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鸥外掌控身体的时间仅仅只有一天就过去了,艾斯重新接管了身体的控制权,他刚想出去放放风,就被森鸥外给叫住了。www.zhiguiwx.com

    【艾斯君,就这两天的情况来看,我们可能是一人一天掌控身体,这样的话,有些我来不及处理的事,可能就得交给你来做了。】

    艾斯:“……”

    他回想了一下森鸥外掌控身体的时候都做了什么事——

    批改文件、叫部下过来下达任务,继续批改文件,又叫部下过来下达任务,批改文件,吃完晚饭,批改文件,叫部下过来安排部署,批改文件……一直到凌晨两点,才去上了个厕所然后休息。

    回想完毕,艾斯脸都绿了。

    全都是他不擅长的事。

    而且如果是他的话,这么长的时间他绝对坐不住!

    他试图推拒森鸥外的这个提案:【那个,鸥外先生,那些文件上的字我都看不懂,要不你就把一些需要出门活动的任务留给我就行?】

    森鸥外当然拒绝了,对他来说,能出门活动的任务,那还叫工作吗?不,那叫放松,解决点工作上的事只是顺手而为罢了。

    【艾斯君,我们现在这个情况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万一时间很长的话,那这个世界的文字你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学点的吧?】

    呃,这话倒是没毛病,他还不知道自己还会存在多久,鸥外先生明显又是干文职的,他要是字都不认识,怕是装都很难装,倒时候暴露了,就是给鸥外先生添麻烦了。

    想起自己小时候学识字的那一段漫长又难熬的时间,艾斯突然就有些想摆烂。

    以前那是有个弟弟在后面跟着,他得做好一个大哥的榜样,现在弟弟都不在身边了,他就不是很想学这些文绉绉的东西了。

    艾斯痛苦地想。他可是武斗派啊!

    他以前需要用文字的时候都是写信的时候,其他时候就……

    他试图偷点懒,【鸥外先生,那个,反正组织的事情还是你处理比较合适,我就,只学点基础的就可以了吧?】

    一眼就看穿这人小心思的森鸥外:【……】

    虽然本来就没想你插手组织的事,但是你自己主动这样说,就让他有点想安排你了:)

    【艾斯君,是这样的,学习初期就让你处理文件也确实是为难你了,这样吧,你先把我的签名模仿好,至于文字,鄙人可以慢慢教你。】

    一听暂时只用模仿签名,艾斯顿时松了口气。

    这还不容易吗?又不用动脑子!

    他抓起笔就准备开始练习,但这个时候,他的肚子叫了一声。

    于是他放下笔,笑容灿烂地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轻快道:“到吃饭的时间了呢!”

    森鸥外:【……】

    你就只有吃饭的时候最积极:)

    【我们可以叫人送上来。】森鸥外说。

    【好不容易可以出去一趟,我们出去吃嘛!】

    森鸥外:【……】

    好不容易出去一趟的是我,不是你:)前天晚上换过去的时候,你不是完全没有在办公室工作吗:)

    他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然后妥协了。

    他说:【零钱放在抽屉里,你记得拿一下。靠左边一点的位置,对。】

    艾斯按照他的指示拿好钱,风一样的就准备溜出去,然后就又被森鸥外叫住了。

    【你就打算这么出去?】

    艾斯想了想,低头看了一下,觉得自己的着装没有问题。当然了,他们黄昏的时候才交换的,这一身衣服说到底是森鸥外自己配的。

    于是他反问:“有什么问题吗?”

    森鸥外的心情一言难尽。

    他自己配的这身衣服,是他在港口黑手党成为首领后的标配。也就是说,这身衣服会最大限度地放大他身为黑手党首领的气势和气场。

    简单来说,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穿着这么一身出去,在现在这个并不安定的时节,说不准就被哪个想要挣外快的盯上,然后一查,接着就,嗯……要是一个碰巧,盯上他的还是敌对势力的人,下面不认识上面的人认出来了,那可不就有意思了么。

    【唉……】森鸥外再次长长地叹了口气,被这样一个鬼上身,也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幸运。

    指导着艾斯换了一套日常一点的衣服后,森鸥外才终于放他出门。

    这次艾斯换了一条街,找了一家饭店进去吃炒饭。拿到菜单的第一时间,艾斯下意识地就想点一堆菜,但这个时候他忽然就想起了森鸥外的饭量,克制地点了……一小堆菜。

    【艾斯君,这个量,我是吃不完的。】森鸥外提前提醒了一嘴。

    艾斯就很乐观:【没关系,吃不完打包嘛!】

    森鸥外:【……】

    行吧,你开心就好。

    森鸥外已经乏了,只要不出事,他也懒得管了。他是黑手党首领,又不是保姆,瞧瞧他这两天干得都是什么事?

    叫艾斯不要吃霸王餐,教他饭后不要剧烈运动,看病,教病人烧水吃药、盖好被子,甚至是出门要带钱、出门要穿什么衣服他都得一句句叮嘱好……

    这家伙……他真的是二十岁吗!?就这么两天,他都快活成这家伙的爹了!

    十四岁的太宰治都比他省心!

    唉,乏了乏了。

    但他没想到真正的倒霉事才刚刚开始。

    只见艾斯吃完晚餐之后,又将剩下的打包好,然后对服务生鞠了一躬,“多谢款待!”然后转身就跑。

    森鸥外:???

    在身后的店员追出来“快抓住那个吃霸王餐的”的怒吼声里,森鸥外一口气都没提上来,他声嘶力竭地呐喊:【艾斯!你口袋里有钱!不要吃霸王餐!不要剧烈运动!回去付钱!!你忘了前天胃痉挛的事了吗!!!】

    艾斯恍然大悟,他逃跑的腿突兀地停住,“对哦,我带钱了!”

    身后追过来的店员趁机堵到他的前面,弯着腰气喘吁吁地瞪着他:“吃、吃霸王餐的!我、哈、哈、我看你往哪里跑!”

    艾斯一脸深沉地看着他,狡辩道:“我不是想吃霸王餐,我只是以为自己忘记带钱了,所以想回去拿一下而已!”

    店员一脸阴沉地瞪着他,“呵呵,你看我信吗。”

    艾斯顿时换上了乖巧的笑脸,从口袋里拿出了森鸥外让他带上的零钱,将餐费交给了店员。

    “够了吗?”

    店员看着他数出来,接过钱狐疑地瞟了他一眼,然后无缝衔接换成了亲和的微笑:“是的客人,欢迎下次再来。”店员转身离开的时候,他还听到对方小声嘟囔了一句“怪癖”。

    森鸥外:……

    觉得很丢脸,但好像也就这样。是因为艾斯完全没有觉得不好意思的原因吗。

    但是在下一刻,艾斯转身准备走的时候,森鸥外不这么想了,他觉得很丢脸!非常丢脸!

    只见街道的另一头,一位身穿和服的白发青年一左一右带着一个少年一个少女,站在那里默默地注视着这边,神色十分复杂。

    森鸥外:……糟糕!丢大人!居然是在总是被他算计的师兄面前丢这么大的人!

    艾斯见那边三个人一直盯着自己,表情不像是不认识,于是问:【鸥外先生,你和他们认识?】

    【……认识。】森鸥外有点心梗,并且不想说话。

    然而他这一沉默,他就发现艾斯a上去了。

    森鸥外:……???

    他警觉地问:【你在干嘛?】

    【啊?你们不是认识吗?我上去打个招呼啊。】艾斯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森鸥外:……

    心梗。

    但是这个时候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对面的白发青年看到他过去,神色微妙地沉声说道:“森医生。”

    艾斯看到站在他右边的少女稍稍往后躲了躲,但他也没多想,笑道:“你好,带小孩出来吃饭?”

    说完他问森鸥外:【这个人怎么称呼?】

    【福泽谕吉,你叫他福泽阁下就行了。】森鸥外毫无感情地棒读。

    你们能不能,打个招呼就走,不要多言?

    福泽先生点了点头,然后欲言又止地看着他,沉沉地说道:“森医生……最近是很缺钱吗?”

    都穷到要吃霸王餐了?

    森鸥外冷笑:【是的,我很缺钱。】

    这句话他只是想阴阳一下,但考虑到现在的情况,这句也就只是一句吐槽而已,谁知道艾斯把对面三个人打量了一遍,然后说:“是挺缺钱的,不过你还带着两个小孩,到处都要花钱,应该也不富裕,你的钱还是留着自己养家比较好。”

    森鸥外:【……】

    就,虽然有点无语,但竟然不是很意外。

    这位福泽先生显然是和森鸥外很熟了,深知他是个什么秉性,听到艾斯这么说,他先是顿了一下,带着几分怀疑,有些犹豫地说道:“森医生,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他一副你遭逢了什么重大变故以至于性情都变了的表情,看得森鸥外又是一阵心梗。

    终于,站在他左侧的那个少年忍不住了,“噗哈哈哈”的笑出了声。

    “乱步?”福泽先生侧目,奇怪地看向身侧的少年。

    江户川乱步笑了一阵,然后好奇地看着他:“喂,你不是森鸥外吧,你是谁?”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