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南星:“……”

    “我今天早上才做过检测一切指数达标谢谢您的关心。”宋南星快速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楼下的吵闹还在继续,宋南星感受着地面传来的震感,深吸一口气,披上睡袍出门。

    他住401,301就在他家正下方,宋南星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动静才能让天花板都在震。

    距离301也就是下个楼的功夫,但奇怪的是三楼楼道这会儿却安静得很,没有震动,没有女童的尖叫,安静得仿佛刚才的走调交响乐是宋南星的幻觉。

    宋南星在301门口站了片刻,还是按响了门铃。

    门铃规律响了三声之后,入户门从里面打开。

    开门的是个带着眼镜的斯文男人,白衬衣西装裤配皮鞋,一副精英白领打扮,语气也彬彬有礼:“请问您有什么么事吗?”

    宋南星目光随意掠过他身后,发现客厅中间还站着个女人。客厅没开灯十分昏暗,只能隐约看见对方歪着头,似乎也在往门口看来。

    他收回目光说明来意:“我是楼上401的住户,最近一个月你们家每天晚上动静都很大,还有小孩子的哭声……”说到这里他刻意停顿了一下,留意男人的表情。

    对方脸上始终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礼貌笑意:“您是不是弄错了,我们家没有孩子。”男人微微侧开一些身体,让出身后的妻子:“家里只有我和我老婆两个人。”

    站在阴影里的女人这才动了,她走到男人身边,用手把散落的碎发抿到耳后,温和笑着附和丈夫的话:“对,我们没有孩子。”

    “那可能是我弄错了吧,我去问问其他住户,打扰你们了。”宋南星的目光在她手臂上微微停留,神色十分歉意地告辞离开,作势往302走去。

    身后,301的入户门关上,发出“嘭”的轻响。

    宋南星顿住脚步回头,眉头轻蹙。

    如果他没看错,刚才女主人抬起手时,他在对方手臂上看到了暗紫红色的斑块,很像尸斑。

    略微思索,他回家后又拨通了报警电话。

    接电话的还是之前那个熟悉的男声:“这里是幸福花园派出所,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一模一样的开场词,本来是件很寻常的事,宋南星反复听了一个月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但就要开口时他忽然回忆起男主人开门时说的那句话——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明明两句话出自不同的人,但在语气和重音上,却微妙地重合了。

    宋南星手指摩挲手机后盖,漫不经心地开玩笑:“你们派出所只有你这一个警察吗,怎么每次都是你接电话,天天加班啊?”

    对面没有回答,扬声器里响起电流杂音。

    过了一会儿,宋南星听见对面说:“是的呢,只有我一个警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宋南星眉心一跳,将手机拿远,快速说了一句“没什么事我打错了”就果断挂了电话。

    他站在卧室里发呆,片刻后不爽地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整个人扑进被子里,喃喃着抱怨:“都是些什么破事啊。”

    戴上耳塞,把被子往头上一蒙,宋南星决定睡觉。

    ……

    外面天已经彻底黑了,密集的雨线将世界分割成许多块。

    外城区的老小区里住户不多,因为红色雨季到来,住户不敢出门,走道上寂静无人,只偶尔会响起虫鼠爬行的沙沙声。

    “沙沙”

    “沙沙”

    地面和天花板被拖拽出濡湿的痕迹,但很快就被雨水洗净。

    外面雨势逐渐大起来,甚至有潮湿的水渍顺着门缝往内蔓延。

    陷入沉睡的401内,随意被放置在沙发上的布偶兔子转过头,红眼睛看着无礼闯入的不速之客——

    细碎的红色肉块像被扒了皮的老鼠,成群结队蠕动着裸露在外的红色肌肉从门缝下钻进来,肉块与地面接触的地方拖拽出长长的湿痕。

    布偶兔子竖起耳朵,毛茸茸的下垂耳拉长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准备将这些不礼貌的闯入者扫地出门——

    但有东西比它的速度更快。

    蓝色腕足海藻一样争先恐后地从鱼缸里钻出来,腕足上的吸盘将蠕动的肉块吸住,送往头部下方长满重叠利齿的角质喙中。

    闯入者变成了送上门的宵夜。

    布偶兔子转过头,红眼睛紧盯着茶几上的章鱼。

    原来只有乒乓球大小的果冻状蓝色小章鱼,此时光是腕足就超过了一米。八条腕足舒展开来,簇拥着中间蘑菇状的头部,威慑力十足。

    布偶兔子竖起耳朵戒备,发出人耳捕捉不到的高频尖啸:“出去,出去,出去!”

    蓝色章鱼无视了它的驱逐,八条腕足摩擦发出粘腻的水声,末端已经卷住了卧室门把手——

    宋南星被重物倒地的巨响惊醒,他瞪着眼直挺挺躺在床上,眼底是无处发泄的怒火。

    很久之后,他才起来,拖着极不情愿的步伐从卧室出来查看巨响来源——

    客厅里仿佛刚经历过一场大战,茶几和置物架翻倒,摆件物品散落一地。布偶兔子湿淋淋地躺在地上,一只耳朵被扯断,棉花从头部漏了出来。

    打湿布偶兔子的水来自茶几上的鱼缸,鱼缸当然也难逃一劫,细碎的玻璃渣迸得满地都是,蓝色的小章鱼趴在地毯上。

    它无视了满地狼藉,专心致志地挥舞着细小的腕足,爬到了宋南星的脚背上。

    宋南星光着脚,章鱼身体冰凉滑腻的触感激得他一抖,勾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他低下头看着这只离开了水源但依旧活蹦乱跳的章鱼,思索着正常章鱼是什么样子的。

    答案是不知道。

    他以前没养过章鱼。

    宋南星弯腰用两根手指头捏着章鱼的腕足把它提了起来。

    小章鱼挥舞着剩下的腕足,看起来无害且疑惑,果冻状的蓝色身体使它看起来十分可爱。

    但宋南星从来不会被可爱的外表迷惑。

    他拎着小章鱼打开门,毫不犹豫地把小章鱼扔到了门外,然后“嘭”地一声重重关上了门。

    小章鱼摔在地上,发出“叽”的一声。

    它茫然地看着紧闭的入户门,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好不容易才找到,它不想离开。

    八条腕足有些烦恼地挥舞着,它还没想出办法,就听到楼道里传来讨厌的咯吱咯吱声。

    它扭过头,愤怒看向走廊尽头。

    一只丑极了的木偶,正艰难地用不协调的四肢顺着楼梯往上爬。老旧的木质关节缺少润滑,不间断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声。

    “走开。我、先、来的!”小章鱼气势汹汹用腕足堵住了楼道口,不让木偶往前。

    木偶慢吞吞抬起头,简陋粗糙的头部没有雕刻五官,只有两个黑洞算是眼睛。

    黑洞直勾勾对着小章鱼,听起来甚至有些开心:“他、不、喜欢你。被、赶出来了,嘻嘻。”

    小章鱼气急败坏地用腕足去撕扯木偶的身体。

    木偶不甘示弱,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死死咬住了对方的腕足。小章鱼发出尖利的啸声,八条腕足缠上去,和木偶扭打在一起,一齐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

    屋内,宋南星看着狼藉不堪的客厅,双目无神。

    “算了,明天再收拾吧。”

    他实在不想大半夜收拾残局,把地上的布偶兔子捡起来塞进洗衣机清洗后,扑到床上把头一蒙继续睡觉。

    ……

    因为半夜的闹剧,宋南星睡到中午才醒。

    习惯性拨开窗帘往外面看了一眼,宋南星注意到外面雨势已经小了许多。只是天空依旧阴沉沉的,云层厚重,铅色云边缘晕染开浅浅红影,给人一种不详之感。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每年四五月的雨季都是精神污染的高发季节。

    淡红色的雨水散发着铁锈的味道,只要触碰到,就有概率被污染,出现发热、幻听、幻视、呓语、躯体异化等种种症状。

    专家说这是因为雨水中含有的某种不知名病菌诱发了精神疾病,只要及时到传染病防治中心治疗就能够治愈。

    但事实上这几年来失踪人口越来越多,人口急剧减少,官方不断更新发布的《极端天气应急手册》怎么看都不是为了应对越来越多的精神病人,更像是为了避开某种不可名状的危险。

    宋南星深深叹了一口气,打住了深究的想法,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工作群。

    工作群里方主任已经艾特了他三次:[@宋南星,打卡上传检测信息。]

    整个红色雨季期间,城市里停工停产停课,宋南星所在的交换中心也不例外。

    交换中心是近两年政府和物流公司联合设立的一个物流中转中心,自从精神污染大规模爆发后,为了遏制这种趋势,各城市都陆续设置了交换中心,对进入城市的物品进行污染检测,防止有污染物流入城市之中。

    宋南星的工作就是负责对这些流入物品进行检测。

    作为一线极有可能接触到污染物的工作人员,宋南星每天都需要用中心配发的精神污染检测仪进行精神检测,以确保自己没有遭受污染精神状态正常。

    他熟练拿出仪器检测,上传结果并截图发到了群里艾特方主任。

    方主任很快回了消息:[收到。@徐才就剩你还没上传。]

    宋南星看了一眼群消息,都是同事的打卡记录,他收了手机,起床去打扫客厅。

    到了客厅,却发现昨天一片狼藉的客厅已经恢复如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金枝宠后 我的替身是史蒂夫免费阅读 诸天:我可以催眠自己最新章节 执爱文学网 鱼旧小说网 狂欢小说 书海漫游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梦幻小说 书海之梦 任性阁 掌中物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文抄公 溫瞳阁 斗罗之无限循环免费阅读 斗破苍穹从韩枫开始最新章节 我的吉他女孩无错版 无限制火影易安z 剧本使徒免费阅读 东京收租,从双胞太太开始无弹窗 仙侠版水浒txt下载 重生之从实习老师开始最新章节 斗罗:超正经生存日记笔墨刀锋 恋爱在精神病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