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医生的森鸥外从未见过如此硬核的溺水救助方式,有一点相关常识的人不会这么做,没有什么相关常识的,一般也不会想到把人倒提起来甩,还有一部分人根本就倒提不起来!

    ——毕竟溺水者身上的衣服被浸透后也是很有一点重量的。www.chamixs.com

    但是他今天见到了。

    按理来说像艾斯这种长期在海上生活的人,多多少少也看过一点其他人救人时的操作吧?他这个倒提起来的操作是怎么回事啊!?是真的不怕溺水者口鼻中还有污物堵塞造成缺氧导致窒息吗!?

    还是说那个世界就是这样救人的??他们那个世界的人难道身体构造和我们不一样吗???

    虽然森鸥外在头脑风暴,但森鸥外还是指挥着艾斯用正确的方法救助了太宰治。

    尽管他一开始捡回太宰治只是一时发了善心顺手而为,后来是觉得他用起来还蛮顺手,但现在就发现,在实在缺人的当下,太宰治的脑子是真的好用啊!

    所以至少现在不能让他噶了对吧!

    在艾斯给太宰治做心肺复苏的时候,森鸥外直截了当地问:【刚刚那种把人倒着提起来甩的救助方法是谁教你的啊?】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他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但是森鸥外知道,只要他问,艾斯就一定会坦白地回答他,因此他问起来倒也毫无顾忌,就当满足一下他小小的好奇心。

    艾斯一边用力一边随口回答道:【啊?大家不都是这么做的吗?】

    森鸥外:【……这、真的能救活吗?】

    【为什么不能?】

    森鸥外:【……】

    你们那个世界的人果然是身体构造不一样吧!

    没多久,太宰治咳了几口水醒过来了。一睁眼就开看森鸥外的脸,他顿时拉下脸“啧”了一声,“怎么又是森先生啊,我好好的入水计划又被你给搅和了。”

    “……入水?”艾斯发出了困惑的声音。

    由于文化差异,“入水”这个词,在日本其实是委婉的“入水自杀”的意思。但是这次没等森鸥外给他解释,太宰治就扭头盯住了他,随后又卸了力四肢瘫软地躺在岸边。

    “是你啊……就是自杀啦,”他带着点抱怨地解释道,“你妨碍到我自杀啦。”

    “自、自杀!?”艾斯大为震惊,“你已经到自杀的地步了吗!?”

    太宰治无所谓地说道:“是啊,森先生没有跟你说过吗?”

    艾斯大惊失色,然后表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原来治的心理问题已经这么严重了吗?那得尽快带他去看医生啊!但是现在已经快到晚餐时间了,也就是说,很快他就要跟鸥外先生交换了,带他去看医生可能来不及啊……

    艾斯看了眼时间,有点焦虑。

    如果他亲自上的话……他对这方面一窍不通啊!话疗什么的,他一点都不擅长啊!

    那就……试试另一种方法?

    带他去做点有趣的事好了!

    这么想着,艾斯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治,我们去换身衣服然后去吃饭吧!你喜欢吃什么?我请客呀!”

    太宰治的动作顿了一下,皱着眉看向他:“你叫我什么?”

    艾斯对这不自然的氛围毫无所觉,相当自然地说道:“治呀,你是叫这个名字的吧。”

    太宰治的手指缩了缩,小声道:“什么啊,叫得这么亲密,恶心死了……我最讨厌没有边界感的自来熟的家伙了!”

    艾斯对此不为所动,依旧笑嘻嘻地怂恿道:“走嘛走嘛。”

    太宰治瞟了他一眼,不配合地开始耍赖:“不想动。”

    “哦。”

    这干脆利落的一声让太宰治以为他放弃了,刚掀起眼皮准备看看对方现在什么表情,就看到自己被人直接抓起背到了背上。

    太宰治一时懵了,“喂!”

    “哈哈哈哈走嘛走嘛!先去买身衣服换上,然后去吃大餐!”艾斯说着还回头去找爱丽丝,“咦?爱丽丝呢?”

    太宰治在他背上挣扎了一会儿就放弃了,郁闷地瘫在他背上,在他耳朵边上幽幽道:“怎么,森先生还没告诉你我的异能力吗?”

    艾斯惊讶道:“咦?你也有异能力啊?”

    “是哦,我的异能力啊,是让其他人的异能力都无效化哦,只要你跟我接触,爱丽丝就不可能出现啦,森先生连这个都没告诉你吗?”

    艾斯夸张地“哇”了一声,“好厉害!”

    本想挑拨离间但是并没有成功的太宰治:“……”

    “笨蛋!”他小声吐槽。

    “嘿嘿。”艾斯听到了,但是也没有反驳他。

    “爱丽丝突然不见了,你准备怎么解决?森先生可没打算暴露这是他的异能力的事哦。”

    “唔……不知道诶。”艾斯想了想,给出了一个摆烂的答案,“交给鸥外先生解决吧,他一定有办法摆平的!”

    森鸥外:【……】

    你可真是个“贴心大宝贝”!

    造孽啊,他怎么就被这么个家伙上了身?

    太宰治“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如果现在是森先生在的话,他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吧。”

    “好啦!我们先去卖衣服的地方给你买身衣服!”艾斯假装没听到他说的话,元气满满地背着他就跑了起来。

    太宰治微微低头把脸埋在他的肩部,避开迎面扑来的风,小声嘟囔道:“你真讨厌。”

    艾斯充耳不闻:“好!冲呀!”

    ……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一家男装店。

    太宰治站在换衣间看着手上被送进来的花衬衫和浅棕色的五分阔腿裤,很想撬开艾斯的脑子看看里面都是什么构造。

    这是什么诡异的审美啊?

    还是说他在报复自己刚才就是要他先去给自己买绷带不然就不换衣服的事?

    他脸上的表情阴郁了一会儿,又变成了冷笑。

    呵,以为这样就能看他笑话吗?

    太宰治脱掉了自己的西装三件套,拆掉了身上缠满的绷带,重新缠上了新的干净绷带,然后穿上了这审美诡异的花衬衫和浅棕色五分阔腿裤,走出了换衣间。

    想看我笑话,那就大家一起瞎眼!出门在外看谁更丢脸更尴尬!

    然而事情和他想的不太一样,他走出试衣间后,原本在四处乱看的艾斯立刻转眼过来看他,看完眼睛一亮,给他比了个大拇指:“哦!很棒嘛!”

    森鸥外忍不住“哦豁”了一声。

    旁边的导购员目光诡异地在两人之间看了看,一脸的怀疑人生。

    这种死亡搭配,要不是这位小少年有张好看的脸,那就是车祸现场吧?这完全就是脸拯救了全身啊!

    但她只是个导购,客人想要这么搭,她只要顺着就可以了。

    太宰治沉默了一下,然后笑眯眯地说道:“那我们去吃晚餐吧?我想吃蟹肉大餐。”

    艾斯再次给他比了个大拇指,笑容灿烂:“ok!安排!”

    ……

    艾斯是个花钱从来不看自己兜里有多少钱的主,太宰治故意指了个附近菜单最贵的店,艾斯当即就带着他走了进去。

    阻拦不及的森鸥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进了店,痛心自己的钱包。而且他算了算,减去刚才买衣服的花销,艾斯这次带出来的钱,好像也只能勉强吃得起这家店,但按照太宰治那小兔崽子一贯坑他的表现来看,他肯定是要点店里最贵的那道菜的!说不定也可能是最贵的那·几·道菜!

    当然,菜单上的菜全部来一轮也不是没可能:)

    那会造成的结果……不会吧……

    森鸥外:痛苦.jpg

    如他所料,因为这种店的每道菜分量都很小,太宰治直接点了三十几道菜,还好似热情地邀请艾斯一起吃。

    说得好像是花的他的钱一样。

    但实际上还不都是花的我的钱!

    森鸥外心梗,但他不想说话。

    等到两人都吃的差不多了,太宰治撑着头看向坐在他对面摸肚子的艾斯,笑眯眯地报了个数字,然后问:“你带的钱够吗?”

    艾斯从口袋里拿出钱数了数,一瞬间冷汗就下来了。

    对不起,鸥外先生,我可能又要食言了_(:3ゝ∠)_

    他看向太宰治,露出一个略显乖巧的笑容:“治,我带你体验一下有趣的事吧?”

    太宰治挑眉,“有趣的事?”

    森鸥外:……来了!

    艾斯叫住了路过的服务生,90°鞠躬并大喊:“谢谢款待!”然后捞起太宰治就冲了出去。

    服务生一愣,立刻反应过来大喊道:“有人吃霸王餐!快抓住他!!”

    被夹在腋下带起跑的太宰治:“……???”

    什么?我是谁?我在哪?这是在做什么?

    太宰治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吃了一嘴风,后面还隐隐传来追过来的店员的叱骂声,然而这些叱骂声,在艾斯翻过一道巷墙后,也渐渐地消失在了风里。

    艾斯停下脚步,将他放在了地上,一胳膊勾在了他的肩上,笑嘻嘻地问:“怎么样,有意思吗?”

    太宰治面无表情,犀利评价:“蠢爆了。”

    “现在还有想自杀的想法吗?”

    太宰治一愣,侧目看向艾斯的脸。

    明明还是森鸥外那张一看就充满了算计的讨厌的脸,但此刻却笑得充满了违和感。

    他的眼睛里顷刻间被阴郁占据,继而轻声嘲道:“哼,自以为是的蠢蛋。你又知道什么,难道你还觉得自己是救世主,想要拯救我吗?”

    “哈!”艾斯没忍住笑了出来,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