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谁也不能少。”

    吴梦雨歪头笑起来,要不是脸上遍布蛛网一般的裂缝,她其实是个长得相当可爱的小姑娘。

    只可惜命运并没有给她长大的机会。

    欺骗一个受过创伤的小女孩,宋南星觉得良心有点痛,他握起吴梦雨的手,诚恳地道歉:“对不起。”

    说完之后他飞快退后一大步。

    吴梦雨茫然而疑惑地看着他,紧接着发出尖锐的啸声——

    从地面升起的大约一米高半米宽的灰色蛋壳将她整个罩了进去,意识到自己被禁锢的吴梦雨尖叫着化作一块块蠕动的肉块,在里面横冲直撞。

    罩住她的灰色蛋壳材料十分柔软,韧性更是绝佳,即便被撞得变了形也没有破损,宋南星悬起来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他还担心这个防护罩困不住对方。

    这个便携防护罩是交换中心发给员工的福利,其实是传染病防治中心研究出来隔离运送那些失控病患的。

    交换中心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员工接触污染物的机会大大增加,据说曾经出现过员工在遭受严重污染后产生躯体异化,在工作岗位上表演了一个大变怪物,把周围没来得及反应的同事都给吃了。

    生吃同事的故事时间太久远真假已经不可考证,不过交换中心确实很早之前就开始给员工的工位安装固定的可一键激发的防护罩装置。

    宋南星现在用的这个便携防护罩造价更昂贵,市面上也买不到,每人每年只给配发一个,主要是给外出办公的员工用来自保的。

    宋南星本来应该给自己用,但他思来想去觉得把自己关在防护罩里的不确定因素太多,倒是可以暂时保命,但现在人在雾里,前有吴梦雨,后面要是再来点其他的什么东西,他被关在防护罩里跑都没法跑。

    不如先下手为强把吴梦雨关起来。

    吴梦雨还在尖叫,遭受刺激之后,她的精神状况明显变差,一会儿变成徐才的脸,一会儿又变成她父母的脸……几张脸换来换去,用同样尖锐怨恨的语气指责宋南星:“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

    宋南星一阵心虚,有种欺负小孩的感觉。

    幸好徐才的尸体就在不远处,他看了一眼之后立刻就心安理得了,跟着导航往安全屋方向跑。

    身后,吴梦雨的尖叫声像走调的女高音越飚越高,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裂声响,带着浓重血腥味的风朝宋南星吹来。

    宋南星后颈冒出一片鸡皮疙瘩,回头就看见防护罩支零破碎,吴梦雨半截身体融入红色血肉之中,神色恶毒盯着他,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追过来——

    “!!!”

    宋南星没忍住骂了一句脏话,他还是第一次用到防护罩。

    这质量也太差了吧!

    他咬紧牙关往前狂奔,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快速搜寻四周寻找可以躲避的地点,但视线之中一片平坦开阔,连个可以绕的柱子都没有!

    等等柱子!

    说柱子柱子就到,宋南星隔着老远就看见一根根黑色石柱矗立在雾气之中,看着像是一片建筑废墟,只是黑色柱子上遍布诡异的蓝色花纹,建筑风格看起来不是那么正常和安全。

    但后颈已经感觉到了凉意,宋南星在立刻死和可能不会死之前选了后者,用最后的爆发力冲向了黑色柱子——

    刚冲过去后他就后悔了,他就说这些黑柱子怎么隐约看着眼熟,这踏马哪里是柱子!而是一直骚扰他的、不知道属于什么东西的触手。

    之前只有一根就够麻烦了,现在可好,他自己冲到了人家的老巢里,四面八方都是这东西的触手。

    巨大的黑色触手从云层深处垂落下来,粗壮的腕足像柱子一般顶天立地矗立在云雾之中,末端的尖细部分随意蜷曲着,有节奏地舒张颤动,像是陷入了沉睡状态。

    宋南星也不敢多看,屏气凝神生怕惊动了它,蹑手蹑脚试图安静穿过触手群。

    但身后紧追不舍的吴梦雨显然不这么想,猎物又一次从手底下逃脱,她的耐心彻底告罄,尖叫着朝宋南星冲过来: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宋南星倒吸一口凉气,被小姑娘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所震撼。

    要不是小命危在旦夕,他都想给小姑娘鼓鼓掌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杵在这里,她是看也不看就往前冲啊。

    宋南星也不管会不会惊动触手了,拔腿朝前狂奔,几乎要跑出残影来。

    在他四周,沉睡的触手果然被吴梦雨惊动,触手尖细的末端随意抬起,轻而易举将吴梦雨化作的血肉潮汐挡了下来。

    吴梦雨被禁锢住,终于意识到双方实力的差距,发出恐惧的尖叫。

    宋南星听见声音甚至没敢回头看一眼,埋头朝前狂奔。

    但幸运女神显然不怎么眷顾他,在吴梦雨的尖叫伴奏下,熟悉的冰凉触感就从脚踝传来,他速度太快,脚上被这么一缠顿时整个人就在惯性的作用下失重往前摔去——

    宋南星在心里骂了句脏话,闭上眼用手肘先护住了头脸。

    但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他摔倒在一片冰凉滑溜的“地面”上。

    宋南星睁开眼,入目是如同活物一般扭曲流动的蓝色花纹,他立即就意识到自己摔到了那些触手上。

    他没敢多看那些花纹,目光四处游动,看见拦住吴梦雨的触手在一片血水之中搅了搅,卷出一个小小的人形来。

    是吴梦雨。

    不对,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吴梦雨的尸体。

    尸体支零破碎,被用针线拼凑缝补起来,接口处皮肉翻卷的裂痕狰狞可怖。但宋南星见过它动起来时疯狂的样子,反倒觉得它现在这样安静下来竟然有几分可爱了。

    相比之下下方的血肉沸腾翻涌着,像是想将吴梦雨的尸体夺回去,却无法撼动这些触手分毫。

    巨大的触手随意将尸体扔到一旁,又伸进血肉里搅了搅。

    片刻后它又卷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雕像,比起巨大的触手,这座雕像显得太过渺小。但宋南星的视力很好,一眼就看见了那由血肉垒成的尸骨基座上,放置着的是一个骷髅山羊头。

    宋南星瞳孔微缩,还想细看确认,可触手已经卷着雕像连同那一滩血肉缩回了云层之中。

    过了一会儿,那条触手重新垂落下来时,腕吸盘上已经空无一物,只有暗红的鲜血从触手末端滴落,浸红了地面。

    看起来像是被吃掉了。

    宋南星深吸一口气,瞥一眼虚虚缠绕在身上的触手,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但他不动,那些触手却缓慢动起来,巨大的触手朝他移动过来,像血肉牢笼一般矗立在四周,将宋南星禁锢在中间。缠在宋南星身上的那一条触手缓慢地收紧、滑动起来,表层开始分泌出湿滑黏稠的液体。

    宋南星怕激怒对方,根本不敢挣扎。目之所及的地方被黑色触手以及蓝色花纹填满,那种熟悉的眩晕恶心感又涌上来。

    他猛地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去回忆那些流动的扭曲花纹。

    但视觉被限制之后,其他感官却越发灵敏。他感觉到触手顺着双足缠绕上来,最为尖细的末端钻到了衣服底下,在腰腹处流连滑动。触手内侧的腕吸盘缓慢收缩,冰凉的粘液先是激起一阵战栗,紧跟着又带来火.辣辣的啮咬感。

    鼻间嗅到淡淡的甜腥味,宋南星的理智不断摇晃,恍惚间感觉身体好像轻了起来,有某种原始的、未知的冲动在身体里酝酿、发酵。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睁开了眼睛,手掌反复抚摸着触手上漂亮的蓝色花纹,近乎痴迷地低下头去轻舔触手末端。

    触手从未被这么对待过,末端微微蜷缩卷起,其他没有被照顾到的触手也跟着躁动起来,互相推挤着想要往中间靠近,却又因为被簇拥着的人体太过渺小脆弱,只能不舍地环绕在四周,发出此起彼伏的低语:“喜欢。”

    “好香。”

    “藏起来。”

    “……”

    如果这时有人从远处看,会发现云层之下,无数巨大的黑色触手聚拢在一起,小心翼翼地团成了一个茧。

    茧中间的宋南星神色迷离,没什么血色的脸上蔓延开潮红,喉结不断吞咽间,有原始的欲.望被催生出来。

    他缓缓张大嘴,继而贪婪地朝着触手咬了下去——

    蓝色血液溅开,刚才还欢欣鼓舞的触手剧烈抖动,从他嘴边逃开。

    宋南星抬起头,眼底混沌一片,蓝色血液从嘴角溢出,顺着修长的脖子往下流淌,凸起的喉结因渴望而不断吞咽滑动。

    触手簌簌扭动,疑惑又有点委屈:“生气了。”

    “不喜欢。”

    “为什么?”

    “……”

    聚拢的触手像蛇类一样卷曲四散开来,缓缓缩回云层深处。

    宋南星仰起头,扩散的瞳孔逐渐凝聚起来。他茫然地看向四周,又低头看了看手上蓝色液体,之前的记忆缓慢回笼。

    “那东西的花纹看久了果然会失智……”喉道传来灼烧感,宋南星从背包里拿出矿泉水漱口洗手,自我安慰:“幸好没有毒。”

    但凡那东西有毒,他现在人已经没了。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这无限的世界全文阅读 我能进入神话世界免费阅读 宇智波余孽被迫拯救忍界txt下载 幽居书屋 美好文学 亲情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时尚文学 温暖阅读 我的兵种无限进化 爱好文学 剑本是魔免费阅读 港综:被坤哥抓去拍片免费阅读 美漫:从维度魔神成为幕后黑手百度网盘 浅夏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