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鸥外让艾斯穿了一身普通的黑色西装,又戴了一个黑色的口罩,在做完一系列安排之后,就让艾斯带上几个同样乔装打扮过的人,从港口黑手党的秘密地下通道离开了港.黑大楼。www.wanweige.com

    而另一边森鸥外打扮的广津柳浪已经带着人来到了镭钵街。

    手机里传来震动。

    广津柳浪拿起手机一看,上面写着:【直走,在第一个拐角处往右。】

    他微微抿唇,带着人按照手机上的指示走着。

    ……

    【是,森鸥外已经带人进入镭钵街了,我们的人正在给他指路。你差不多也该兑现承诺了吧?至少先给我们一条走私线作为定金?】

    “他会那么老实?”近江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在桌上的烟灰缸里掸了掸烟灰,“你确定那真的是森鸥外?”

    就算他们抓到的真的是森鸥外的女儿,他也很怀疑森鸥外是不是真的会为了一个女儿去涉险。

    【我们的人比对过了,确实跟你们提供的长相描述是一样的。所以,我刚才的提议近江先生怎么看?】

    “等你们抓到人再说吧。”近江吸了口烟,漫不经心地跟他们打太极,“我以为之前那批订单已经算是我们的诚意了。说到底,gss是因为外界的市场饱和才不得不转战横滨,没有我们这块开门砖,你们连横滨市场的大门都进不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生气了:【没有你我们自然也可以找别的买家,敲门砖又不是只有你一家!】说完这句,对方冷静了一下,继续条理清晰地说道:【况且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哪个武器商敢掺和进你们港口黑手党的家务事?相比之下,是你们更需要我们的货,你们可别搞错了。】

    近江阴郁着脸,嘲讽道:“说什么敢不敢的,不过是利益不够。只要我拿出的好处足够多,从谁那里进货不是进货?”

    对面嗤笑了几声:【是吗?上次你们跟高濑会之间出了那样的事,现在手里还有那么多好处拿得出来吗?我可是听说,宫村先生手上的那些资源,已经全部都落到森鸥外手里了呢。】

    近江一瞬间握紧了拳头,额角青筋暴起。但他还是强行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下来,“说笑了。不过一条走私线作为定金确实是有点多了。这样吧,我名下有两家高级会所,用这个作为定金如何?”

    【这……】gss那边的人虚伪地迟疑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唉,也不是不行,但是之后那两条走私线还是照旧要给我们的。】

    “那是当然的。”近江笑着回答道。

    待电话挂断,近江砰的一下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什么玩意!”他绷着脸骂道,“给点脸就嘚瑟成这样,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不过是个卖武器的!”

    一直站在旁边的年纪大些的男人适时地递上一杯温茶:“先生。”

    近江接过茶水喝了几口,稍稍冷静下来。

    “不管怎么样,等先搞定森鸥外再说吧。把捕兽者叫过来。”

    “是。”

    ……

    “黑蜥蜴的人,暗中将前面那栋别墅围起来。牧野,你先突入进去,第一波攻击之后立刻通知其他人。”

    “是!”

    艾斯按照森鸥外的指示安排完部署,就忍不住扭了扭手腕,兴奋的味道几乎是从每个毛孔里冒出来。

    森鸥外没见过他对敌的样子,而且他还失去了以前的异能力,森鸥外真的有点担心他会乱来把他们两个一起送了。

    牧野进去的时候先关了一次通讯,再开启时他便给出了信号:【ok了!】

    艾斯抬手示意:“冲进去!”

    而后便一马当先地冲在了最前面。

    一般都只会站在后方发号施令的森鸥外:……

    虽然但是,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意外_(:3」∠)_

    冲进去之后,就看到里面所有人都捂着耳朵,近江站在人群的后方,想要发号施令,让自己一开始就安排在院子里,在牧野冲进来后立刻也跟着冲进来企图围堵的人杀掉冲进别墅的人,但很遗憾,之前的声波攻击让别墅内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耳鸣失聪状态,而他站在人群的后方,根本没人能听见和看见他的指示。

    不过因为进来的人直接就开始攻击,别墅内的人也立刻就进行了反击。

    艾斯根本没管其他人,直接就朝着近江冲过去了。

    近江可能是这件别墅里战斗力最弱的人,但他是地位最高的,应该也有专门护卫他的人。

    近江也看到了朝他冲过来的艾斯,顿时满脸惊怒:“森鸥外!你果然没有去镭钵街!那个小女孩,你是不打算要她的命了吗!?”

    他的耳鸣失聪状态还没有过去,现在完全是凭感觉在喊。真要说的话,其实他自己也听不到自己喊了什么。

    艾斯裂开嘴:“那就用不着你管了!”

    他一拳砸了过去。

    砸到一半,冰花在他指骨前绽开,随后迅速往他手臂蔓延。

    【退!】森鸥外喝道。

    艾斯没听他的,他看见朝手臂蔓延的冰层讶异了一瞬,而后露出饶有趣味的笑容:“哦呀,是冰冻的能力啊,这不就跟青雉一样了吗。”

    说着就有黑色的武装色霸气从内部渗出,蔓延至整个手臂,而后他手臂一扭,冰层立刻被武装色霸气保护的手臂顶了个粉碎。

    近江吓得后退了两步,猛地反应过来,阴狠地看着他:“你是异能力者!”

    森鸥外:虽然但是,好吧,其实也没错,只是这个不是他的异能力罢了。

    艾斯瞟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反而侧头看向挡到近江前面的白色长发的女人,左手张开按在黑色的右拳上,活动了一下筋骨,翘起嘴角“只是这种程度的冰冻能力而已。”

    完全就是青雉的低配版嘛。青雉当初可是把玛丽乔亚围住的那一片海湾全部给冻住了,那个范围,可比镭钵街的面积还大。当初他还是烧烧果实能力者时,甚至可以跟青雉打个平手。

    “你要阻挡我吗?如果你的身体不够硬的话,会被我打烂哦。”艾斯好意提醒道。森鸥外可是跟他说了,能争取的异能力者一定要尽量争取。

    白色长发的女人犹豫起来:“首领。”

    “卡莲!”近江吼了一声,虽然他的耳鸣依然还有一点,但已经能听到旁的声音了,“你别忘了!”

    卡莲叹了口气:“抱歉,首领。”

    她再次抬起手,冰花在空中凝结成箭矢,朝着他的方向射去。

    脚上也有冰棱蔓延而上。

    武装色的霸气已然武装了艾斯的全身,他用力一踏,包裹住脚和小腿的冰层便被尽数粉碎,地板上甚至出现了他借力跳起而出现的坑洞。

    黑色的拳头直冲眼帘。

    卡莲下意识将双手挡在面前,冰花迅速在她面前结成厚盾。

    冰盾被一拳砸碎,破碎的冰屑划破了她的手臂,但拳头却没有紧随而来砸到她身上。

    卡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抓住了肩膀扔到一边,而躲在她身后眼见她不是对手正要逃跑的近江,却被一脚踢中后心趴在了地上。

    他用力地咳出了几口血来,里面甚至还夹杂着一点内脏的碎末。

    艾斯一脚踩在他背上,“让你的人都停下来!”

    生命的威胁近在眼前,近江的冷静终于被打破了:“咳、咳咳,森鸥外!你想做什么!?首领无故杀死干部,你这个首领还想当下去吗!”

    “哈!勾结外人绑架首领的亲人,你可是叛徒,叛徒要被处死这不是规矩吗?”

    近江啐了一口血水,喝道:“卡莲!你还在愣着干什么!你不想让他活了!?”

    卡莲握了握拳头,正想再次动手,门口那边传来另一道声音:“嘻嘻嘻嘻,卡莲小姐,人我已经救出来了哦,你不用再听他的了。”

    几人朝门口看了过去,捕兽者半背半扶着一个脸色苍白的阴郁青年。

    近江顿时瞪大了眼睛:“捕兽者!?你背叛我!?”

    “怎么能说背叛?背叛港口黑手党的是您啊近江先生,我只是在听首领的命令罢了嘻嘻嘻。”捕兽者笑嘻嘻地给他捅了一刀。

    “好了!都停手!”另一个更加沉稳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地板随之化为了一滩沼泽,困住了还在互相攻击的所有人的行动。

    “首领,我来迟了。”

    “不,你来得正好,这里的家伙还不够我过瘾呢。”艾斯朝他笑道,“大佐,近江手下的那些人就交给你了。”

    “是。”

    “至于你,”艾斯回过头,看向被他踩在地上的近江,面色冷凝,“勾结外人,背叛组织,伤害同伴,我作为组织首领,在此处决你。”

    说着,他的脚下用力,直接踩断了近江的脊骨和肋骨。

    近江发出了几声“嗬嗬”的喘息,就失去了气息。

    刚想提醒他用港口黑手党专门的处决叛徒的手法的森鸥外:……

    艾斯收回脚,联系了一下广津柳浪那边。

    那边也很顺利,广津柳浪本来也是比较强的异能力者,再加上首领直属暗杀部队已经暂时全部交由他调遣,爱丽丝本身作为异能力体也拥有战斗力,里应外合之下,他们很快就击溃了守在镭钵街那边的gss成员,接回了爱丽丝。

    挂断通讯,艾斯就准备收队。

    在他身后,卡莲忽然开口叫住他:“首领,您……不处决我吗?”

    艾斯停住脚步,回头道:“你也不想替他做事的吧?”他笑道:“只要没有伤害到同伴,说处决就太严重了。罚你三个月工资,没问题吧?”

    卡莲愣了愣,鼻尖忽然有些发酸。

    “是!谢谢您,首领!”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