天吗?”森鸥外露出苦恼的神色。

    好吧,是帮上司带女儿的任务。广津柳浪默默想到。首领的女儿看上去很乖巧的样子,希望她确实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乖巧吧。

    “这是属下的荣幸。”广津柳浪波澜不惊地应下这个任务。

    虽然不是很想带小孩,尤其这个小孩还是首领的小孩,但港口黑手党不是什么普通单位,首领亲自下达的任务,很显然,有点脑子的都不会拒绝接受。

    ……

    森鸥外给爱丽丝的身份制造的假象就是他的女儿,因此广津柳浪也不敢怠慢。

    他也知道最近其实并不安全,爱丽丝如果真的是首领的女儿,那几乎算得上是他的弱点了。首领这个时期让爱丽丝小姐出现在港口黑手党的视线里,要么就是把她作为继承人培养,要么就是把她作为吸引敌人视线的靶子。

    当然,这就是首领的事了。他作为下属,还是少猜测这些东西为妙,免得引火烧身。他只需要按照首领对他表现出来的,把爱丽丝当做首领的女儿对待就好了。

    为了安全起见,广津柳浪是准备将爱丽丝安排在港口黑手党内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虽然他相信黑蜥蜴的队员们,但这种特殊时期,他还是亲自看着比较放心。

    不过爱丽丝显然不是能够安分地呆在广津柳浪划定的区域玩耍的“人”,尽管广津柳浪能够提供所有爱丽丝需要的事物,但爱丽丝背后实际上是森鸥外在控制,而森鸥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爱丽丝成为让近江上钩的诱饵,怎么可能会真的让爱丽丝一直老老实实地呆在他们严密保护的范围内?

    于是爱丽丝十分理直气壮,像是个作精大小姐一样的要求出去玩。

    广津柳浪没办法,只好给森鸥外汇报了一下,带着爱丽丝出门晃悠了。

    ……

    近江还是有点沉得住气的,爱丽丝已经出现在港口黑手党几天了,那边仍然还没有什么动作。不过捕兽者那边也给他传递了消息,近江私下里也有派人在查爱丽丝的来历了。

    也难怪他没有异能力还能安稳的活着达到干部的位置了,至少这份沉着还是对得起他这个身份的。

    鱼儿不咬钩,就一直在鱼饵边上徘徊,换个不够耐心的人,可能得急得上火,但森鸥外不一样,他有的是事情做。他不会只盯着近江,他会从方方面面下手,给敌人造成一个围城的局面。

    为了收拢组织内的各方力量,陆陆续续地召见组织内各个有能力、叫得上名字的成员,一碗一碗的灌鸡汤画大饼,从已经站队森鸥外的,到中立派,再到现在开始召见一些站在近江那一派系的……

    被制造焦虑的近江每次森鸥外召见他手下的人,他事后都要把这个人再召见过去细细盘问森鸥外都跟他们说了什么。

    一听森鸥外跟他们说的全是谈心之类的废话,一个两个还好,一连好几个全是这样,近江实在忍不住不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对他有了二心,隐瞒了他什么不想让他知道的内容。

    他总觉得森鸥外这样的人,不可能一个一个召见过去就跟他们谈心,这简直就是智障操作。这些都是他的人,光是谈心有个屁的用?所以森鸥外很可能是威逼利诱,许了什么好处,才让这些人对他缄口不言。

    但是他又觉得这不是不可能,也不能完全就排除掉森鸥外搞他心态的可能性。

    没有异能力的近江能安稳做到干部的位置,全靠他细心谨慎,对下属也算大方——靠钱和虚伪的关心能俘获很多人的忠心,但细心谨慎这一点,除了能增加他保命的几率,也会让他想得更多。

    这就让他越发地焦虑了。

    森鸥外当然不会这么快就对近江的部下下达一些重要的任务,也不可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真正想法。

    他对三类人的态度当然也不一样。给他站队的、中立派的人,灌鸡汤画大饼一个不少,站他队伍里的还根据对方的经济情况关心一下发点补贴,至于近江那边的人?那就只有灌鸡汤了,顺便再语重心长地给他们讲讲近江倒台之后他们可能会有的下场。

    横滨这块地比较特殊,能在横滨开下去的学校少之又少,并且多灾多难,再加上地下势力横行,除了经济状况不允许他们搬家的,大多数实实在在的普通人都搬出去了。这就导致了,横滨这地方大多数人都没什么学历。

    而黑手党就更是如此了,内部可谓是两极分化,除了少部分特别聪明抵得上厉害的武装人员的(包括近江本人也是因为敛财的手段被看重),大多数人都是靠武力值升职留任的,而武装成员消耗又非常快,一批换一批,除了实力极强的,基本都是年轻人。而且因为混黑,大家基本没有上学的,对鸡汤和大饼的抵抗力都不强,好忽悠得很。

    森鸥外召见近江那边的人,纯纯是给近江制造心理压力,也是一种挑拨离间。

    而以近江的性格,就算猜到森鸥外又这个想法,也不可不能一点都不怀疑被他召见的人又二心。他只需要近江内心存在猜疑就足够了。

    “话说回来,治呢?我怎么感觉好像好久都没见到他了?”

    森鸥外:【……】

    人家怕不是巴不得绕着我们走:)

    【你先把你的功课做完再说吧。】

    艾斯:“……”

    他都已经抄了好多遍了,要是治来了他就可以趁机叫他一起出去玩了_(:3ゝ∠)_

    “鸥外先生,真的不能直接去把那个叫近江的打爆吗?”艾斯趴在桌子上,一边抄写森鸥外过去的笔记一边郁闷地试图改变森鸥外的主意。

    森鸥外:【……他那边也有异能力者。】

    “可是我们这边也有啊——”艾斯像一个厌学的小学生,只想往外面跑,“去嘛去嘛——”

    森鸥外只觉得头秃,【艾斯君,严格来讲,近江还不算敌人,他没有明着做出背叛的行为,现在就还是我们的同伴,你要对同伴出手吗?】

    “啊——”艾斯发出了不开心的声音。

    森鸥外叹了口气,【这样吧,你今天晚上把明天的内容一起完成,明天你就可以带上爱丽丝一起出去玩了。】

    艾斯瞬间精神得坐直了身体,一脸激动道:“真的吗!?”

    【……真的。】

    能出去浪的奖励让艾斯像打了鸡血一样,熬了大半晚的夜,又求着森鸥外多给了他一个上午的时间,总算是把功课都完成了。

    中午直接就去广津柳浪那里叫上了爱丽丝准备一起出去吃午饭。

    本来还想叫上广津柳浪一起的,但老爷子神色古怪地婉拒了。

    首领好像很兴奋的样子,感觉和平时不太一样。但是首领带孩子出去玩还带下属就很奇怪,应该只是礼貌性的问一句,并没有想带上我的意思吧。

    广津柳浪今天也觉得自己十分善解人意。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