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力者?是说恶魔果实能力者吗?

    “异能力者”没说过,但“能力者”这部分他还是听得懂的。www.huageshu.com艾斯咂摸了一下,回答道:【我是烧烧果实能力者。】

    【嗯……操控火焰的能力者?】

    由于世界观的差异,森鸥外和艾斯一样,同样只听懂了名词的意思,但具体意味着什么就不清楚了。至少在察觉到艾斯来自异世界之前,他是绝对想不到还有吃一颗奇形怪状味道诡异的果子就能拥有异能力的操作的。

    【嗯。】

    过了一会儿,森鸥外又问:【只有控制火焰的能力?】

    他还是觉得,艾斯附在他身上控制他的身体这件事是异能力的效果。

    【嗯,听说同时拥有两个能力的话,身体会爆掉吧。】

    【还有这种说法?】

    【我是没见过啦,不过所有的能力者都只有一种能力,所以这个说法应该是真的吧。】

    恶魔果实虽然被称为大海的珍宝,黑市上也是有价无市,对真正有能力的人来说,也并不算特别难得到。而且听说海军那边已经有人造恶魔果实了,真要是一个人能吃两个恶魔果实,海军那边早就批量进行试验了。

    水烧开后,艾斯把水稍微放温一点吨吨喝了几大口,又躺回到病床上。

    胃部还是一抽一抽的疼,艾斯以前身体上的疼痛都是来自于外伤,来源于吃得太饱然后运动过头这还是头一次,明明以前食物对他来说都是享受的!

    他忍不住又抱怨了一句:【你的身体好弱啊,鸥外先生。】

    森鸥外:【……】

    说到底,谁会吃那么多之后马上就上蹿下跳啊?这是他的身体的问题吗!从医学角度来看,就你那折腾法,正常人都会是这个后果的吧!

    森鸥外隐隐觉得,照艾斯这么个折腾法,用不了多久,他的身体就得散架,到时候都不用思考怎么驱赶这个奇怪的家伙了。

    忽然,他的眼前一暗,耳边传来了轻微的呼噜声。

    森鸥外:【……】

    就这么睡着了?这入睡得也太快了吧,真没警惕心,镭钵街出身的人不是应该更加警惕才对吗?

    不,也不一定就是镭钵街出身的。他想起之前艾斯嘴里提到过的“和之国”,一开始他还觉得和之国指代的就是日本,因为他是看到日本的特色食物才想起来的,而且当时一并提起的“以藏”这个名字,也有很浓重的日式人名的味道。

    而且日本的主要人群就是大和民族,就算被称为和之国,也没什么不可以,更何况艾斯还是外国人。

    不过现在想想,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就算是外国人,也不会这么称呼日本,更何况艾斯看上去在日本呆过不短的时间。除此以外,艾斯向那个服务生问最近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以及问知不知道“凯多”这两个问题,也很奇怪。

    前者,如果是问地下世界发生过什么大事之类不会被普通人知道的情报——虽然港口黑手党的情报也属于地下世界,但先代首领前段时间的动作太大了,表世界的人知道也不奇怪——他不应该到普通的饭店这种地方问,而是应该去更加鱼龙混杂的酒吧赌场之类的地方。所以,他问的大事,应该是人人都可能知道的事。

    至于说后者,凯多应该是个人名,但也不排除有地名的可能。不过艾斯既然会问那个服务员,就意味着他认为那个服务员是应该知道或可能知道的。这同样是个普通人能知道的情报,并且这个凯多有一定的知名度。

    但这一样来就又与现实相矛盾了。

    以森鸥外自己所掌握的情报网,以及港口黑手党的情报网,都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存在。

    ——波特卡斯·d·艾斯对所处环境的认知,是错误的。

    这样一来,他之前对艾斯出身于镭钵街的猜测就是完全错误的。

    森鸥外开始反思,这么简单的事他为什么现在才想明白。

    ……嗯,可能是艾斯这个奇怪的家伙做的事太容易带跑他的注意力了吧。

    可是为什么?

    能以这样的方式寄存在他的身体里,可能是异能力的效果,但也不一定。艾斯可能存在一种以上的异能力,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不是没有;如果是因为其他人的异能力,那么目的是什么就有待商榷了。

    以艾斯的表现来看,他也不知道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如果这个情况是其他异能力者造成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么那个人总会出现的,不必急于一时,他有这个耐心去等。

    如果不是异能力者的话……首先排除艾斯是人工智能,被研究员设定异于现实的记忆。森鸥外本人警惕得很,根本没有人能让他无知无觉地接受自己大脑里被植入另一个意识,并且他还能掌控自己的身体。

    变异异能的效果倒是有可能,在初初变异的时候能力者本人可能自己也察觉不到;而异能特异点的效果就不太可能了,因为那具有极大的不稳定性、不可控性,并且携带着巨大的能量,表现出来基本为影响环境的平衡、造成力量的失衡,总之都是些会造成巨大的破坏性后果的情况。

    想着想着,森鸥外忽然觉得胸口和肚皮有点凉。

    他暂且停下思考,闭眼之后什么都看不见的森鸥外后知后觉地回想起来,艾斯是躺在床上倒头就睡,完全没有想起要盖被子这回事,而且,他出门的时候,就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衬衫,衬衫还是完全敞开的!

    难怪肚子和胸口都有点凉_(:3ゝ∠)_

    想起自己规规矩矩的睡姿,再看现在雷打不动完全没有动一下盖被子的意思的艾斯,心头不禁有点悲凉。

    【艾斯君?艾斯君?艾斯君!】森鸥外发出噪音,试图叫醒艾斯。

    但是艾斯似乎是对他的声音免疫一般,翻了个身嘟囔了几下,完全没有要醒的意思。

    森鸥外:【……】

    他憋屈地忍了忍,不顾形象地大声逼逼:【艾斯君!波特卡斯·d·艾斯!!】

    然而还是没有人理他,艾斯甚至随手抓过病床上的枕头往脑袋上一摁。

    森鸥外:【……】

    麻了。

    今天真是糟糕透了,不仅遇到了这种不知该如何查起的事,刚才还忘记让艾斯给港口黑手党的人通知一下,首领换代第一天新任首领就失踪了,明天回去肯定又是一团乱。而且就这清凉的睡姿,他明天还能不能回去都两说。

    森鸥外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

    第二天一早,艾斯不到六点就醒了。

    这和他平时醒的时间不太一样,而且醒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还有点胀,呼吸都有点不畅。他仰躺在床上懵了一会儿,然后声音沙哑又带着点糊地问:“鸥外先生,你醒着吗?”

    森鸥外也很沉默,但他没敢迟疑,首先说了一句:【你可以不用嘴跟我说话。】

    【……哦。】

    【首先,你下床把凉开水再热一下。】

    艾斯下了床,照做完,森鸥外又平静地指示道:【然后,回到床上,把被子盖好,闷着。】

    艾斯躺回床上,盖好被子,问道:【鸥外先生,我怎么了?】

    【……你自己感觉不出来吗?】森鸥外觉得很无语,这症状都这么明显了,还看不出来你感冒了?而且就这头疼程度,很显然还应该是发烧了。

    发烧的感觉很不好受,大概是因为共用同一具身体,哪怕森鸥外并没有在掌控身体,身体上的一切不良感受他也都能感受得到。

    都这种程度了,森鸥外怀疑自己的身体现在怕不是接近高烧阶段了。

    唉。

    一觉醒来依然没能掌控身体的森鸥外心如止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照艾斯这么造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真的得下去了。

    他提醒道:【你摸一摸自己的额头。】

    艾斯摸了一下,问:【怎么了?】

    用手感觉到了异常的温度的森鸥外问:【你没觉得它好像有点烫吗?】

    【还好吧,不是挺正常的吗?】艾斯不明所以。

    以前他是烧烧果实能力者,本身就是一团火焰,体温自然也比别人要高一些。他现在一摸,感觉跟平时差不多,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昨天就预料到了会出现什么情况的森鸥外又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发现自己好像不直说对方就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只好直接说道:【艾斯君,你在发烧。】

    谁知艾斯闻言大惊,不可置信道:【不会吧?我都至少三年没发过烧了!】

    是的,原因同上,自从吃掉烧烧果实之后,他本身就是一团火,怎么会因为受凉而感冒发烧呢?就算是以前没有吃烧烧果实之前,经常漫山遍野到处乱跑跟林子里的野兽鳄鱼搏斗的他身体也是非常健康,鲜少有生病的时候。

    森鸥外:【……】

    你好好想想你昨天都干了什么!这么造还不发烧,你以为我是超人吗!?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