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鸥外终究还是没能拦住艾斯去镭钵街找那个“卖烤羊的羊之王”。www.chamixs.com

    艾斯现在好像有点太相信他了,不仅相信作为一个黑手党首领的他要招一个烤羊店老板,甚至还自己补足了黑手党首领要招的烤羊店老板武力值一定也很棒的设定。

    虽然武力值确实很棒这点没错,但……

    怎么说呢,就心头有种微妙的忧虑感吧。

    考虑到要去的地方比较混乱,可能会有不少需要动手的地方,艾斯去之前还特意在路上买了身方便运动又日常衣服。

    镭钵街的环境很差,不过艾斯还挺适应的,毕竟相比之下垃圾山的环境还要更加糟糕。

    “真是想不到啊,这种地方居然还有特别厉害的厨师……嗯,或许正是因为在这种地方,所以才会独具特色吧。”

    森鸥外:【……】

    还挺逻辑自洽。

    艾斯拿出镭钵街的地图,看了下来之前标注的位置,又比对了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和环境,手指在地图上模拟路线移动着,“唔,前面要从这边这条路进入另一条街吗……好嘞!”

    看好地图,他收进衣兜里大步往镭钵街里面走去。

    镭钵街是个排外的地方,不是说情感上的排外,而是生存上的。进入镭钵街的人分两类,一类是了解当地真面目并且自认为可以在镭钵街生存下来,或者自身就足够危险的人;另一类则是一无所知踏进这里的人。

    前者当地人会戒备远离,后者会被当地人当做猎物。

    森鸥外穿衣显瘦,平时的面相就是个斯文败类,但是艾斯本人相差过大的气质,又让这张脸多了一点清澈的单纯。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面容和善、未被生活击倒的,能给大家带来好心情的阳光大叔。

    镭钵街的本地人都在阴影里悄悄地观察这个外面来的人。这光鲜的样子,手上的资源肯定是值得他们动一动脑筋的,剩下的就是看自己的能力能不能拿下这只小羊羔。

    艾斯的五感比森鸥外还要敏锐,不过受限于身体,他现在的敏锐度确实不如从前。但是森鸥外本人的五感其实也不差,否则他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暗杀掉了。要知道,前段时间跟近江打擂的时候,他还被人狙过呢!

    也就是说,附近这些偷偷观察他的人,其实艾斯都发现了,哪怕其中有些已经带上了恶意,他也丝毫没放在眼里。

    只要他使用武装色霸气,就算是子弹也破不了他的防。在这个世界的一个多月,艾斯基本上已经摸清了这个世界的武力值大致情况,他完全不觉得镭钵街有什么人能真的威胁到自己。

    怎么说呢,现在港口黑手党的高层都知道首领有异能力,能力名不清楚,但应该是强化身体的类型,特征表现出来,就是被强化的部分会变黑,然后防御力变得非常强,拳头也很硬。

    森鸥外:……虽然有点意外,但确实隐藏了他真正的异能力,而且比他自己的计划隐藏得还要成功。

    镭钵街的老住户都十分谨慎,对于艾斯这个脸上挂着一点兴奋和好奇,与镭钵街格格不入的家伙,都蠢蠢欲动,但到现在为止,也还是全部都在暗中观察,观察这块肉自己能不能吃得下。

    艾斯不在意,森鸥外就更不在意了。

    【艾斯,这条路是往右边拐的吧?】森鸥外试图拐偏艾斯的路。

    他已经派太宰治来镭钵街调查先代首领以及招揽羊之王中原中也了,要是艾斯真的去找中原中也,说不定会碰上太宰治。

    虽然在他进入镭钵街之后,太宰治会发现他就成了迟早的事,但他还是不想这么快就和太宰治见面。

    而且他并不是很想留在镭钵街,比起留在镭钵街,还是在办公室处理事情比较合他的意。毕竟现在港口黑手党的烂摊子那么多,他都恨不得多长几只手来做事。

    【是那边吗?我怎么好像记得是往这边啊?】艾斯露出疑惑的神色,但出于对同伴的信任,他的脚还是迈向了左边。

    然而森鸥外的运气不是很好,尽管艾斯很相信他,听他的话拐着拐着就拐到了两条街外的地方,但是,但是!他们还是在隔着羊组织据点两条街的那条街遇上了正在跟人干架的羊之王中原中也。

    异能的红光控制了所有飞向他的子弹,然后以更快的速度还击了回去。不远处射击的敌人一瞬间就倒下了一大片。

    艾斯“哇哦”了一声。

    这个场面,就很有既视感。像极了他的橡胶人弟弟被拉大了躯干反弹子弹。

    森鸥外只觉得眼前一黑。

    为什么!他明明已经这样避开羊组织了,为什么还能撞上羊之王!?

    等赭发少年打完收手了,艾斯才呱唧呱唧给他鼓掌,开口就是以前做海贼时习惯性的招揽:“小鬼,你很厉害嘛!要不要成为我的同伴?”

    是的,虽然这段时间他也有接触羊之王的资料,但那都是文字版本,所以艾斯并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少年就是他心心念念的羊之王中原中也。反倒是森鸥外,以前先代首领还在的时候见过中原中也的照片,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个时候先代首领还派了组织里一个叫冷血的杀手去暗杀过他,可惜失败了。……不,如果这个少年最终能够为他所用的话,那这个失败就一点都不可惜了。

    中原中也听到这个招揽,侧身看过去,只看到一个脸上挂着傻笑的成年男人。他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咋舌道:“哈,说什么蠢话?你谁啊!”

    他在镭钵街的名声很大,压根就不信在这地方居然有人看到了他使用异能力还不知道他是谁的。只可能是一早就知道他是谁,所以过来挖墙脚的。

    “唔……森鸥外,我是森鸥外。”艾斯本来想说自己的名字的,毕竟这是他自己想交的朋友,但考虑到用自己的名字可能会给鸥外先生带来麻烦,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报上了森鸥外的名字。

    中原中也:“……”

    他有点无语。这家伙难道真以为自己是在问他是谁吗?他明明只是想表达“你是什么人也来招揽我”的意思好吗!

    中原中也泄了口气,朝他走过来,口气不是很好地说道:“喂,你这家伙不会是外面来的吧?”

    “外面?”

    “就是镭钵街外面!”

    “哦哦!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进来。”艾斯笑哈哈地说道,“感觉还挺有意思的,还见到了有意思的人。”

    “啧,什么有意思啊,你看不出来这里很危险吗!”中原中也训斥道,“你看上去年纪也不小了,怎么感觉傻兮兮的?”他双臂一抱,看大傻子一样地看着他,“奉劝你,你最好从哪来的回哪去,镭钵街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趁早出去说不定还能保住一条命!”

    “哈哈哈,不会的,我还是很厉害的。”艾斯听出来这个少年是好意,于是选择性听到了自己愿意听的内容。

    “你这家伙啊——”中原中也无奈地用掌心按了一下额头,最后一次给出忠告:“随便你,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要是死在这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说到底他们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话说到这里也就够了,他也没义务一定要保证对方的安全或者送对方出去。

    “放心好啦,我才不会死在这种地方!”

    “才不是在担心你!”看到他傻兮兮的笑容,中原中也没好气地刺了一句,“我走了!”

    他说完也没等艾斯回复,转身就走。

    森鸥外也希望对方赶紧跟艾斯分道扬镳,万一艾斯知道这就是那个羊之王,再把卖烤羊的事一说,丢脸的还是他森鸥外。

    但是中原中也刚走出去没两步,艾斯就跟了上去。

    中原中也立刻停下脚步,不爽地扭头看他:“你跟着我做什么?”

    他可不想把这个莫名其妙的麻烦家伙带回羊组织的据点。

    艾斯毫不在意他这点防备和敌意,自说自话地一把揽住了对方的肩,为了迁就对方的身高还稍稍弯了点腰。

    他也不提刚才说的招揽对方的事,转而说道:“嘛嘛,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烤羊店,我们一起去吃吧,我请客!”

    他这次可是带足了钱的!

    森鸥外:【……】

    完蛋了。

    算了,躺平吧。

    “哈?什……”中原中也直接被他的力道带起走,“什么很好吃的烤羊店啊?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可没听说这里有什么很好的烤羊店!”

    镭钵街这地方,大部分的人根本就不会去吃什么上等的美食,口袋空空的人只会想着满足温饱就好,美食吃了这顿可能就没吃下顿的钱了。而其中有钱有势的人,虽然会去吃高档一点的东西,但开在镭钵街的店,没有强硬的后台,就会被收取高昂的保护费,说到底就是钱从左口袋转移到了右口袋。而且想吃好的不会去市内吗?谁要在镭钵街享受美食啊!

    这样的店,在镭钵街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收入,而亏本买卖谁都不会愿意做。

    然而艾斯坚定地说道:“那肯定是你去的地方少了!我来之前专门做过攻略,就在这附近,有一个烤羊烤得很厉害被人尊称‘羊之王’的老板,我这就带你去看!”

    羊之王中原中也本人:???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