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怎么会突然过来青帝城?”舒逸问道。

    “我是跟初墨仙子一起过来的,特地来看看你。”玉兔笑道。

    “初墨姐……殿下,她现在在城内吗?”

    舒逸看得出来是想称姐姐的,但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可能不配了,才又匆忙改口。

    得到玉兔的肯定答复以后,舒逸问道:“那他呢?也在城内吗?”

    玉兔知道他所说的是萧逸枫,摇了摇头道:“我们先来一步,他应该也会来吧。”

    她有些苦恼道:“应该会来吧?不过万一他去前线了怎么办?”

    舒逸看着玉兔的模样,忍不住问道:“玉兔姐姐,你还没有放弃啊?”

    别说舒逸之前跟着萧逸枫那么久了,如今哪怕是傻子也看得出来玉兔对萧逸枫那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情意了。

    玉兔有些不好意思,恼羞成怒地想敲他脑袋,却发现有点困难。

    她只能拍了拍他后背,没好气道:“小孩子家家不要管那么多,好好修炼才是。”

    舒逸爽朗地一笑,露出与以往截然不同的阳光一面。

    但很快三人就碰到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一身蓝白衣裙,飘然若仙的初墨。

    此刻在初墨正在跟一个黝黑大汉和一个美貌女子交谈,彼此颇为投机的样子。

    初墨三人身后还跟着一对少男少女。

    少年一身白衣,眉清目秀,风流倜傥,少女温婉动人,气质出众,让人难忘。

    两人男俊女美,宛如一对碧人一般,如果不是初墨太过耀眼,恐怕他们在哪都会成为焦点。

    这几人正是前来青帝城报信的程洪和林无忧等人,他们自从脱离了妖族大军后,就马不停蹄地赶来青帝城。

    青帝知道几人的身份,自然是爱屋及乌,去前线之前特地让他们几人留在青帝城内。

    青帝说是让他们帮忙守护青帝城,其实就是想保护他们。

    双方碰面,玉兔先是恭敬行礼道:“初墨仙子。”

    初墨微微颔首,而后看向长大很多的舒逸,目光有些复杂。

    此刻舒逸终于回过神来,有些拘谨地笑了笑道:“见过初墨殿下。”

    听到这个见外的称呼,初墨嗯了一声,笑道:“好久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

    舒逸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末了只是呐呐道了一句:“多亏殿下栽培。”

    初墨感觉到他对自己的疏远,也不以为意,心中叹了一声。

    她目光有些伤感道:“舒逸,你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不仅是舒逸,连程洪和玉兔都以为她是在说当初舒逸打伤林无忧的事情。

    舒逸脸色有些煞白,看了一眼初墨身后丰神俊朗的林无忧,失落地点头道:“是,我知道了。”

    初墨说完这一句饱含深意的话,就带着众人离去,留下心情失落的舒逸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们。

    与此同时,林无忧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也回过头看向他们。

    两人目光在空中交集,林无忧温暖地笑了笑,轻轻向他点了点头,似乎在说当初的事情他没放心上。

    但这却更让舒逸感觉到一丝苦涩,他看不透林无忧的修为,对方已经走在他前面了。

    玉兔见舒逸的眼神有些黯然,安慰道:“无忧他没怪你,初墨仙子也是提醒你而已,别放心上。”

    “他现在是什么境界?”舒逸只是呆呆问道。

    玉兔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道:“如果我没看错,应该是筑基巅峰了吧?”

    她拍了拍他肩膀鼓励道:“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他是在无涯殿全殿支持的情况下才有这样的成就的。”

    “你也没比他差到哪里去,你也筑基了啊。没有资源支持,他没准还不如你呢。”

    玉兔这话说得很心虚,她自然知道林无忧所展现出来的杰出天赋和刻苦。

    林无忧如同另一个萧逸枫一般,在修炼的道路上就没走过弯路,一路高歌猛进。

    这让无涯殿几乎把他当成第二个萧逸枫来栽培,他也的确不负众望。

    哪怕换一个人在他的位置,也绝对没有他这样几乎一年两境的速度。

    舒逸摇了摇头,洒脱笑道:“姐姐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不是天才。”

    “真好,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能当他弟子的天才,我输的心服口服了。”

    见玉兔还是有些担忧地看着他,舒逸认真道:“我现在只想尽快结出金丹,获得自己的龙,成为一名北域龙骑。”

    玉兔如今也没有让他与林无忧争个高下的想法,林无忧那是跟萧逸枫一个级别的怪物,难度太高了。

    她松了一口气,拍了拍他肩膀笑道:“你能这样想就好,自己活得潇洒就好,不一定非要跟人家攀比才是。”

    舒逸点头爽朗笑道:“我明白的,那都是小时候不懂事。”

    他看上去真的全部都放下了,全无嫉妒的样子,不再争强好胜。

    如今舒逸已经深切地感觉到了自己跟林无忧之间的差距。

    哪怕他再如何努力,未来却是能一眼看得到头的。

    成为一名北域龙骑,或者龙骑首领,可能这就是他一生的终点了。

    但哪怕如此,由于半妖的身份,他想要达成这个目标还是不容易的。

    三人又聊了一会,玉兔认真安慰和鼓励了舒逸,让舒逸多去青帝宫找她玩才离去。

    玉兔走后,舒逸仍旧久久没有回神,本来他已经觉得自己习惯了这样的一生。

    但仓促之间又遇到了当初的同龄人和初墨他们,让他平静的心再起波澜。

    他们还是那样高不可攀仿佛渡着一层金光,但自己却泯然众人,落于尘埃。

    这种落差感让他极为难受,玉兔的劝说也让似乎在让他不要不自量力了。

    他旁边的徐慕容好奇地问道:“师兄,你怎么了?”

    舒逸回过神来,看着相貌不算出众,但活泼可爱的徐慕容笑道:“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也是,自己终究只是个凡人,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努力过好当下才是。

    两人有说有笑地往回走,似乎将一切的不开心和不甘都丢弃了。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