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后,艾斯就在森鸥外的指示下锁了门,回了港口黑手党的大楼。www.chuhuange.com

    一回来就发现大家都在偷偷瞅他,但只要他一看过去,那些视线立刻就没了,大家都低着头在认认真真地做事。

    艾斯有些摸不着头脑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森鸥外的首领套装仍然还扔在办公室,首领办公室没有首领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许进入,哪怕是让人来打扫卫生,也得在首领在或者安排了人监督的情况下进入,甚至打扫的人干脆就是首领信得过的部下。

    因为首领办公室内有很多机密性的文件,所以防卫也同样很重。在这种防护下,别说他脱下来的衣服没有挪动过位置,就算他在里面藏了小黄书都不会被发现!咳。

    艾斯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觉得没有问题啊,从诊所那边出来前他还按照森鸥外的指示把衣服扣好了,外面还披了件诊所那边放着的白大衣,鸥外先生那边都通过了他才穿着出来的啊。

    虽然勒是勒了点,但为了鸥外先生的身体健康着想,他还是听话地按照森鸥外的要求穿衣服了。

    艾斯到达首领办公室后,还没坐多久,尾崎红叶就过来了。

    她步履匆匆地来到了首领办公室后,就让外面守着的人关上了门。

    她面色凝重道:“鸥外阁下。”

    艾斯立刻应声:“是?”

    尾崎红叶微微一顿,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而后才道:“这种关键时刻,您怎么一个上午都没来?算了,妾身来是有事要汇报。”

    艾斯立刻端正坐好,同样面色严肃地问:“什么事?”

    见他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尾崎红叶微微松了口气,以为方才那点奇怪的感觉是自己的错觉。她公事公办地将一页报告递上来:“您先看看这些。”

    艾斯接过来一看,完全看不懂,果断求助森鸥外:【鸥外先生,这是什么?】

    森鸥外借着他的视角把报告看了一遍,沉吟道:【是名单。】他说着嗤笑了一声,【近江那个家伙,可真够沉不住气的,这么快就开始有动作了。】

    【近江?谁啊?】艾斯好奇道。

    【先代首领的提拔上来的一名干部,没什么能力,他在组织最大的作用就是会赚钱而已。】森鸥外的语气带着一点轻嘲,【他是先代首领早期带起来的部下,对先代首领也还算忠诚,因为会赚钱又会保命,才一路到了干部的位置。】

    不过后来先代首领为了加强组织的武力,开始更青睐于提拔异能力者。异能力者稀少而珍贵,所以哪怕尾崎红叶叛逃先代首领也舍不得直接杀了她,而是带回来接着用。而没有异能力的近江,先代首领后期基本上就是把他当一个提供资金的赚钱吉祥物了,只要安排人保护好就行了。

    也正因如此,两人后来也开始渐渐疏远,现在的近江还有没有以前那样忠于先代首领,那也不好说。

    【艾斯君,按照我的话说——红叶君,这个人暂且先放着,暗中收集他背叛的证据,以及与他合谋的人的名单。】

    组织中还有不少先代首领的残余势力,一点点把他们找出来再想办法处理他们无疑是个耗时又耗力的麻烦工作,让他们一直隐藏在组织里又是个不定时炸弹,森鸥外打算趁着这个机会,让这些人都浮出水面,然后一网打尽。

    下层听命行事的成员不能动,但身居要职的一定要拔掉。

    或许也有些聪明人不会参与到这件事来,但如果这些人能一直保持聪明,或者说,识时务的话,森鸥外也不介意暂且留着他们。

    艾斯照着他的话说完,尾崎红叶颔首表示理解,随后又说道:“最近有个叫gss的组织正在尝试挤进横滨,我手下的人查到近江那边似乎和gss有来往,他们很可能会在gss进入横滨这件事上给他们点便利。”

    自然,如果近江给了gss好处,那到时候近江来对付森鸥外的时候,gss肯定也会在背后给予一定的支持。

    【我记得gss好像是一个贩卖武器的组织?】森鸥外思索道。

    他会有印象,还是因为先代首领曾经不止一次向这个组织购置武器装备。对黑手党来说武器装备是消耗品,但进货的途径却不止一条。

    成本,武器的更新换代,都是选择购置对象的条件。有更便宜或者更先进的武器时,买家自然就会选择更加经济实惠的一方。

    况且在世界异能大战后,全世界都看到了异能力者的强大,哪怕后来各国政府都有心减小或消除异能力者带来的影响力,甚至蒙蔽民众异能力乃是传说,但有渠道或是坚信有异能力的人,甚至是见过亦或是本身就有异能力的人,自然是不会相信这种说法的。

    在发现了异能力者的强大更甚于热武器后,有渠道的势力,尤其是地下势力,当然也就更偏爱招揽异能力者——更为强大、且对武器装备的依赖和需求都更小,再加上战后全世界都更偏向于休养生息,对武器装备的需求量急剧减少,依靠着战争壮大的武器销售组织,自然就会迎来生意冷淡的时节。

    售卖武装的收益逐渐无法支撑壮大的组织,除了裁员、降价处理积压的商品,收缩组织势力,就只能另寻出路,找当前情况下仍然对武器需求量较大的地方做生意。

    显然,作为租界、地下势力林立,国内外组织并存,并且由于先代首领的恐怖统治搞得一片混乱的横滨,正适合处理他们积压的各类武器装备。

    而这种武器商的到来,也会让横滨的局势变得更加混乱,当地居民的生存危机也会更上一层楼。

    森鸥外倒是不奇怪gss会选择横滨落脚,但是如果不能保证让gss的货物只流入自己这一边,或是官方势力手中的话,他就不是很欢迎这种武器商了。

    与其他地下势力不同,官方势力是客观存在的,港口黑手党不能真的明目张胆地和政府作对,而政府也不会真的以毁灭为目的来针对港口黑手党——他们需要港口黑手党的存在。港口黑手党的存在,可以代替他们压制一些外国流入的势力,以及本地的一些容易制造混乱的地下组织。

    尾崎红叶听到艾斯的转述,颔首道:“是的,近江那边大部分都是先代首领的拥趸,他们怀疑先代首领是您……如果再得到了武器装备的支持,恐怕会很麻烦。组织的武器装备,之前一直都是由大佐干部负责的,如果他再……”

    【不会的。大佐对哪一方都没有偏向,他会按照组织的规矩来。】

    大佐并不是先代首领最早的那一批对他最为忠诚的部下,而是异能大战之后招揽进来的异能力者。若说忠心,可能是有,对组织和首领都是,但在先代首领发疯之后,大佐其实并没有十足十地完成先代首领下达的任务。

    因为一个红头发的小孩冒犯了他就下令杀掉横滨所有红头发的小孩,包括颜色并非正红只是红色系的小孩,下令杀掉所有反对港口黑手党的人……前者过于没有人性,后者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凡是有正常情感能力的人类,哪怕是再忠心的人也会对首领有所微词。

    大佐或许并不支持他接任首领之位,但也不会表示反对,他不想参与组织内部新旧首领的派系之争,所以会选择老实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

    “妾身明白了。”尾崎红叶接下任务,“那妾身先行告退。”

    “嗯。”

    等办公室里又只剩下一个人,艾斯就开始问:【鸥外先生,我们去把那个gss搞了吧?】

    森鸥外:【……?】

    他狐疑道:【你怎么忽然这么积极?】

    【红叶小姐是你的同伴吧?如果你被那个近江搞了,那她作为你的支持者,那些人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虽然他一开始是对森鸥外刺杀首领这种背叛行为颇有微词,但后来他在外面了解到先代首领都干了些什么事后——先代首领的血色暴.政才刚结束,由于动静大,不少普通居民也都知道一些,偶尔也会有人背地里谈论——就觉得森鸥外这么做也没什么毛病了。

    和他们海贼团不一样,他们海贼团是由情感和力量牵绊起来的,黑手党,至少他看到的这个港口黑手党,好像大家都是各怀心意,用利益串联起来的,要说感情吧,好像还真没多少。

    尾崎红叶据说老早就在港口黑手党了,但她对先代首领没有丝毫感情,森鸥外上位之后她第一个就站在了森鸥外这边,但要说港口黑手党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好像她和森鸥外又能说那么点真心话。

    艾斯:港口黑手党的人际关系真的好复杂啊。

    森鸥外的心情倒是有点微妙,他是完全没把近江当回事,觉得自己完全有能力解决他那一伙人。但是艾斯这个有点兴奋的态度真的不太对。

    他想了想艾斯的身份,又想了想他的身手,忍不住问道:【艾斯君,你不会是专走武斗派的吧?】

    就你这行为风范,你要是以后再专走武斗派,鄙人的身体怕是承受不起啊!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