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荞并不知道宋薇就在门外。

    这个点,大家都去饭堂吃饭了。

    要不然,她也不会让陈亚军说了那么多恶心她的话。

    她愤怒极了。

    “陈亚军,宋薇刚生了二胎,你对得起她吗?”

    “她不化妆,不打理头发的原因是什么?”

    “你以为她照顾你的两个孩子,大的上小学要她每天接送和辅导,小的又要喂奶,还要伺候你父母,甚至还要伺候小姑子,她能有多少自己的时间?”

    “如果不是因为嫁给了你,替你生儿育女,以薇薇的能力,她也可以成为穿衣有品味又魅力十足的女强人。你竟然还嫌弃她?”

    乔荞打死陈亚军的心都有。

    “她嫁给任何一个男人都是要生儿育女的。”

    陈亚军不但不内疚,反而还理直气壮。

    “是她自己不收拾自己,也不思进取,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啪!”

    乔荞再也忍不住,狠狠扇了陈亚军一个耳光。

    一时之间,陈亚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肺都要被气炸的乔荞,久久无法平息怒意。

    男人怎么能渣到如此地步?

    “陈亚军,就算你不是薇薇的老公,我也不会看上你这种不知好歹的男人。”

    “不,你根本不配做一个男人,你简直畜生不如。”

    “你最好把心思收回薇薇身上,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一刻也不想和这个渣男呆在一起,乔荞开门离开。

    身后被她羞辱过的男人,开始记恨在心里。

    门外看不见的角落处,宋薇早已泪流满面。

    等大家陆陆续续从饭堂回来时,乔荞还是没有看见宋薇。

    她先把喜糖发了下去,也向大家告知了自己结婚,但暂时不准备摆婚宴的事情。

    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多,直到商陆打电话过来,她才停下来。

    “你下班了吗?”

    乔荞并不知道是商陆的电话,但她听出了商陆的声音,“商先生?”

    倒不是她的记性好,而是商陆的声音太有辨识度了,而且低沉好听,好听得像是小提琴的弦上之音。

    “是我。”商陆说,“我在你公司外面,你下班了就出来。”

    乔荞也准备收工回家了,“那你等一下我。”

    挂了电话,商陆从一辆劳斯莱斯上走下来,“小陈,把车开回去。”

    “好的,三爷。”司机小陈,恭恭敬敬。

    商陆沉声道,“以后在太太面前,不许叫我三爷。”

    “好的,三爷。可是真的不用我陪您一起进去吗?”

    “不用。”

    当初为了节省房租,乔荞和陈亚军宋薇三人,特意把公司租在了鹏城的城中村。

    与城中村一街之隔的,是繁华的商业中心。

    这是鹏城的城市特色。

    商陆在三巷六号外面等了几分钟。

    小商小贩的叫卖声,人来人往的嘈杂和市井气息,让他有些不太耐烦。

    他身上的那种特有的气质,也与这里格格不入。

    见到乔荞,他走上去。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乔荞记得,她没有告诉他,她在这里办公。

    商陆并不回答,而是开门见山,“我开的那个小公司破产了,银行查封了我的房子车子。我现在没有住的地方,可以去你那里吗?”

    “……”乔荞有一瞬的反应不过来,“上午不是好好的吗?”

    商陆撒起谎来,倒是很沉稳,“下午刚刚发生的事。”

    乔荞还是有些接受不过来。

    这些事,领证前他怎么不说?

    商陆又说,“另外,我暂时有些缺钱,向你借十万块钱,你方便吗?”

    如果不是答应了商仲伯,必须以这样的方式住进乔荞家,他也不会撒谎,更不会向一个女人借钱。

    其实,他都懒得考验乔荞,反正一年后是要离婚的。乔荞的人品如何,也跟他没有丝毫关系。

    但商仲伯非要整这一出,好像特意要向他证明,乔荞是个好女人。

    他只好照办。

    他等着乔荞拒绝。

    毕竟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接受早上刚刚闪婚在一起的丈夫,突然就破产了,还跑来连累她,甚至找她要钱。

    乔荞没有立即回答。

    除了错愕,她更多的是皱紧眉头,一脸被骗了的感觉。

    静静观察着她反应的商陆,心中笑了笑。

    她肯定接受不了这桩婚姻。

    只要她拒绝,他就不用住进她家里。

    说不定,她还会说他骗婚,当场毁婚呢?

    商陆无比的笃定。

    这样一来,根本不用等到一年后跟她离婚。

    他可以马上解脱自由。

    半天没反应过来的乔荞,终于开了口,“你怎么不早说?”

    但转念一想。

    闪婚是她自己决定的,商陆又没有强迫她。

    就算他真的破产了身无分文,也不能责怪他,况且现在他们是夫妻了。

    夫妻不就是要共患难的吗?

    “算了吧,你行李箱了?”

    这次,轮到商陆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紧紧蹙眉,“你同意我去你家借住?”

    做过一番思想斗争的乔荞,干脆利落道:

    “你都沦落到破产没地方住的地步了,我还能赶你走不成?”

    “破产了就破产了吧,本来我嫁给你也没图你的钱。”

    “既然结婚了就是名义上的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走吧,我带你去我那里。”

    外表沉稳的商陆,是十分震惊的。

    他已经做好了被她拒绝的打算。

    并且,他打算以此向商仲伯证明点什么,至少他看中的儿媳并不是那么好。

    现在看来,她确实是如同父亲说的那样,是个不太一般的女人。

    商陆十分想被她拒绝,果断又问,“那,我向你借的那十万块钱?”

    乔荞认真道,“这件事情我还需要考虑一下。”

    十万块钱,根本不是一笔小数目。

    商陆:“如果你太为难,不用顾及我,毕竟我们才认识不到十个小时。”

    乔荞:“我明天早上再答复你。”

    想到什么,乔荞又忙问,“商先生,除了破产,你没有欠债吧?”

    他们现在是合法夫妻。

    如果他在外面欠了债,她也要跟着一起偿还。

    她还是很紧张这件事情的。

    商陆也看出了她的紧张。

    骗她说自己破产了就有些过分了,他不想整得她太有压力,便道:

    “没有,我的资产可以抵债,但就是一分钱也没有了。”

    “那还好。”乔荞松了一大口气,赶紧又鼓励他,“你有手有脚的,先找一份工作,只要踏实肯干,还是可以东山再起的。”

    商陆没有说什么,嗯了一声,多看了她一眼。

    好像她确实让人讨厌不起来。

    乔荞问,“你一件行李都没带吗?”

    “房子突然被查封了。”商陆说,“什么都没带出来。”

    乔荞领着他,“走吧,我给你买两套换洗的衣服和生活用品。”

    早就从巷子里走出来的陈亚军,将二人后面的几句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真想上去挖苦乔荞几句。

    这就是她嫁的男人?

    不仅破产了一分钱没有,还问女人要钱?

    这种男人乔荞也看得上?

    也许是被拒绝被羞辱过,又或许是挨了乔荞一巴掌,陈亚军记着恨。

    他很想让乔荞在人前出丑。

    也许她这个破产后还要靠女人养活的软饭男老公,就是羞辱乔荞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警察叫我备案,苦练绝学的我曝光最新章节 博弈书屋 月岷阁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笔趣阁 【快穿】黑化反派,宠上天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文学之路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一小说 长生:养只蚁后加点修仙免费阅读 迷鹿文学网 一夕得道最新章节 将军打脸日常 消费系男神起酥面包