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的异能力「人间失格」的作用是使其他异能力无效化,他是极其稀有的特殊型异能力者,再加上一个远超常人的聪慧大脑,这就是森鸥外手中的一张鬼牌。www.munianshu.com

    但有一点,这样的异能力,就意味着在对手都是普通人时,他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除了一颗聪明的大脑是优势外,也就是身手好一点、身体弱一点。

    但有的时候强大的实力并不是只有一个绝顶聪明的头脑就能对抗的,当初白胡子作为世界最强的男人,若非他对儿子们的爱和信任,赤犬根本算计不到他。

    但有的人并没有这样的情感弱点,便是利用性格弱点借力打力,也得有比他强的人才行。

    虽然太宰治的敌人并不可能与白胡子相提并论,但艾斯还是觉得这样不妥。

    【他才十四岁吧?完全就是个小鬼啊,把这样的任务交给他可以吗?不给他拨点人保护他吗?】

    森鸥外相信,即使只有太宰治一个人,他也能完美完成任务,那个小鬼唯一可以让他完全信任的,就只有那颗聪慧的头脑。

    但艾斯这边肯定不能这么说。不然他怕以后艾斯掌控身体的时候会跟他对着干。

    真是的,明明是个海贼,结果道德感居然好像比他这个曾经的军医还要高。

    【你说的也有道理。】森鸥外说,【那么就叫个人来配合太宰君好了。】

    于是森鸥外叫了一个黑色长发穿着冬衣还围着棉毛围巾的高个男性过来。

    艾斯在通过森鸥外的视线看到这个人时当场就失语了。

    现在还是初秋吧?大家都穿着单衣,他居然穿着冬衣还带围巾!?他都不热的吗!?

    男人一进来首先说了一声“首领”,然后就双手抱臂上下搓着,嘴里念念有词地低语:“好冷啊……”

    艾斯:……?

    他居然还说好冷!

    这个真的有点不太理解。

    “兰堂君,这还是鄙人成为首领后第一次召见你吧。”森鸥外温声说道。

    “是的,首领。”兰堂轻声慢语地应道,全身上下都透着“好冷好冷”的感觉,仿佛现在不是初秋而是在深冬,亦或是身处在极地。

    “兰堂君,你在港口黑手党也有七年了吧?”

    “是。”

    “鄙人记得,你现在是准干部?”

    “是的。”

    兰堂是强大的异能力者,先代首领也是看中这一点才招揽了他,因为强大的异能力和高效的任务完成度,先代首领提拔他也很快。

    只不过因为兰堂曾经失忆过,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寻找自己的过去,这是个不安定因素,又因此对任务并不积极,所以以他的能力才会在有如此大的优势下,还花了七年才到达准干部的位置。

    “兰堂君是很优秀的人才,鄙人也希望兰堂君的能力能为组织而用。”森鸥外先是夸赞了一句,然后露出自己的目的,“所以接下来有个任务要交给兰堂君。”

    兰堂没有说话,而是做出俯首听命的姿态,等待森鸥外的指令。

    这是表态,于是森鸥外满意地说:“太宰君,你知道的。他在执行一项任务,而你的任务,就是配合他,给予武力支援。”

    “是,首领。”

    在兰堂临走时,森鸥外对着他的后背又说了一句:“兰堂君,我对你抱有很高的期待。”

    最后一句他换了自称,暗示自己将会将他纳入自己的阵营中。

    而对一名准干部抱有很高的期待,这基本等同于在告诉他,“我有将你提拔为正式干部的打算”了。

    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固定为五位,如今两名干部拉帮结派站在了森鸥外的对立面,一名明哲保身选择中立,谁成为了首领就遵从谁的命令,两个位置空缺。其中一个空缺位,还是前不久先代首领还在时,由先代首领下令处决的。

    处决一名干部不是小事,更何况那名干部本身的实力并不弱。只不过对于先代首领过于离谱的命令,那位干部阳奉阴违,又恰巧被人抓住把柄进行构陷,这才被当时脑子里只剩下“不允许任何人违背自己”的先代首领下令处决。当时执行处决任务的人,就是同为异能力者、如今站在中立位的另一个干部大佐。

    现在还不是让大佐站位的最佳时机,他需要的是这位干部的效忠,所以森鸥外选择从干部以下有实力又有潜力的人开始收拢。

    等收拾完近江那边的两名干部,就会有四个空缺位,刚好可以让红叶君和兰堂君顶上去。

    兰堂离开的脚步微微一顿。

    “是,我明白了。”他说。

    随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解决了这桩事,森鸥外轻轻呼出一口气,刚开始继续动笔,就听到艾斯又开始发言了:【鸥外先生,刚刚那个,是叫兰堂是吧,他是不是很强啊?】

    这个结论很容易推理出来,在给人送武力支援的时候,就算是艾斯这样的实力,在涉及到支援同伴这个问题时,也会带上整个第二番队去支援,可森鸥外就只给太宰治送了个兰堂。

    艾斯倒是没有想过森鸥外只是做个样子给他看的情况,只觉得森鸥外这样的决定,只能证明兰堂确实很强。

    森鸥外笔尖一顿,迟疑着回答:【……是吧。】

    总觉得他这个话问出来就不是很妙。

    【那下次我出来的时候能不能找他比一下?】

    森鸥外这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慢问道:【你想和他比什么?】

    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他并不是很想相信。

    兰堂虽然总是穿的很厚,甚至在大夏天也穿着冬衣喊冷,衣服身体弱的模样,但他怎么说也是强力异能力者,而且确实也是体术高手。可他森鸥外只是个医生啊!尽管他是做过军医,有点子武力值在身上,但跟专门的武力派还是有差距的啊!

    【你不是说他很强吗?我想挑战他!】

    森鸥外:“……”

    不祥的预感成真了。

    【艾斯君,有没有可能,鄙人的武力值并不高,和艾斯君你不一样,没有打赢的可能呢?】虽然过往森鸥外并不觉得自己的武力值差,但这是相对而言的,艾斯总是拿他和高武人士作比较,那他也就只能说一句【你知道的,鄙人身子骨弱】了。

    艾斯:【……那好吧。】

    他遗憾又可惜地叹了口气,【要是我自己的身体就好了,你真的好弱啊,要不还是锻炼一下吧,多找人打打,总会变强的。】

    森·真的好弱·鸥外:【……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但是艾斯君,我是首领,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就目前而言,恐怕是没有那个时间的。】

    【啊——这样吗?】艾斯表示很难理解,【可是老爹好像就没有这么多事要处理啊?我以前当船长的时候也是,好像都不用怎么管事的,只要把敌人解决掉就行了。】

    森鸥外:【……】

    大概能理解你们海贼船长都是什么模式了。

    出航的客舰船长都要管理各个方面呢,合着你们海贼船长只要管打架的事是吧?

    【唉……】森鸥外又叹了口气,【真羡慕你啊,你们船上的事一定都被你的船员们给解决了吧,要是我的部下也能这么自觉的把事情都做好,我就不用这么辛苦地坐在这里安排各方面的部署了。】

    艾斯忽然心虚地闭麦了。

    是哦,鸥外先生的部下里还有在计划着断他资金反叛他的干部在呢,不像他们,航海士控制船行驶的方向,厨师管做菜,医生管疗伤治病,总之就是各司其职非常自觉且乐在其中。

    哇,这么一看鸥外先生真的好惨啊!不过考虑到他是篡位上台的,好像遭受到一点反叛也是他应得的_(:3ゝ∠)_

    在工作时间,森鸥外的日子真的过得很无聊,当然,在艾斯看来是很无聊。森鸥外本人看着那些文件是脑袋一刻不停地在转,但艾斯本身就不喜欢看这种东西,更何况他又看不懂,那就更无聊了。

    过了一段时间,艾斯突然说道:【鸥外先生,我们是不是该吃晚饭了?我感觉好饿哦。】

    虽然不能控制身体,但感官是共通的,所以在森鸥外看文件的时候,艾斯等于被迫盯着自己看不懂的东西,这就实在是太过无聊了,他顶多只能回忆回忆过去,想象一下自己的同伴和弟弟现在是什么状况,自娱自乐。

    在这种情况下,他对于时间就会异常敏感。对身体各部位的感官也是一样。

    森鸥外的笔尖又是一顿,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然后忽然反应过来,现在是他自己在控制身体,并不用担心艾斯用他的身体去吃霸王餐。

    唉。

    森鸥外有些无语地扶了扶额角。

    这才一天,就多出了这种奇奇怪怪的习惯,真希望以后能顺利一点。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