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兰堂开始,艾斯逮着自己出现的时间就去把港口黑手党有名有姓的强力武斗派一个接一个挑了个遍。www.zhiniange.com

    尽管森鸥外有心阻止,还用艾斯的文化功课来限制他,但想偷懒逃避学习的人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来逃避。比如——

    “鸥外先生你的身体太弱了,需要锻炼啊!要多去找人切磋锻炼嘛!你看上次跟红叶小姐比试的时候,你居然还闪了腰!”

    医疗部的医生看到被送进去的首领,大家都惊呆了好吗!

    森鸥外拒不承认:【是你闪了腰,不是鄙人。】

    虽说过程有点,嗯,让森鸥外有点难以直视,但确实,这段时间他的身体素质真的提高了不少。

    因为森鸥外最早跟艾斯提到的很强的人就是兰堂,所以艾斯最早挑的人也就是兰堂。虽然最开始这个行为让其他人有点怀疑首领是不是看兰堂不顺眼有点针对他的意思,但后来港口黑手党高层的武斗派都被挑了一个遍,大家就不传这种蠢话了。

    就说嘛,森首领上位,兰堂还是最早投奔他的那一批,首领怎么可能针对他啊!

    于此相对应的,那天晚上艾斯和兰堂两个人醉醺醺地勾肩搭背回组织的事,也开始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了。其实最开始也有小范围的传,不过后来两人去地下训练场比划过后,大家就不太信这个传闻了,只不过现在又开始了而已。

    a的事情是森鸥外亲自去处理的。

    a是个标准的商人,他想加入港口黑手党并成为干部的原因很纯粹,就是利益。港口黑手党给他庇护,他依靠和借助港口黑手党的名声和力量,攫取更多的财富,而他也有自信,自己得到港口黑手党的庇护后,所能得到的财富将远超自己需要上交给港口黑手党的财富。

    成为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后,权力,他同样也拥有了。

    这不是一锤子买卖,如果想要继续借用港口黑手党的名头和权势,他就必须持续为港口黑手党带来利益,否则森鸥外将毫不留情地甩掉他。当然,更可能的是直接处理掉他——成为干部后有些内部情报就会对他开放,知晓那些之后,港口黑手党就绝对不会放他离开。

    【我不喜欢那个家伙。】在与a谈拢之后,艾斯这么对森鸥外说道,他一边思考着措辞一边说,【他不是……他不是抱着和我们成为同伴的目的加入我们的,他……不适合作为我们的伙伴。】

    让另有目的的人成为同伴,这个人很有可能会在某一日成为背叛者,伤害其他的同伴。

    “当然,你可以不将他看做同伴。”森鸥外将一枚糖果放在爱丽丝平摊在面前画着几根线条的白纸上,“把他作为组织的一根螺丝,一块零件,把他视为组织运转的一个功能配件就行。”

    森鸥外早就发现了,艾斯对“同伴”“伙伴”这样的词似乎很是执着,一旦跟这样的词扯上关系,他都会变得异常认真。

    艾斯还是很纠结,【可是……既然加入了组织,那他就理应是我们的同伴啊?】

    森鸥外轻轻叹息了一声:“那你就当他是我们外雇的人员吧。”

    虽然他确实有潜移默化地让艾斯把自己当成组织的人,也潜移默化地让艾斯像他一样为组织考虑,但真正引导到了这一步,果然还是会出现一些观念不同的问题。

    不过这也是小问题,只要不会影响艾斯破坏他的计划就足够了。

    森鸥外没理会他之后的沉默,转而处理起当日的事务来。

    情报部那边之前就有让他们调查苍之王的线索,目前也只列出了几个可能是苍之王藏身之处的位置,还需要更确切的情报才能行动。

    不过在查到苍之王的藏身位置之前,另一条情报先一步来到了他的面前——

    “先代首领疑似复活,欲向港口黑手党复仇?”

    “是的,之前去镭钵街执行有关gss的任务的兰堂在那里见到了先代首领的身影,据兰堂说,疑似先代首领的那个人对他发起了攻击,还使用着一种威力巨大的黑色的火焰,他带去一同出任务的队员已经全军覆没,兰堂本人也受了重伤,刚刚醒过一阵子,不过很快又睡过去了。”

    前来汇报的人是前不久升任干部的尾崎红叶,她秀眉微蹙道:“这件事情目前只有我和兰堂本人知道,我已经让他封口了。不过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这件事恐怕瞒不了多久。”

    只要镭钵街确实有与先代首领相貌一致的人,总会有其他人会见到,再加上他对港口黑手党的敌意,森鸥外立刻就会被架上风口浪尖。

    曾经压下去的森鸥外杀害先代首领上位的传言又会流传起来,首领的威严会大幅下降。

    况且这个还并不只是流言那么简单。早在先代首领死前就已经搭上线了的尾崎红叶几乎可以肯定,森鸥外就是杀害先代首领上位的,尽管她并没有亲眼看见现场。

    近江手底下收拢的肯定还有站先代首领那一派的,之前森鸥外没有全部处理掉,也不过是因为那些人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而且一次处理太多人会造成组织的混乱,说不定会垮掉那么几块。

    可一旦这个流言再度盛行起来,就保不准他们会在底下做什么小动作了。近江死后,他们缺少一个足够有能力、有领导力的人来带领他们,一盘散沙不足为据,可若是先代首领重新出现,还拥有了比以往更加强大的力量,这些人恐怕会暗中围着先代首领再次拧起一股反叛他的力量。

    “唉。”森鸥外叹了口气。

    能够将兰堂都重伤的力量,先代首领还活着的时候都做不到,死后怎么可能反而能做到了呢?

    “你做得对,红叶君。有关镭钵街那边的任务就暂时都停了吧,尽量让下面的人不要靠近镭钵街。”这种事当然不能明令禁止,否则就是反过来证实传言是真的。

    办公室内沉静了一会儿,森鸥外又问道:“红叶君,你觉得真的是先代首领复活回来报仇了吗?”

    尾崎红叶面色肃然:“人死不能复生,所谓先代首领复活归来,必然是有人装神弄鬼。”

    艾斯发表意见:【我记得恶魔果实里面就有能让人死后复活的,而且这个能力在能力者活着的时候根本没半点用,只有死了才会起作用。说不定你们这边也有这样的异能力者呢?】

    森鸥外觉得有这种可能。

    “红叶君,等兰堂君醒过来,你再去问问他,看看他能不能想起更多详细一点的情报吧。”

    “是。”

    等尾崎红叶离开,森鸥外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唉……真是好忙啊,这个首领当得真是没个消停。”

    艾斯觉得也是,比起曾经做船长的他,森鸥外这个首领是当得真累。他们遇到事了都是直接当探险,森鸥外遇到事了就要立刻左右部署,遇到的还都是各种利益拉扯勾心斗角的糟心事,毫无乐趣可言。

    “不管怎么样,先代首领的事不能不管。”森鸥外苦恼地又叹了口气,“得找个人去镭钵街调查一下这个先代首领的事才行啊……”

    艾斯在这个时候冒了头:【要不我们自己去吧!我有点想看看那个死而复生的先代首领是什么样的。】

    森鸥外:“……”

    这跃跃欲试的语气让森鸥外有点脑壳痛,因为每次他一用这种语气就没好事。

    不行,得尽快安排去调查的人选了,不然艾斯是真的会自己去的!

    ……

    “让我去调查先代首领的事?”太宰治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森先生,我假设你还记得我并没有加入港口黑手党?”

    “所以我今天叫你过来还有另一个目的。”森鸥外说道,“太宰君,来加入港口黑手党吧,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成为干部吧。”

    太宰治无动于衷,“要成为干部不还是得给森先生打工?这好像是森先生更希望的事吧?”

    “他也希望你能成为正式的同伴。”

    太宰治的嘴角抿了起来。

    打完一把感情牌,自知砝码还不够的森鸥外再次说道:“你不是一直说找不到活着的意义吗?或许在看见更多的生与死后,会有新的见解呢?”

    太宰治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说:“行吧,那我先去看看。”

    他说完就想走,森鸥外叫住他:“太宰君,你去调查先代首领的事的时候,顺便把那位羊之王邀请进来吧,只要羊之王。”

    太宰治侧身回头,咋舌道:“森先生的胃口还真大,港口黑手党以前派人暗杀过他吧,你就这么确定他会毫无芥蒂?”

    “那是先代首领的事,跟鄙人有什么关系?”

    太宰治嘁了他一声,直接走了。

    他一走,艾斯就忍不住问:【那个羊之王又是谁啊?之前没听你说过。】

    森鸥外一顿,痛苦面具上了脸。

    “他……嗯……就,卖烤羊的吧。”

    他已经看透了,一旦让艾斯知道“羊之王”中原中也是个很能打的异能力者,他怕不是会找上门去。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

    【卖烤羊的啊……】艾斯发出了疑似吸口水的声音,【港口黑手党干嘛要暗杀一个卖烤羊的啊?难不成是因为他烤的羊味道很好抢了港口黑手党的生意?真好奇他卖的烤羊有多好吃啊吸溜……】

    森鸥外:“……”

    不祥的预感。

    【鸥外先生,我们找个时间也去光顾一下尝尝呗?】

    森鸥外:“……”

    就是说,你有没想过,港口黑手党为什么要叫港口黑手党,而不是叫港口烤羊店呢?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