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了近江之后,森鸥外又让艾斯下令部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处理了另一位和他同党的干部,而后就让兰堂和尾崎红叶顶上了其中两个位置。www.wanggeshu.com

    至于剩下的两个空位……空着就先空着吧,先让下面的人代管这个职位的工作,等有合适的人了再说。

    不过经过这个事件之后,港口黑手党人员进一步减损,这就让森鸥外有点头秃了。

    “唉,缺人啊。”

    【那就去招嘛,好的伙伴都是自己找回来的。】

    “哪有这么简单,之前先代首领时期港口黑手党的人就一直有减损,那段时间横滨的人口也是负增长,那段时间的影响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消失,现在又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人,要补回来不容易啊。”

    森鸥外一边卖惨,一边又去给招人的部门下指标去了。资本家本相表现得明明白白。

    【这件事过去,好不容易也算放松下来了,要不我们到处去逛逛,说不定就能找到很棒的伙伴呢?】

    就现在这个烂成一滩的横滨?森鸥外不置可否。而且……

    “还不算彻底结束呢。”

    他现在把港口黑手党的害虫清理掉了,就算元气还没有彻底恢复,也可以开始追究gss了。高濑会那件事情当时的处理已经算是过去了,再想回去追究也师出无名,但是gss不一样,他们现在是还没来得及追究呢。

    森鸥外的行动力还是很强的,说要追究就把武装部队黑蜥蜴派去跟gss谈赔偿的事了。

    倒是组织财政部的负责人的电话被转接到了办公室。

    【首领,我们清点近江名下的资产的时候,发现有几家赌场被外面的人收购了。】

    这个外面的人,指的就是非港口黑手党的人了。

    “哦?查到是什么人了吗?”

    【是个地下商人,以前有供应一些来历不明的宝石,真名不清楚,只知道别人叫他a。对了,除此之外,我们的人还查到他好像有过收留流浪儿童的经历,不过做得很隐蔽,我们怀疑他可能有参与人口或者那种货物的贩卖。】

    【那种货物?】艾斯好奇道。

    【人体器官。】森鸥外的手指在桌面轻扣,“先派人跟他接触一下,尽量以最小的代价拿回我们的资产。另外,也顺便给他点警告,在横滨,那种生意可不能让其他人沾染。”

    【是!】

    等挂断电话,艾斯忍不住问道:【鸥外先生,港口黑手党……也在做器官买卖吗?】

    器官买卖的事,他的世界也有,只不过受限于世界各地参差不齐的医疗科技水平,以及运输上的难题,这种生意一般只会出现在发展比较先进的岛屿上经济比较繁荣的地方。

    而且拥有这种财力购买器官的人,通常非富即贵,而最容易获取货源的人群,是奴隶。但这其中又有一个很滑稽的问题,有身份的人通常会嫌弃从奴隶身上取得的器官,他们认为那是肮脏的,配不上他们身份的,因此提供货源的人就会把目光盯在普通平民身上。这就使得货源大幅缩小。

    也就是说,这种买卖出现的范围其实很小。艾斯是见到过没错,但哪怕是新世界那种由海贼的四皇统辖的那样的海域,这种生意的存活范围也不大。

    森鸥外没有立即回答,艾斯的语气他一听就知道,对方对这件事充满了意见。

    艾斯这个人,似乎总是在一些意料之外的地方表示出反感的意向,又在一些他本以为可能会被反感的地方表示出无所谓的态度。

    森鸥外斟酌了一下用词,回答道:“港口黑手党确实有这方面的生意,不过我们管得很严。横滨的人口本就有限,而且我们又不是靠这个生存的……我们有自己特殊的渠道,器官来源基本上是一些快要死去的人。对于一些生命垂危却毫无办法的人,这些器官很可能是他们救命的东西。”

    【……是这样吗?】艾斯发出了懵懵的声音。

    “是啊,而且我之后也准备整顿一下这一块。先代首领发疯那段时间,下面的人难免被利益蒙了眼睛。”森鸥外举重若轻地说道,然后立刻转移了话题,“上次在对付近江的时候,你用的那个黑色的是什么?我感觉皮肤好像变得坚硬了,那是你的异能力吗?”

    艾斯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异能力?不是啊,你说的是武装色霸气吧,这个所有人都能学的,虽然我也是进入新世界以后才学会的。】

    “新世界”这个名词艾斯跟他解释过,是伟大航路的后半段,世界政府的力量最薄弱的、被海贼们控制的海域。

    “……每个人都能学?”森鸥外的心思又活泛起来了。

    艾斯刚想肯定,但一想到有的同伴好像怎么学都学不会,还有的就只学会个皮毛,于是迟疑了一下才说:“看天分吧,反正……都是按年起步?”

    按年起步……其实也还好。森鸥外并不缺这点时间。尤其是他们两交换之后,完全可以把艾斯的时间拿出来作此用途。

    “艾斯君,如果我想让你帮忙教导港口黑手党的成员这种力量……”

    【没问题啊,只要他们能学会,我无所谓。但是我没有正经教过别人,不一定能教得好。】

    “这件事不急,你愿意就行了。”

    森鸥外也不苛求,况且组织目前的状态还不适合做这件事,他得先把整个组织完全收拢到自己手里才行。

    ……

    港口黑手党在内部整顿之余,同时努力开始向外招收新人。

    由于职业的特殊性,普通的招收方式并不适合他们,因为还需要消耗情报部的大量精力去核查招收进来的人的过往经历,没有问题的才能留下来。并且之后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监视来确认这个人确实没有问题,这又要消耗一部分人力资源。

    所以森鸥外选择让组织成员发展新成员并得到相应奖金的方式招收新成员。虽然同样也需要核查过往资料,但之后的监视完全可以由引导人来进行,这样就节省了组织的资源。

    经过了上次和太宰治一起吃霸王餐的事,艾斯一直很想再次找他一起玩。虽然太宰治比他小了6岁,但在某些方面思维和心理反而都比艾斯要成熟,完全可以让人忽略他其实年纪很小。艾斯跟他呆在一起的时候,也不会有陪小孩玩的感觉。

    不过也和其他看到太宰治的眼神就会下意识戒备、忽略他的年龄的人又不同,艾斯大概是神经太大条了,又对同伴自带滤镜,他不仅不会觉得太宰治早熟聪慧且心黑手狠得让人胆寒,还会因为他的那张稚嫩的脸反而注意到他的年纪。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的直球刺激到他了,艾斯这段时间是怎么都找不到他的踪迹。

    森鸥外还安慰他:“太宰君不想被人找到他的话,就算是我也找不到的。”

    除此之外,那个a的事也有进展了。对方同意将从港口黑手党弄走的几座赌场的所有权交还给港口黑手党,但是有条件。条件就是,之后港口黑手党需要庇护他。

    “对方还说,如果我们愿意的话,他愿意出资500亿円买下我们一个干部的位置,之后也愿意每年都持续为我们提供大额的资金。”

    森鸥外听到部下这么说的时候简直疯狂心动。

    他现阶段真的太缺钱了,无论是组织各方面的调度,人员的工资奖金以及阵亡人员的抚恤金,产业损毁的补救、修筑费用,以及用以应急的流动资金和招揽人才(尤其是异能力者)的高薪……方方面面,都需要钱。

    反正干部的位置现在有三个缺,预留一个给兰堂内定,等他再做出些功绩就把他顶上去,剩下两个刚好之前近江也是主要给组织创造经济效益的,如果a真能如他所说给港口黑手党提供大量资金,那让他填上近江这个缺也没什么问题。

    森鸥外想了想,就定了个日子让部下去邀请a详谈。

    解决完这件事,森鸥外就继续看起这天的晨报。

    横滨这座城市风雨不断,处处都受影响,唯一好像没有受到影响的,就是晨报和晚报的发行。

    报纸是当地人重要的琐碎情报来源之一,因为有些情报并不是情报部捕捉的范围,但知情更多、思虑更多的高层,就能够从这些报纸上琐碎的信息中得到他们想要的情报。

    “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能够吸纳进来吗?”

    【谁啊?图片上这个人吗?】艾斯借着他的视线范围艰难地读取报纸上的内容。

    报纸上最吸睛的部分是中央偏上的大图,图上是一个蒙着深色面巾男人。

    【这个人……恐怖袭击事件……造成……他是……苍之王名乘坐……】

    “自称。”森鸥外纠正道。

    【哦哦、他自称是苍之王,关联调查根据……之前……他是政府相关人员……可能是,当局……给国民说明……什么、什么……吗?】

    森鸥外:“……”

    叹气。

    算了,语法这玩意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学会的。

    “当局难道不该给国民一个解释吗?这句话是这么说的。”森鸥外帮忙翻译了一下,“你觉得这个苍之王怎么样,能够吸纳进来吗?”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