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走的时候表现得十分有礼貌,所以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个吃霸王餐的,无论是店员,亦或是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森鸥外本人!

    是的,森鸥外之前一直没有回应艾斯,并不是因为他听不到艾斯的声音,而是因为突如其来的身体被其他人控制的异常事件,使得这个老阴比谨慎非常,一直在暗中观察占领他身躯的到底是什么人,哪怕艾斯对他释放了善意,他也没有轻易松口。www.lingzhiwx.com

    但是现在,在一阵短暂的沉默不能言语之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位先生!我的裤子口袋里有钱!】

    再不阻止,让他这么跑下去,明天全横滨都知道港口黑手党的新首领居然吃霸王餐了!

    丢脸还是其次,他的脸很可能会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啊!现在的横滨并不安定,如果所有人都认得了他的脸,那么今后他遭到的刺杀的水平也会激增!

    “啊?什么?”艾斯觉得这声音听着有点耳熟,但直到自己出声问了他才想起来这声音为什么耳熟。他跑路的脚仍然没停,嘴里却问道:“鸥外先生?”

    森鸥外的声音充满了疲惫:【停下来,去付钱——】

    本来在看到对方出门前那有点炸裂的穿搭,他就很有点想说点什么的意思了,但当时他忍住了,因为没有必要。但现在才仅仅过了一个小时,他就不得不被逼出来了。

    这个人,到底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德性?

    然而艾斯已经翻过几个墙头,甩开了饭店追他的人。

    他伸手一掏口袋,恍然大悟:“啊,原来我带了钱啊。”

    森鸥外:【……】

    森鸥外的心头沉甸甸的,总觉得自己的人生突然开始脱轨了,而且是朝着一发不可收拾的方向。

    他冷静了一下,问:【这位先生,怎么称呼你?】

    “啊,我是艾斯,波特卡斯·d·艾斯,或许你听说过我的名号?”

    名字像是外国人,但日语说得很流畅,应该在日本生活了较长一段时间。疑似无法识读日文,或许过去的生活环境比较混乱,没有学习的环境。对方认为自己可能听说过他的名号,这表示对方有一定的名气,如果不是在学识上,那就是在武力上,从对方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对方显然并非脑力型人物。说话的语气语调以及行事作风,很明显是个年轻人。

    在日本生活过较长一段时间,生活环境较为混乱,没有学习的环境,在非学识方面有一定的名气,但他没有听说过,武力派,年轻……莫非,是镭钵街那边的异能力者?

    虽然脑袋里已经有了猜测,但森鸥外并没有说出来。

    他也没说自己听没听过艾斯的名号,只是说道:【嗯……艾斯君,鄙人有个问题想问你。】

    刚刚饱餐了一顿,艾斯的心情还不错,他从墙头跳下来,随口问:“什么?”

    【就是,你既然要出来吃饭,为什么不先确定自己有没有带钱呢?】

    普通人听到这个问题肯定会尴尬,但艾斯不。他没有没有丝毫的尴尬,并坦然地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啊,这个啊,我没有带钱的习惯。”

    森鸥外感觉到有点心梗:【觉得钱不方便的话,你也可以选择带卡。】

    他可不希望每次这家伙出来都要吃霸王餐,那他森鸥外的名声就真的没了!

    思虑至此,森鸥外突然发现有哪里不对。他不是应该思考怎么把这个控制自己身体的家伙除掉吗?

    然而他的思维刚拐回正轨,就听到正在往港.黑大楼走回去的艾斯问:“什么卡?”

    森鸥外:【……银行卡。】

    没错,这个家伙来自资源匮乏的镭钵街,没用过甚至可能都没见也是很正常的。

    他没等艾斯又抛出新的问题,转而问道:【艾斯君,你能否尝试在心里和鄙人对话呢?总是说出来的话,会显得很可疑。鄙人现在所处的环境并不安全,希望艾斯君不要给鄙人添麻烦。】

    【……这样啊。】艾斯摸了摸下巴,试了一下问道,【这样你能听见我说什么吗?】

    【……是的,可以听见。】

    走着走着,艾斯突然按着肚子蹲了下来,痛苦地面容扭曲。

    【艾斯君?你怎么了?】

    【不知道,突然肚子疼——】

    森鸥外疑神疑鬼地猜测道:【难道是刚才那家店有问题?可是这附近很多店面都是港口黑手党的产业啊……莫非是组织内部有人想害鄙人?啊,艾斯君,你现在可以走吗?鄙人以前的诊所也在这附近,那里有解毒药应该可以暂时缓解你身上的毒性。】

    虽然森鸥外想除掉这个莫名其妙的人,但这个身体可是自己的,要是毒死了那他也死了。

    艾斯坚持着站了起来,【帮我指个方向。】

    【好。】

    艾斯按着森鸥外指的方向走了一段,快到的时候,突然又开始扶着墙呕吐了起来。森鸥外紧跟着问:【你带手机了吗?】

    森鸥外没打算让他联系别人,所以之前一直没问这个问题。因为以港口黑手党当前的情况,他谁也不能信。即使是他带着的,为他做了伪证的太宰治。

    【手机?】

    然而艾斯充满了迷茫的声音让森鸥外心头一阵不妙,【你该不会,连手机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镭钵街有那么落后吗?虽然不是人人都有手机,但总有些人有,应该也有不少人买得起落后于时代的二手机三手机吧?

    但是艾斯很单纯地完全没有听出森鸥外隐藏的试探,他坦诚地反问:【手机是什么?】

    【就是联络用的工具。】森鸥外草草解释了一句,然后道:【你慢点走,到诊所了烧点水,然后躺下休息。】

    【啊?不用吃解毒药了吗?】

    如果现在是森鸥外本人在控制身体,嘴角一定抽搐得十分厉害。他想了想之前艾斯与饭店店员进行的堪称刺激的追逃运动,叹息了一声道:【艾斯君,你并不是中毒了,你只是吃得太饱,又进行了剧烈运动,所以胃痉挛而已。】

    艾斯嫌弃地“噫”了一声,吐槽道:【你的身体好差啊!我以前吃的可是这的十倍还多!难怪你看起来这么瘦弱!】

    森鸥外:【……?】

    鄙人,瘦弱?汝闻,人言否??

    他这要都是瘦弱了,那太宰治那个小崽子岂不是都病入膏肓了!?

    而且十倍的量,你这还是正常人类的胃吗!?

    艾斯慢慢地溜达到森鸥外的诊所外,打量了一下这看起来灰扑扑一看就像是无证经营的小诊所,抓着门把手就想推门而入,一边还嫌弃道:【你的诊所看起来好破啊,你不是首领吗。】

    森鸥外已经重新冷静了下来,【容鄙人解释一下,这是鄙人以前的诊所,鄙人以前只是个地下黑医。】所以破烂一点是情有可原的,【还有,备用钥匙在窗台下面,鄙人觉得你可以用钥匙开门,你觉得呢,艾斯君?】

    这位艾斯先生的脑回路有点不太一样,森鸥外是真的有点怕他找不到钥匙直接破门而入。

    他今天才刚刚上任首领,组织里很多的势力、队伍、资金链、产业、走私线等等他都还没收拢到手里,资金紧张。况且现在还有很多人盯着他找错漏,想把他拉下马。再加上前段时间先代首领的“血色暴.政”,各方面都需要用钱。

    他都已经做好最开始的一段时间倒贴钱的准备了,但要是这个时间段再增加一些不必要的支出,森鸥外就觉得很亏了,而且还会怀疑接下来这段时间自己的钱会不会不够用。

    艾斯从门旁边一些的窗台下侧摸索了一会儿,把钥匙摸出来开了门。他按照森鸥外的指示烧了水,然后在病床上躺下来。

    “鸥……”

    【不要出声。】艾斯刚开了一个头,森鸥外就打断了他。

    艾斯从善如流地问:【为什么?】

    【因为不能确定诊所里有没有窃听器。】说完又给艾斯科普了一下什么是窃听器。

    自从他跟港口黑手党扯上关系之后,太宰治那小崽子就开始喜欢玩窃听器了,他们两个说是师生,但关系其实也不算好,不然他也不会让太宰治来做伪证。

    一般而言,作伪证的人,事后都会被首领除掉,为了绝对保密。选择太宰治,也未尝不是因为他总是喜欢尝试各种自杀的方法,说不定哪天都不用他动手就挂了,还不会有任何怀疑落到他身上。

    【鸥外先生,你说的那个手机,就是像电话虫那样可以打电话用的吗?】

    【……是的。】电话虫这个名字还真是一听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这个称呼也太奇怪了吧?为什么要在电话后面加个“虫”啊?难道是觉得可爱吗?啧,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搞不懂啊。

    不过这么说的话,他在镭钵街是见过座机但是没见过手机吗?可是座机一般都是安置在固定的位置,镭钵街那地方,除了某些有固定地盘的势力,应该都更适合用手机吧?

    森鸥外又开始头脑风暴,难不成他是被某个势力豢养起来秘密培养的杀手?

    【艾斯君,你是镭钵街的人吗?】他试探着问道。

    【镭钵街?没听说过,我从东海来的啦。】

    东海?那就是西边隔海相望的那个国家的人?但是也不对啊,艾斯这个名字一听就是西洋人啊。

    森鸥外见他并无抵触的意思,便继续问道:【艾斯君,你是异能力者吗?】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