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组织内的情况还不容乐观,但森鸥外这次不止除掉了宫村,还从高濑会那边拿到了一条走私线,怎么说都是赚翻了。www.fangkongwx.com

    他这副忧愁的嘴脸,显然就是虚伪的大人在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装模作样。

    心里怕不是乐开了花。

    这次处决宫村是兰堂动的手,还抓回了一个近江安排在他身边的异能力者。

    现下三个人都在森鸥外的首领办公室。

    太宰治听到他那虚伪的叹息,当场就嗤笑了一声:“森先生可真是贪心,也不怕步子迈大了扯到蛋。”

    森鸥外面不改色道:“所以我及时止步了,并没有扯到蛋。”

    兰堂明智地选择不在这个时候插话。他还要控制这个被抓来的异能力者,免得他做小动作给首领带来危险。

    这是一个空间系的异能力者,不过限制比较大,只能在空间里打开硬币大小的空洞,刚好跟眼睛差不多大,大多数时候只能用来远程监视。当然了,也可以通过那个小空洞,将微型的炸弹扔到空间的另一边,枪管自然也可以,总的来说也还算是个比较方便的能力。

    然而不巧,兰堂也是空间系的异能力者,能力等级还比较高,他的「彩画集」能够直接封锁和分割空间。太宰治让他一直隐于暗处的优势就在于此,在这位倒霉鬼现身的一瞬间,就被兰堂给抓出来了。

    “捕兽者。”森鸥外幽暗的目光盯着被兰堂的异能力束缚住的男人,轻声说道。

    男人被他盯得冷汗直冒,“首、首领……”他忍不住辩解了一句,“十分抱歉,我不知道他们是您派出来执行任务的,我、我也只是听近江干部的命令而已……”

    “这点鄙人已经了解了。”森鸥外坐在办公桌后,十指交叉垫在下颌处,“你或许知道,对执行首领下达的任务的人制造阻碍,也可以被判定为背叛……你应该知道,在港口黑手党背叛者是什么下场?”

    “知、知道……但是我绝对没有背叛港口黑手党!”捕兽者的双手被「彩画集」束缚在身后,他只能背着双手向森鸥外下跪道:“首领!我向您发誓!我绝对没有背叛港口黑手党!今后,也只听您的命令行事!”

    “那么,我就期待你的表现了。”森鸥外满意地微笑,“毕竟异能力者可是很稀缺的资源,我也不希望就这么把你处理掉。”

    “明、明白了,首领!”

    “好了,那我现在就向你下达首领的第一个命令——回去潜伏在近江身边,有什么情报,即使向我汇报,你的能力,很适合做这个。”

    捕兽者裂开嘴:“嘻嘻,收到!”

    捕兽者心里悄悄松了口气,他知道,这就是森鸥外准备用他了。这是首领给他的第一个任务,也是他的试金石,完成了,他以后就是森鸥外的人,但要是阳奉阴违,港口黑手党也不缺他一个异能力者。

    对于首领来说,他的异能力也算危险了,如果不能为他所用,日后首领肯定会想办法除掉他。

    想到这里,捕兽者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忍不住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百无聊赖地看着天花板的黑发少年。

    有这么个家伙在,近江干部怕是玩不过首领。不,即便是没有这家伙,近江也不会是首领的对手。

    像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黑发少年的目光从天花板上收回来,转而瞟了他一眼。

    捕兽者一惊,立刻收回了视线,老老实实地不再多看。

    森鸥外点点头,“你可以离开了。”

    捕兽者如蒙大赦,行过礼后立即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还剩下了兰堂和太宰治。在森鸥外允许捕兽者离开后,兰堂就解除了禁锢在捕兽者身上的异能力。

    “这次你们都做得很不错,奖金之后可以去财务那边领取。”

    “谢谢首领。”兰堂中规中矩地向发钱的上司道谢。

    太宰治一如既往地侃他:“哎呀,那我可要看看,森先生这次小不小气。”

    “希望能让太宰君满意。”森鸥外朝他微笑了一下,游刃有余地回答,而后有些担忧地看向兰堂,“兰堂君,这次处决宫村,你出了大风头,之后近江大概会盯上你,你最近出门可要小心些。”

    “请首领放心,”兰堂又拢了拢自己的棉衣,“我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点自信的。”

    “那我就放心了。”

    待兰堂走后,森鸥外看向最后还留在办公室不走的太宰治,温声问道:“太宰君还有什么事吗?”

    太宰治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兀地说道:“森先生出来的时间好长哦。”

    森鸥外一听就懂了他的言下之意,他挑了挑眉,意外地看着太宰治:“太宰君,好像很喜欢我的另外一个人格?”

    太宰治闻言立刻露出了难以言喻的嫌弃表情,脸上明明白白地写满了自己的不待见,“不要说这么恶心的话,我单纯是觉得你们两个相比起来我还是更不想看见森先生而已。”

    “好吧。”这话对森鸥外毫无伤害,他随随便便应付了一下,“既然不想看到我,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哦。”

    太宰治幽幽地盯着他:“森先生,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

    森鸥外一愣:“什么事?”

    听了半天任务总结汇报的天书的艾斯终于回过了神:【你之前好像答应了要给他什么新药。但是我觉得他需要的不是什么效果未知可能会死的药,你要不还是给他看一下吧,你不是医生吗?】

    太宰治幽怨地靠近他的办公桌,将脑袋压在他的办公桌另一头,自下而上而盯着森鸥外:“药啊药!森先生难不成已经忘记了吗?”

    另一边,艾斯还在发言:【要不然你给他多找点有意思的事做?我以前就有同伴一闲下来就喜欢胡思乱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像是假如明天就要死那我们今天做些什么比较好,还有如果我们出去补货的时候突然被海军包围了怎么办,甚至恶魔果实这么难吃会不会有被噎死的这种……说不定治就是这种喜欢胡思乱想的呢?】

    森鸥外:【……】

    说太宰治喜欢胡思乱想,那他是没话说的,但太宰想的肯定不会是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吧。

    而且说到药……他这段时间这么忙,艾斯还牵走了他这么多精力,他确实,完全忘记了呢_(:3ゝ∠)_

    但嘴上肯定是不能这么说的,森鸥外微笑道:“当然是记得的,但是我身体里的另一位人格说,你可能需要一个心理医生来看看。”他的声音变得温柔而怜惜,“治君,恰好我本人就是一名医生,要不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我给你看看吧。”

    太宰治脸上似笑非笑的神色变成了面无表情,对方那温情脉脉的神色在他眼里全是虚情假意,假得他都要吐了。

    而且那个“治君”是什么啊!森先生居然这么叫他!太恶心了!呕——

    “不必了,我走了,您还是给自己看看吧。”

    太宰治一脸冷漠地给他留了个背影。

    【你看,我就说他在我面前放不开。】森鸥外在艾斯跟前又上了一把眼药。

    办公室的门一关,森鸥外立刻全身放松了下来。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门板,或许在应付太宰治这件事上,他应该多学学艾斯?

    ……

    宫村死后,森鸥外基本上就控制了港口黑手党六成左右的经济来源,再加上对武器的管控,以及手下异能力者的数量,在这场派系之间的权力斗争中,森鸥外已然占据了上风。

    近江听闻宫村手下的赌场及其他一些小点的生意,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森鸥外抢先收拢了,气得当场就砸了一个杯子。

    “近江大人,森鸥外已经拿下了宫村先生原先管理的资产,我们若是继续坐以待毙的话,恐怕……”

    近江瞥了说话的人一眼,阴沉沉地问道:“宫村被杀的时候,你去哪了?你的异能力,不至于让宫村死得那么突然。”

    “近江大人,这……也不是我不想盯住对方,但是,森鸥外把兰堂先生派给那个小子了。”捕兽者苦笑道,“您也知道,兰堂先生那个异能力,不是我能比得过的,我当时刚用异能力,就差点被兰堂先生抓出去了,我就没敢再……”

    “废物!”近江沉沉地吸了口气,“算了,也不能说都是你的错,你先下去吧。”

    “是。”捕兽者赶紧溜了。

    唉,做下属的真是难啊。

    捕兽者离开后,近江又叫来了另一个人,“gss那边联系得怎么样了?”

    “那边说,只要我们让出两条走私线,他们就答应和我们联手,武器方面也会最大限度地给我们提供。”

    “两条走私线?”近江冷笑,“他们倒是想得挺美。”他侧坐在皮质的沙发转椅上,双腿交叠地翘着,左手支在办公桌上,“告诉他们,要我们让出两条走私线也不是不行,只要他们确实能帮我们扳倒森鸥外,别说两条走私线,再给他们一家赌场都不是问题。”

    “……啊?这、这也太亏了吧?”下属有些不解,明明刚刚干部大人也很不爽的,怎么转眼就……

    近江锐利的眸子瞥了过去,“去做。”

    属下一个机灵:“是!”

    看着下属离开关上门,近江的眼底浮出一片阴翳。

    想要两条走私线?做梦去吧!等他除掉了森鸥外,再腾出手来收拾gss!一群卖武器的,还想来讹他?呵。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