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底水温极低,下水十多分钟便觉得身上冷的发麻,就在我以为第一次水下探宝即将无功而返时,豆芽仔突然示意有发现。www.mizhixs.com

    我游过去一看,就看到在一艘废木船旁边有个“黑洞”。

    洞口被黑色淤泥盖住了,整体样子四四方方,不像天然形成,倒像以前人为故意开凿出来的洞,并且时断时续的有水泡自内向外冒出。

    豆芽仔用潜水灯朝洞里打了一下,下一秒,我突然看到洞内隐约有什么东西“反光”,亮晶晶,一闪一闪的。

    我脑中立即想到是不是有铜器?或者金器?

    我还没表态,豆芽仔手已经伸进去了,很快他整条胳膊都伸进了泥洞内。

    豆芽仔摸索了一两分钟,突然,他整个人像被什么东西拖着向洞里猛拽!豆芽仔反应也是快!他第一时间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沉船!

    我立即上前帮忙。

    就像拔河,我们两个成年男人玩命费了半天劲儿将洞里“那东西”硬拽出来!

    竟然是一条黑色的大鲶鱼!

    我一北方人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鲶鱼!目测体长有十岁孩子那么大!鱼头上那两根长长的鱼须颜色发白,犹如百岁老人!

    大鲶鱼被我们从洞里拖出来还不跑!仍死死咬着豆芽仔不松开!我刚才看到“一闪一闪”的东西可能是它的眼珠子!

    在水里无法出声,否则豆芽仔恐怕早喊娘了!

    只见豆芽仔抽出刀,一刀扎进了大鲶鱼背鳍上!

    这畜牲凶悍无比,就这样还死咬着不松,豆芽仔发了狠,又对着这畜牲身上连扎了十几刀。

    血水和湖水掺杂在了一起,分不清是人血还是鱼血,随后大鲶鱼松了口一头钻进了洞内,来不及看伤势,豆芽仔捂着手示意我赶快上去。

    上来后,看到豆芽仔潜水衣破了满胳膊都是血,鱼哥和小萱吓了一跳,问我们什么情况。

    我扔了气瓶,惊魂未定大声道:“让鱼咬了!底下有条快成了精的鲶鱼!”

    小萱吃惊的捂住了嘴,鱼哥忙问:“多大的鱼能把人咬成这样子!”

    我激动道:“很大!快和小萱差不多大了!他妈的在泥洞子里藏着!鱼哥你是没看见!那鱼的两条须都白了!快成鲶鱼精了!”

    豆芽仔脱掉潜水衣光了膀子,就看到他胳膊上血流不止,有一排细密恐怖的牙印,来前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所以根本没带止血绷带!小萱当即想用衣服帮豆芽仔绑胳膊止血。

    “忍着别动!要是待会儿血止不住必须去医院!”小萱道。

    豆芽仔红着眼破口大骂道:“去他娘的!不行!老子咽不下这口气!必须找回来场子!今天不是它死就是我亡!”

    我说你说废话了,现在止血要紧。

    豆芽仔突然站起来,激动说:“峰子你别忘了我是谁!我他妈舟山小白龙!”

    豆芽仔怒不可遏,他不顾我们劝阻,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将刀别在裤腰带上,手里紧抓着防水灯,就这么只穿着一条裤子,噗通一声又跳进了冰冷的湖中。

    要知道之前豆芽仔说他不带气瓶也能下,我们以为那话有吹牛成分,没想到他二话不说是真敢不带气瓶下。

    把头怕他出事儿,让我和鱼哥下水接应。

    就短短几分钟时间,我和鱼哥刚准备好下水豆芽仔便上来了,他抹了把脸,双手扣着巨形鲶鱼的血盆大嘴让我们看。

    鲶鱼有大的,但千岛湖这条太大了,不知道吉尼斯纪录是多少,但感觉够冲击记录了,这玩意学名叫“大口鲶鱼”,因为之前本地人告诉我们北湖区可能有条水缸粗的水蟒,所以我们不确定之前拖着我们小船跑的是到底这条巨形大口鲶还是那条传闻中的水蟒。

    我认为千岛湖河中巨怪的真身就是这畜牲的可能性较大,十岁以下的孩子这鲶鱼能一口吞掉。

    我们三个合力将被豆芽仔搞死了的巨鲶鱼拽上船,把头看了眼便道:“云峰,你说这东西不怕人?”

    “一点儿都不怕!把头,这玩意刚才凶的很啊!”

    把头皱眉说道:“俗话说,犬不八年、鸡无六载,很多东西活的太久就是快老成精了,先别忙着收工,在去鲶鱼洞周围找找看,说不定有东西。”

    把头这话我认可,一些东西活太久了就可能作怪,就像我们东北的黄皮子,活的时间长了它就会立起来学人走路,而且晚上还会出来对着月亮拜,我小时候就在山上亲眼见过一次。

    于是我和鱼哥又下水杀了个回马抢,结果出乎意料,还真藏有“东西”!

    鲶鱼洞中藏着一个不大点的黑釉瓷罐儿,小罐子里全是一串串盘着的民国银元。

    就是这么神奇,鲶鱼洞中有个“银元罐儿”!这谁能猜的到!或许我刚才看见那亮晶晶反光的东西就是散在罐子口的银元!

    把头看见小罐子后感叹道:“没想到啊,这是条老成精的守财鱼,好兆头,预示着我们即将破局发财。”

    虽然这东西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但我们听了把头的话都很高兴,夸张点儿说这事儿还真是:“豆芽仔天神下凡怒斩巨鲶,银元罐儿藏在洞中不请自来。”

    从另一个角度看,湖底那些破木船是民国时期的,银元也是民国时候流通用的,二者可能有直接联系,我想了想,觉得事情极有可能是这样的。

    当年这片水域是淳城茶园镇的一个中转卖茶园石的地方,当年就挨着新安江边儿,那些木船是摆渡运茶园石的,这地方一直运行到1959年,因为水下来的太急来不及转移,全淹湖里了。

    第二天,下午。

    “峰子你干鸡毛!现在时间宝贵!晚了鱼该臭了!”

    豆芽仔找来辆小推车,他把车斗拆了,又将昨晚搞上来的巨鲶用双股绳子绑在了小推车。

    没错,他要推到码头的鱼货市场上去卖钱。

    我说至于嘛,你好歹也是千万富翁,你就缺这点儿?

    豆芽仔道:“你看你说的,钱不能乱花,就是要从日常小事儿上一分一分攒出来,况且这可是百年看不到一条的千岛湖鲶鱼王!极具收藏价值和研究价值!我都想好了!低于两万免谈!”

    “两万?谁会要你这条臭鱼,我还有事儿,你自己去吧!”

    “别介!我受伤了手疼!我自己一个人推不动!”

    我两说话功夫,宾馆门口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

    谁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野生鲶鱼,纷纷指指点点问我们从哪儿来的,有人当场表示想买下,结果对方一听两万的价格又打了退堂鼓。

    我怕人多了影响不好,便跑楼上拿了包跟着豆芽仔走了,包里是昨晚在湖里找到的民国银元,我回来就把瓷罐子敲碎了,共三百多枚,基本都是三年九年的大头,有几十枚精发版,十几枚大耳朵版,还有几十枚龙洋,这些东西不稀罕,所以我打算赶快卖掉换现金。

    就这样,豆芽仔去卖鱼,我去卖银元,我让他拿了雨布盖住,要不然路上铁定会引起骚乱。

    三点多到了鱼市,豆芽仔把小推车车往那儿一放,大喊:“都来瞧一瞧看一看!卖大鱼!卖百年难遇的千岛湖野生鲶鱼王!”

    很快围过来十几个人,我蹲在一旁抽烟,假装不认识豆芽仔,我真怕丢人。

    “我靠!这鲶鱼怎么这么大!须都白了!这是要成精了吧?我活了半辈子没见过这么大的!这玩意儿能吃吗?”

    豆芽仔大声回道:“当然能吃!我这条鲶鱼王是吸收了日月精华才长这么大的!我保证谁买了吃一口肉能补肾壮阳!喝一口汤能延年益寿!”

    “真的假的,吹的这么神,你要卖多钱啊?”

    “三万!一口价!”

    “太贵了,又不是金子做的鱼,就是大了点儿而已,三万谁能吃的起!你要是一条两三百块的话我能拿回去尝尝鲜!”

    豆芽仔不高兴了,叼着烟道:“上一边儿去,几百块你去买你妈吧,买不起就别跟我这儿捣乱。”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你怎么骂人!”

    豆芽仔眼珠子一瞪,那样子像在说:“我就骂你怎么的了?不服来练练?”

    不怪豆芽仔乱怼人,说两三百块这人纯粹是想捡便宜,我都觉得这鱼不止几百块,毕竟算百年一见的湖中巨怪了。

    就这时,就听见围观人群中突然传来一清丽女声道:

    “这条大鱼我买了!”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异星直播:你管这叫打工仔?斐波那契芒 一气朝阳 香江风云1980竹叶糕 武道长生从内丹术开始黑源白 万能书屋 文学之泉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凝聚阅读 热血阅读 文艺之眼 我本无意成仙最新章节 暖陽阁 我拍摄走进科学,被全网追杀!txt下载 我的玩家好凶猛帅犬弗兰克 儒剑仙七月未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