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看着快要碰到自己的手,黑洞洞的眼睛抬起来,毫不犹豫地张大嘴咬了下去——

    门口传来一阵高亢刺耳的尖叫声。

    宋南星扭头看去,就见纪佳佳右手齐手腕断了,断口截面正淅淅沥沥地往下滴着血。

    但她看起来愤怒要大于疼痛,整张脸都气得变了形,脖子伸得老长老长,光滑平整的脸上凸出三张长满利齿的大嘴,

    她的样子要多怪异有多怪异,宋南星看得直皱眉。但公司里的员工却不以为意,听见动静后纷纷跑到门口去看热闹。

    宋南星坐在工位上没动,一时间视线被遮了个严严实实,只能听见纪佳佳还在持续不断地发出尖叫,嗓音因为愤怒都破了音:“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木偶看她一眼,呸呸吐出几节零碎骨头来。

    纪佳佳顿时大受刺激,长满重叠利齿的三张大嘴“咔哒咔哒”咬合着,淌着口水张牙舞爪地朝它扑过去。

    木偶坐在墙角无处可退,它低着头,用坑坑洼洼的木头手指笨拙地在地上写写画画。

    与此同时纪佳佳的大嘴已至,一口咬掉了它的头。

    只是木头制作的头颅比想象中要坚硬,纪佳佳的愤怒一咬没能把木偶头咬碎,反而崩碎了一嘴牙。

    喉咙里发出痛苦的闷哼,纪佳佳表情痛苦地吐出木偶头,满嘴都是血。

    木偶头掉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几圈,滚到没头的身体旁边。

    木偶的两只手把头抱起来擦了擦,又重新装了回去。

    然后继续低着头在地面上写写画画。

    纪佳佳气得面目狰狞,余下两张嘴牙齿紧紧咬合在一起,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却不敢再轻易做什么。

    倒是这时木偶终于完成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向纪佳佳,两只黑洞般的眼睛里隐隐有暗红的光芒流转。

    纪佳佳莫名看着它,腿上却忽然感觉一阵怪异的瘙痒,像有什么东西顺着双腿往上爬。

    她低头去看,却看见一地怪异扭曲的符号像密密麻麻的虫群一样朝着她涌来,转瞬之间就将她的两条小腿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雪白的骨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滚开!!”纪佳佳再度发出尖锐爆鸣声,双手疯狂去抠腿上的血肉,试图驱赶虫子。

    但那本来就不是虫子,而是木偶的诅咒,扭曲的黑红色符号如同虫群一般钻入她的骨血之中,疯狂地啃食着。

    等保洁阿姨接到通知过来时,纪佳佳已经被吃得只剩下一个头,头部以下的身躯只剩下白.花.花的骨架子。

    而木偶依旧缩着手脚坐在大门与墙壁的夹角之间,两只黑洞洞的眼睛在看热闹的员工中来回扫视,没找到宋南星,很是失落。

    保洁阿姨看看木偶,再看看满地喷溅的血和残渣,阴沉沉扭头凝视纪佳佳:“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把地上弄脏!不要把地上弄脏!不要把地上弄脏!”

    纪佳佳被她急红眼的样子吓到,其中一张嘴发出尖叫,竟然硬生生从脸上脱离出来,逃到了看热闹的同事脸上去。

    而保洁阿姨还在不断重复着“不要把地上弄脏”,声音越来越高亢,嘴巴也朝两边越裂越大,最后整个头从中间裂成两半,尖锐的锯齿闪着寒光,一口将纪佳佳的头咬了下来。

    嘎吱嘎吱将纪佳佳的头颅嚼碎,保洁阿姨才恢复了平静。扁平的脸阴沉沉板着,开始一言不发地拖地。

    至于角落里的木偶,直接被忽略了。

    看热闹的员工们见状顿时做鸟兽散。

    纪佳佳只剩下一张嘴寄生在同事脸上,后怕地说:“还好我跑得快。”

    同事嫌弃地说:“从我脸上滚出去,你这个怪物!”

    纪佳佳咯咯直笑,牙齿故意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直到看见好好坐在工位上的宋南星,她才笑不出来了。

    要不是因为宋南星,她也不会去招惹那个丑兮兮的木偶!

    嘴巴愤怒地从同事脸上凸出来,纪佳佳怨毒地说:“你现在肯定很开心吧。”

    宋南星:???

    他表情无辜且困惑:“纪佳佳?”

    纪佳佳说:“这笔账我记下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宋南星:“……”

    他欲言又止:“我好像没得罪过你吧……”

    又不是我把你变成这样的。

    但是纪佳佳显然已经记恨上了他,两排牙齿因为恨意磨得嘎吱嘎吱响。

    被她寄生的同事忍无可忍,已经开始用美工刀割自己的脸。

    宋南星默默拖着办公椅坐远了一点。

    幸好没一会儿程简宁就回来了,他完美错过了刚才的热闹,看见同事和纪佳佳正在互撕对骂,“嘶”了一声,立刻往旁边躲了躲。见宋南星还在工位上坐着,又拉着办公椅的扶手把宋南星往自己那边拖了拖。

    嘟嘟囔囔地跟宋南星叮嘱:“你放机灵一点,看见他们打架就往远了躲,纪佳佳这人疯疯癫癫的,嘴巴还毒,你平时别惹她。”

    宋南星余光瞥见纪佳佳咬掉了同事一只耳朵,心说嘴巴毒应该就是字面意思。

    目光转回来,看清程简宁的样子后又是一惊:“你怎么了?”

    之前的程简宁像一座移动的脂肪山,如果不仔细找,一眼看过去都不知道他的头在哪。但现在程简宁却仿佛一个被放了气的干瘪气球,几百斤的脂肪没了,只剩下空荡荡的皮挂在身上,杂乱的数据线从皮肤里钻出来缠在四肢上,让他看起来像某种充满科技感的赛博人。

    程简宁低头看了看自己,嘿嘿一笑:“怎么样,我现在看起来好多了吧?”

    他看起来对自己的现状颇为满意,拉着宋南星说个不停:“我吃得太多了,过度肥胖不利于身体健康,所以赵医生帮我装了这些数据线,可以通过数据线把多余的脂肪排出去。”他对赵医生颇为推崇:“赵医生很厉害的,就是这些线不耐用,每次换线都很痛苦……”

    宋南星不动声色地打量他,发现数据线的接口果然还有残留的黄色脂肪。

    程简宁在工位上坐下来,他刚打开电脑,又停了下来,转过头满脸疑惑地对宋南星说:“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我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宋南星回忆了一下,提醒道:“你说去见了赵医生,就要去找王晓蕊拿离职申请表。”

    “离职申请表?”程简宁一愣,清秀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但接着又黯淡下来:“我还没找到接任的人,王晓蕊不会给我的离职申请表签字的。”

    宋南星眉眼微抬,凝视他半晌,问:“那你还要继续找吗?”

    程简宁理所当然点点头,又左右张望了一下,倾身靠近宋南星用手挡着嘴小声说:“看你是新来的我才和你说啊,你要是有别的去处也早点走吧,我感觉这家公司不太对劲。”

    宋南星瞥一眼旁边掐架掐得血肉横飞的纪佳佳,这不对劲不是摆在明面上的吗?

    但程简宁仿佛处在一种设置好的模式里面,他碎碎叨叨地说:“自从来了这家公司,我都好久没回家了,真的好想我奶奶啊。虽然每个月的工资都打回去了,但奶奶年纪那么大了,也不知道一个人在家过得好不好。等我离职回家,一定要花时间多陪陪她……”

    宋南星眉眼一动:“你来了多久了?”

    程简宁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也没多久,就三个多月吧。”

    但宋南星在论坛里看到的那篇求职贴,都已经是七八个月前发的了。

    程简宁说完就摩拳擦掌地投入工作之中,电脑屏幕上的光映出他脸上的憧憬。

    宋南星想起那篇帖子开头,程简宁说自己才大学毕业。

    也就二十二三岁的年纪。

    宋南星叹口气,借口倒水起身往茶水间去。

    程简宁在帖子里说销冠吴经常在茶水间骂人,正好去那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宋南星找了个一次性杯子拿在手里,不紧不慢往茶水间走。

    一路走过去,发现工位上也就稀稀拉拉二十来个人,各个都埋着头专心致志工作的样子,看不清面容。

    到了茶水间,宋南星也不着急接水,把冰箱、柜子都挨个打开看一遍。

    正翻得起劲,背后忽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

    宋南星动作一顿,猛地回过头去,就看见一个圆圆的东西飞快缩到了水吧台后面。

    “……”

    那东西有点眼熟。

    宋南星关上冰箱走到吧台边上居高临下地看过去,果然就看见木偶蜷着四肢缩在吧台边,想躲又没地方的样子。

    发现他看到了自己,木偶黑洞洞的眼睛空了空,头也垂了下去。

    被发现了。

    宋南星打量着它,回忆起纪佳佳的惨状。

    他之前还以为木偶没什么危险性,但现在看来是他对木偶的实力有误解。

    这木偶看着呆头呆脑不太聪明的样子,咬人还挺狠。

    宋南星只犹豫了一会就有了决断,他俯身朝木偶露出个友善的笑容,说:“吧台这里位置太小了,要不要跟我去工位上?那边有空位置给你坐。”

    木偶抬头看他,因为太过惊讶,两只黑洞洞的眼睛都睁大了。

    在宋南星无法听见的神经环中,它的声音满是惊喜和满足:“和我说话了和我说话了和我说话了和我说话了……”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钟情阁 朽歌小说网 梦徒小说网 仙笼免费阅读 文学小站 自由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高峰文学 空谷小说 大理寺小饭堂全文阅读 我在截教看大门百度百科 干宋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魔女途径的哈莉全文阅读 迟暮小说网 旧别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